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小說]愛情短篇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一年了。

時間過去的速度好快,不知不覺來到洛杉磯已經有一年了。

在經過不斷的失敗之後,現在的我,要我煮出牛肉果凍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哇哈哈,昨天我心血來潮滷了鍋雞腳啊、雞腿啊、滷蛋、豆干這些東西冰在冰箱裡,今天被Jeff他們翻出來,現在正在客廳快樂地邊看著蜘蛛人DVD一邊啃雞腳。其他人還好,想當初要說服Jeff這個純正的美國人吃下那隻雞腳可是花了我一個小時的口水,在我宣佈放棄之後,其他人用邊啃著雞腳邊用那種「你是大笨蛋」的眼光看著Jeff,這才使他屈服,吃過之後他也驚為天「腳」,於是也跟大家一起大口大口啃。

「Sorry,妳要不要一起看啊?」Bob同學用著長進不多的英文問我。

「不了,你們看就好。」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事實證明,好吃的蛋包飯只是曇花一現的奇蹟,那天Jeff他們回來看到睡著的我面前有個紅盤子,立刻知道我又做了新菜,而且還打破以往從不吃自己做的菜的慣例把它給吃了個精光,於是他們認定那道菜一定無比美味,紛紛要求我再做一次讓他們也嚐嚐。

我試了一整個月,他們也吃了一整個月的紅色炒飯,大家都覺得很好吃,但我卻做不出那天記憶裡的味道。

因為這盤紅色炒飯,他們開始對我做的菜有信心,學校裡的其他人也會因為這盤紅色炒飯特地來我們宿舍嘗鮮,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大家就把我們宿舍稱為「洛杉磯廚房」,說這是全洛杉磯最具代表性的一家餐廳。


但我卻慢慢開始失去了味覺,接受了所有以前從來不想吃的微波食物,架子上一排排的洋芋片也常常被我買回來放在電視前,連路邊的熱狗我也可以在趕上課時囫圇吞棗把它給吃下去。

在我連續兩個星期都沒有踏進廚房做出令大家驚嘆連連的料理之後,所有的人都覺得事態嚴重,於是派Jeff來敲我房間的門。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宿舍一反往常的安靜。

大家都去Kerry家的party玩耍了,因為今天是我們班Kerry的天知道幾歲的生日(我看不出來外國人的年齡),Jeff他們叫我一起去開心,不要老是在廚房裡搞些有的沒的,我推說下午要去圖書館唸書。

「騙人,Sorry你從來沒有去圖書館唸過書。」

「反正我很忙啦。」就這樣把他們給打發走了。

我這張不化妝的臉,通常在這裡會被美國人當成小學生之類的,因為這裡的女人從高中開始到保守估計六十歲為止都處在濃妝豔抹的情況下,要塗塗抹抹這麼多年,真是好辛苦啊,有時候我真的很想看看她們沒有化妝的樣子。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然,成功是由不斷的失敗經驗累積而成的。正如同一個好廚師要建立起口碑其實是很困難的,尤其當這個廚師老是尖叫著衝出學生廚房的時候,食物通常會乏人問津,經過宿舍裡各國留學生不斷的放送,我的盛名很快就傳開來了,他們還替我取了個綽號叫台北小廚娘。

今天中午我在廚房繼續挑戰牛肉燴飯,做的正專心也沒出錯的時候,突然聽到一個聲音。

「Sorry妳今天做了什麼菜啊?」問這話的是Jeff,一個典型的討厭鬼,為什麼我會叫Sorry都是他害的,他說我老是向大家不停地說Sorry、Sorry,所以就叫我Sorry,真是個爛理由。

「我不叫Sorry,我叫Connie!」我仔細地將麻油、醬油、米酒加入牛肉片中,專心地攪拌著,然後加入少許的太白粉,記憶中你總是跟我說這可以讓肉變得更滑嫩。

Jeff湊近我身邊,看了一下碗裡的東西。「我知道了,妳在做Sashimi!」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想,有很多國高中生甚至大學生的夢想是出國唸書,很多人的第一選擇,將會是美國,這個號稱全世界超級強國(?)的國家,不瞞你說,在我還沒有來美國之前,也對美國抱持著一種夢想、一種追求理想的信念,和離鄉背井獨自奮鬥的偉大滄桑感。

