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小說]化蝶 (3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到了西門町一家很有名的港式飲茶店,走進去之後濃濃的香味撲鼻而來,這才發現好餓啊,坐到位子上之後等不及地拿起菜單開始點菜。

「要蝦仁腸粉、豆豉排骨、蘿蔔糕、蠔油芥蘭、燒雞…還要叉燒包。」看著菜單,不知不覺會越來越餓。

「小姐,那個…小點的部分等下推車過來妳直接拿就可以了,不用點菜。」服務生帶著微笑回答我。

小透看著我這饞樣忍不住笑出來。「妳第一次來吃港式飲茶嗎?」

「我餓到忘記了。」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果不其然地小透挑戰成功,當主持人問她是想要領獎金還是想下次再來時,小透毫不遲疑地回答下次再來。

看著小透堅定的眼神,我瞭解她的心情。

畢竟跟小透這一路走來的友情不是假的,儘管有些事情我一直不知道,或者隱約有些瞭解卻不願意去承認去面對。

小透真的喜歡我嗎?像子侑說的那樣喜歡我嗎?

現場的氣氛因為比賽繼續進行而持續高漲著,音樂聲、歌聲、吶喊聲通通在我腦海裡糊成一堆。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到了攝影棚,小透立刻被工作人員叫過去先彩排、造型之類的,我因為不想跟(其實是不能跟)就被安排坐在台下親友團的位置,攝影棚在電視上看起來感覺很大,但實際上在現場看會發現真的沒有很寬敞,但是裡面人聲鼎沸,旁邊好多拿著加油海報的人都已經就定位,我東張西望發現附近好多人手上都有自製加油板,超酷的。

第一次來這種場合,感覺自己就像劉姥姥逛大觀園,對每件事情都覺得好新奇,評審的位置上雖然還空空蕩蕩的,但想到等下會看見螢幕裡的明星會坐在眼前就覺得很興奮,本來要跟小透一起來的時候還沒有對錄影這麼期待,但是想不到人來到這個地方之後就會變得很high,難怪人家都喜歡去聽演唱會,說在演唱會現場的感覺跟聽CD整個不一樣。

啊!主持人出現了,本人看起來好瘦喔,我真的非常喜歡她,覺得她是新世代女性的代表,她是少數非常聰明的主持人之一,說話非常地有內涵,腦筋動得快,很會賺錢,家庭生活也幸福美滿,重點是上次新聞報說她在廣播節目跟call-in的觀眾嗆起來,我真的打從心底非常非常地佩服、崇拜她。

對不起我有偶像崇拜情節,如果我這時候衝上去要簽名會不會被打?可是我真的期許自己將來成為像她一樣的人,聰明、人緣好、辯才無礙。

錄影開始前的時間現場的人都好忙碌,調燈光的調音效的,一堆人掛著器材走來走去,做一個節目真的很不容易,其實這節目剛出來的時候我幾乎每一集都看,每個星期都超級期待,可是越做越多季,熱情一消退,我就越來越少看。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星期五,整理好行李,準時站在我家樓下等小透。

只是我旁邊還站了個幼稚鬼。

「為什麼要來啦?」我板起臉。

「我不放心妳跟她一起出門啊。」李子侑依然嘻皮笑臉。

「誰不知道你心裡在想什麼。」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對了,忘記跟你說,星期五我要回台北喔。」隔天晚上跟子侑一起練完球,吃飯的時候突然想起這件事,咬著滿口的烏龍麵邊說著。

「女孩子家吃飯不要說話,麵都要噴出來了。」子侑慢條斯理地吃著他的肉絲蛋炒飯加飯(老闆人真好,加了比原來還多的飯,這樣加飯老闆能賺什麼?)。

聽完之後我趕緊把麵條吞下去。「我星期五要回台北喔。」

「怎麼突然說要回去,今天已經星期三了耶。」

「昨天小透跟我說她唱完校K之後,有電視台的歌唱節目找她去挑戰。」我很興奮地說。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小透對那天晚上我突然消失的事情隻字不提,只問了我一個非常令人摸不著頭緒的問題。

「我星期五晚上要去錄影,妳要跟我去嗎?」

「錄影?」

「嗯,那天比賽之後有人遞名片給我,約我這星期五去棚內錄影。」

「詐騙集團?」現在集團手段越來越求新求變。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那天之後,子侑會打電話找我吃早飯、午飯、晚飯、宵夜,再這麼吃下去,過兩個月我應該會不認識鏡子裡的那個自己。

除了吃飯的事情之外,子侑還有很多奇怪的堅持。

例如不管怎麼拒絕但子侑還是堅持不讓我騎車,自己開車載我上下班。

「那麼晚了,女孩子一個人騎車從嘉義市回來很危險。」每次我抗議的時候,子侑就會這麼說。

「這條路我都走三年了,要出事早就出事了。」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第一次接吻的感覺非常熱,不知道為什麼,覺得身體好熱好熱,所有的理智都通通斷線,心裡面只想著要緊緊抱著子侑。

