因為想這些有的沒的事情,一整晚沒睡好,本來想說到學校又得處理我桌上那些奇怪的垃圾,想不到一踏進教室,桌上竟然很乾淨。

低頭一望抽屜,也很乾淨,椅子上、桌子下,所有其他可以察看的地方我都看過,非常乾淨。

安路想通了嗎?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之後我還是有點不敢置信地這裡看看那裡看看,確定身邊沒有任何奇怪的物品。

那瞬間,我突然感動得想要哭。

肩膀上的重擔終於放下,我有一種終於掙脫的痛快,本以為這樣的遭遇沒有盡頭,還有無止盡的幾百個晝夜都得這麼過下去,但現在…望著四周,突然覺得生命再度有意義,接下來就算同學都不理會我也沒有關係,只要不要再過著每天提心吊膽的生活,不要每天壓抑著自己的情緒裝作面無表情,都好。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