美國,是夢想實現的感覺,但如果可以,我會希望還是可以待在台灣,畢竟是自己的家,那邊有自己的親人,自己的朋友,還有,自己喜歡的他。

來了美國之後,你知道的,身為一個在美國的台灣人肯定會擁有很多很多不為人知的辛酸血淚史,除了看似平等實則被暗貶的種族意識、課堂上大陸留學生有事沒事就愛辯論主權歸屬問題、與老外溝通不良、忘不了以前的男友卻又交不到新的……這些芝麻綠豆大的小事之外,

最讓人無法習慣的,就是「吃」!!!


沒錯!美國的食物,真是太令人匪夷所思了啊。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到達排雲,下午休息了一陣子之後,大家興致勃勃的要往西峰去,我則因為心臟不適的關係留在排雲休息,阿古跟我一起在排雲休息,他本來說要帶我去另外一個很漂亮的地方大家都不知道,可是我說我真的已經沒力氣再走了,於是抓起睡袋就自顧自的睡覺。

這個覺睡得很香甜又安穩,一直以來出門在外都會認床的我第一次睡得這麼熟,醒來之後,好像全身都有點不聽使喚的感覺,頭也微微疼著,瑪拉古的背包在我旁邊,那條鮮豔的頭帶在我眼前晃著。

把睡袋整理好之後走到外面,看見幾個不認識的人在那邊喝茶聊天,好像認識的人都跑去西峰了。


柏惠本來不想去西峰,因為她擔心我自己一個人留在排雲不知道會出什麼亂子,怕我想不開之類的,後來經過本人與阿古的再三保證之後,才一路碎碎唸的出發去西峰,臨走之前還不忘交代阿古。「把小蔓看好啊!回來發生什麼事唯你是問。」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之字坡還是跟記憶中一樣那麼討人厭的難走,我氣喘呼呼的爬上去,發現大家也都跟我一樣面有菜色。

「才只是開始而已,體力不好喔。」阿古在後面說笑,對他來說爬這樣的山路一點也不難,他們幾乎每天都在玉山的路上走來走去,爬山跟走平地是一樣的。

「是啊,才開始不到五百公尺呢。」

第一個險峻的之字坡過後,就是稍微平緩的坡度,隊伍也開始拉長,每個人之間的距離都變大,開始變成一個一個小團體各自往上走,這時候的我終於可以邊說話邊走路,呼吸也調得比較順一點,難怪嚮導要我們早一天上山來適應高山,雖然現在呼吸還是有點難過,可是我已經開始感受到那種森林的氣息,那就是大地的味道。

或許那是唯一不會變也不會消失的地方。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知道要再去玉山那天開始,我的心裡有些害怕,但還是不能退縮,給你的答案,或許可以在那裡發現。
我知道我們的約定,所以我去,為了過去,也為了自己。
明天就要出發了,我一個人坐在房間裡整理行李,散落的衣物、巧克力、雨衣、毛襪,感覺好像很齊全又很幼稚,看著網站上人家寫的打包技巧,我突然覺得自己帶的東西永遠都不夠,去過一次跟沒去過的感覺好像一樣,畢竟上次去的時候我什麼也不用整理,任何事情都有人替我做好,打包、背重裝…。

唉,不想了。草草的把東西都用塑膠袋包好之後塞進背包裡,算了反正到時候一定有同學可以幫忙我,十幾個人去一定會有可以幫助我的人吧。

「不要老是等待別人幫助,有時候妳也該長大一點。」耳邊依稀響起這句他曾說過的話,言猶在耳,而人…。

在有限的時間裡我不要等待,要去追尋,你的腳步,我終有一天會趕上。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