子侑不知何時把上衣給脫了,露出結實的身軀,用手指滑過他的身體線條,男生跟女生的身體真的有著非常大的差異呢,從國中到現在,我們經歷過了許多事情,卻仍然保留著那些兩個人的回憶。

子侑有著非常吸引人的身體,會讓人忍不住將手掌貼在上面不停地遊移,肉體的慾望經過這許多年的醞釀,好像在一夕之間點燃了。

我吻著子侑的舌尖,手撫摸著他微汗的身軀,感覺到他的呼吸漸漸粗喘了起來。

子侑的唇很柔軟,接吻好像是一件會上癮的事情,感覺停不下來,親吻著彼此的唇瓣、額頭、耳垂,聽著彼此起伏的呼吸聲,探索著彼此的身體。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沈默了很久之後,我輕輕地說:「我們才認識不到一個月耶。」

「我可不這麼想。」

「不然你怎麼想?」

李子侑大剌剌地坐在星球椅裡,伸展他有點修長的四肢。

我實在很難不注意他微微露出來的腹肌,對不起我就是喜歡男生有腹肌,對不起對不起我的意志力好薄弱。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回家的路雖然不長,

但卻走了很久才到家,手上提了一大包鹽酥雞和大杯蜂蜜綠茶,今天我要放縱自己好好大吃。

打開門,坐在從生活工廠搬回來的超大紅色星球椅上,深深地喘口氣。

好舒服啊,人生就是要有這麼一張椅子,可以在妳疲倦的時候成為最佳的靠山。

陷進星球椅軟軟的椅子中,整個人感覺都放鬆了,打開電視,抓起包含香菇、雞肉、豆乾、米腸和魷魚鬚的超大包寵愛自己鹽酥雞,「啵」地將吸管插進大杯蜂蜜綠茶,深呼吸之後用力地喝一口,真是舒暢。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前往學校的路上我試圖揮去小鬥最後說的話所造成的不安,我跟小透之間不可能出現友情以外的成分,小透再怎麼帥氣、再怎麼會唱歌、再怎麼浪漫都是個女生。

我和女生之間,不會有友誼以外的成分出現。

一路上持續撥著小透的電話,但不是沒有接聽就是進語音信箱,雖然心裡焦急,但越靠近噴水池就越覺得不對勁。

太多人了,將近九點的學校裡怎麼會有這麼多人在校園裡走動?而且感覺好多人都精心打扮過,遠處隱約有閃亮的燈光跟歌聲傳來?

歌聲?算算時間,難道是校內KTV大賽嗎?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個故事小鬥現在講來輕描淡寫,但當時的狀況必定慘烈而痛苦,人在經歷過巨大的痛苦之後都會產生變化,小鬥說以前聞到附近有煙味就會立刻走得遠遠的,從來也沒想過自己會有抽起煙來的一天。

「現在一天一包都算少了,花費很大。」小鬥用拇指跟食指抓著煙,自嘲也似地笑了起來。「爸媽現在也不太敢管我,怕我有天又會拿東西割自己。每個人都寵我,都儘量想讓我開心,可是我開心不起來…。」

我站起身來,把房間裡的兩扇窗戶都打開,冷冽的風吹進來,可以讓人的頭腦不至於昏昏沈沈,經歷過下午的事情之後,李子侑已經被我趕回家休息,只有淚流不止的小鬥回到我家,兩個女人坐在家裡喝茶聊天。

這是我在最短時間內迅速變熟的朋友,覺得小鬥的故事讓人聽到都會覺得像韓劇般不可思議,心裡會忍不住想對她好一些,我能體會為什麼李子侑會對她好的心情,碰到這樣的人,難免都會有種想要保護她的心情。

「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因為從那天之後我就不敢騎摩托車,所以家人買了車給我,我會因為心情不好不去上課,教授也說沒關係,他能體會我的處境,跟同學出去不太說話,同學們也說沒關係我瞭解妳的心情…而他們到底瞭解了什麼?!」小鬥講話的聲音顫抖著。「他們到底能體會什麼?沒有一個人瞭解這些痛,卻自以為是地覺得自己能體諒我,自己好體貼,都是放屁。」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小鬥的故事是這樣的。

小鬥叫陳維瑄,是財金系大四的學生,在大一的時候因為參加系上的夜唱活動不小心騎車撞到一個騎機車逆向行駛又無照駕駛的高中生,兩邊都受傷了,但小鬥當時太害怕了忘記報警,於是跟高中生互相留電話看後續狀況怎麼樣,沒想到,惡夢才跟著開始。

先是高中生的家長打電話說高中生傷得很嚴重,已經不能走路,因為被撞精神受創好幾天都沒有去上課,小鬥心裡一急,就趕緊把自己這個月的生活費六千元送去慰問這位高中生。本來想說事情可以暫時告一段落,沒想到過一陣子家長就會打電話說兒子哪裡出問題要錢,修車也要錢,每天電話轟炸一直問小鬥要怎麼補償他們,還開出二十萬補償金的價碼,說什麼兒子受到重大創傷需要精神補償費。

