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7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七天之後,我出院回到家裡。

媽媽幫我辦好休學,暫時先讓我在家裡休養。

後續的幾件事情媽媽有讓我參與,因為她覺得我不能一直活在那些回憶裡,要知道那些人在對我做了這些事情之後得到什麼樣的後果。

「我不是鼓勵人要存有報復的心態,而是當一個人做了不應該的事情,他就會有相應的後果,我希望妳知道,今天妳遇到這樣的事情,不代表未來永遠不會再有,我也希望妳學習該怎麼去處理、去面對,短時間不能釋懷,沒關係。但不能永遠都記著這些,人的記憶也有一定的容量,如果老是把那些壞的回憶裝在腦袋裡,就沒有空間裝美好的事情了。」回家的那天下午,媽媽坐在我的床邊,用溫暖卻嚴肅的態度,跟我一起面對那些傷害。「沒有一個媽媽看見孩子發生這種事情會不難過,但我也不能只是難過,因為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就是要幫助妳從那些事情中跳出來,讓妳知道我跟哥哥處理這件事的後續,是希望妳能坦然面對,並學會勇敢。可以嗎?蒔花?」

從進門開始,媽媽就一直握著我的手。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醫院待了幾天,警局安排了心理醫生為我做心理輔導。

不願意想起那天的事情,所以總是對醫生說忘記了,儘管那些畫面每天每夜在我腦海裡播放,我卻無法對醫生說出那天發生的事情。

根據警察的說法,那天的四個男生根本不是我們學校的學生,但是卻穿了我們學校的制服,所以警察還要去追制服的來源,我心裡想說這不用追查,肯定是安路做的,但是這些話終究沒有說出口,一來是因為沒證據,二來是因為我害怕。

我害怕自己說了之後如果再回到學校,不知道還要受到怎樣的待遇,安路成功了,她終於讓我不想去上學。

躺在醫院的病床上,那些恐怖的記憶卻一再出現。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