小鬥被這件事情搞得筋疲力盡,受傷還沒復原、自己的機車修理起來也是筆開銷,加上每天被追著要錢,有時對方家長還會口出惡言說要去告小鬥。

就在焦頭爛額之際,同學介紹她去學校的法律服務社,在法律服務社遇上了當時大三的法律系學長黃賢治,黃賢治聽到小鬥的狀況眉毛一挑,就立刻覺得事情不單純(咦?),並帶著小鬥到警局報案,並調出事發當時的路口監視器畫面,後續也查詢相關的案例和法條,在多方奔走之下終於跟對方成功和解。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車子一路開到了校門口大吃市附近的宿舍停下來,李子侑隨即開門下車,我也趕緊滾下車,車上如果只剩下我跟小鬥,場面肯定會有點尷尬。

「子侑!」小鬥趕緊下了車拉住子侑。「等等…」

子侑回頭看著小鬥,用一種很深沈淡漠的眼神。「妳,還要這樣傷害自己到什麼時候?」

那瞬間,我看見小鬥的表情楞了楞,然後眼淚慢慢慢慢地瀰漫了她的眼眶。

看見那畫面,心裡面想著的卻是漂亮的女生連哭起來都讓人不由自主地憐惜。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在救護車上,李子侑醒過來,只是淡淡地問怎麼回事,我回答說:「你跌倒撞到頭昏倒了,所以現在要去醫院。」

「坐救護車這麼誇張?」

「嗯,就是這麼誇張。」

然後他又閉上眼睛,我很緊張地問隨車的人員,他們說目前看來沒有外傷,其他的部分可能要到醫院做了詳細的檢查之後才會知道。

我的手,緊緊地握著李子侑的手,希望能像武俠小說一樣把氣過給他,讓他快點用內功療傷。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跑著跑著到了後山步道,其實也沒去算大概過多久,只是想著往前跑,如果生活也可以這麼簡單就好,只要往前總有一天會到達應該到的終點。

但是我們總是遇上了好多叉路,沒多久就要選條路走,走錯了有時可以回頭有時不能回頭,浪費的時間都算自己的,有時候走錯路,有時候在想當初走另外一條路會不會比較好,總是猶豫著。

路,總不是直的,而人都得為了自己的選擇付出代價。

後山這邊有個螢火蟲培育區,以前小透有帶我來看過,但是我們半隻螢火蟲也沒看見,卻被蚊子叮得半死,從此之後我就不相信什麼螢火蟲復育計畫,根本是蚊子復育計畫。

和小透的認識過程也算是很戲劇性,也不知道當初我們會變成好朋友。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先不要講好不好?」我突然好害怕聽見他要說的話。「等下要跑越野賽,再不去報到會來不及,最後一年我想好好跑,等我跑完回來再說好不好?」

有點害怕這突如其來的話語,不管是好是壞,總是會改變些什麼,我寧可現在大家當朋友,也不要到最後弄得亂七八糟大家各自都不開心。

「妳有報越野賽?」謝天謝地,李子侑終於把衣服穿上了,他沒穿衣服的時候我都不能專心思考。

「嗯,我每年都會跑。」

「那為什麼沒得名過?妳如果有得名,我也不會到現在才發現妳了。」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接?不接?


照道理來說幫別人接手機這含意實在很深,千萬不能接,但是又怕這樣一直響會把熟睡的他吵醒。

折騰了整晚,鐵打的人也會累,還是讓他好好休息吧。

我拿起手機,來電顯示:「汪小鬥」。

按住聲音出來的地方,讓音量降低到最小,等到音樂停下來之後一看:「未接來電:36通」,雖然比小透的99通還略遜一籌,但已經算很恐怖的數字了。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頭痛得要命。

掙扎著從床上爬起來,天啊這是怎麼回事,頭怎麼這麼痛,看一下旁邊的時間,早上九點十五。
搖搖晃晃地往廁所走去,異常艱難地避開受傷的地方洗了個熱呼呼的熱水澡,才終於感覺到不那麼難過,也慢慢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記得我跟小透坐在人行道的紅磚上一直聊天,講到我跟李子侑的事情,講到我其實還蠻難過,然後?後來…??

後來呢?

耶?後來呢?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彷彿很久之後,意識到好像有什麼不對,我猛地推開了小透。「對不起。」

「怎麼了?」小透雖然有點驚訝,但仍然心平氣和地問我。

「小透,妳有沒有曾經很期待些什麼,卻發現事實根本不是那麼回事的時候?」

「這種事常常發生啊。」小透聳聳肩。「沒什麼大不了,習慣就好。」

於是我慢慢地,把以前發生的事情講給小透聽,不知道為什麼今天話特別多,以前在大太陽底下練球,皮膚都變得好黑,加上球隊規定要剪成短髮比較好整理,所以國中那段溫馨的信件往來特別讓我覺得很感動。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