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到頭又春來,又到了一年一度的過年,過年對小朋友來說是紅包領到開心,對我們來說是發到心痛的紅包,老人家則是不賺不賠。我還在盤算今年過年又要失血多少時,老媽拿著購物型錄走到我身邊坐下。

「唉唷,過年又要到了,得找一天去辦年貨,買些香菇啊干貝啊魷魚啊之類的,免得到時候客人來沒得吃。」我家的老媽子看著型錄自言自語。「對了,嘉男啊,幫媽記得到時候去迪化街可得買些糖果餅乾金幣元寶什麼的,你大姑他們家小孩子多,要先預備著,不然到時候一忙起來又給忘了,那些小孩子沒得吃就算了,你大姑子的那張嘴巴啊,講起來可是饒不得人…。」

「就在家打電話訂一訂不就好?」去逛街人擠人,多累。

「沒看見東西怎麼知道東西品質好不好?」

「那些都有品質保證啦不用擔心。」

「不行啦,一定要去我買了二十年的市場。陪媽媽去吧?」

「什麼?!妳要我陪妳去迪化街那種龍蛇雜處、水深火熱的地方?免談!」新聞正在撥著天上掉下來的禮物變成了老天爺開的玩笑,想不到我就接著了顆天上掉下來的炸彈。
媽啊,去年跟著老媽子去迪化街買年貨,差點沒被一堆歐巴桑給擠死,一堆大嗓門在哪裡隔著人群吼叫順便推擠,吃豆腐的吃豆腐,偷錢包的偷錢包,我的重要部位硬是給撞擊了好幾十次,我在想可能是因為這些歐巴們看我一個英俊帥氣少年太過於秀色可餐,因而紛紛伸出她們的祿山之爪向我的小弟弟招呼,害我家小弟弟回家之後「垂頭喪氣」了好一陣子。

老媽子瞪了我一眼。「哼哼男孩子家不先好好磨練一番,將來怎麼討老婆?」

「我就是為了將來要讓老婆幸福才不去迪化街。」哼哼,多去幾次搞不好我的小弟弟都會被那些歐巴桑們給連根拔起,想到就恐怖。

「少給我廢話!」老媽子果然開始呲牙咧嘴了。「叫你去就給我去!這是命令!」

「還耍任性,也不想想自己都幾歲了。」我泰然自若地繼續看著電視。「對了,最近不是出了很多新功能的精靈嗎?去看看有沒有不怕人山人海的搬貨小精靈,叫老爸買隻給妳好了,省得妳在那裡煩我。」

「不准給我亂花錢買那些跟購物頻道一樣沒用的爛東西!」老媽子拿著把刀從廚房裡衝出來。

我瞄了她一眼,披頭散髮,目露兇光。「妳看看妳,妳以前美貌的臉蛋呢?姣好的身材呢?都被這些買菜啦煮飯啦幹嘛啦給害死了,人家大姑的家事精靈多好用,讓大姑天天打扮的漂漂亮亮上菜場買菜,妳也該跟上時代潮流啦。」

「那是她運氣好撿到個好用的。妳看看隔壁家王太太的女兒,自從有了隻精靈之後天天都關在房間裡自言自語,偶爾還會有讓人臉紅的聲音哩。王太太可是緊張的很,可是每次衝進女兒房間裡也看不見精靈,只看見女兒穿著件小褲子,我說她肯定是沾上什麼不乾淨的東西了。」

「那是別人家的事情,妳管那麼多做什麼?」

「總之精靈不是什麼好東西!」

「不是好東西怎麼會有那麼多人買?」

「我不管!總之你下禮拜陪我去迪化街!」

「妳還想抱孫子嗎?」我瞪著電視,冷冷地開口,哼哼,我可是獨子。

「這跟抱孫子有什麼關係?」老媽子顯然聽不懂我的話。

「要是想抱孫子,就不要讓我的小弟弟出現在那種危險的地方。」


碰!突然有暗器飛來砸中我的頭。

一看,我媽竟然拿高麗菜扔我的頭!

「死孩子!胡言亂語什麼!」老媽子碎碎念了一陣子之後又進了廚房。

媽的,衝著這個高麗菜之恨,我就算不買個搬運工精靈也要買個暗殺精靈。

就在這時候,門鈴響了。



§

一開門,門外站的是個只比我這個世界第一美男子遜色一點點的男子,他帶著陽光般的笑容立在我家門口。

「請問…?」我狐疑的打量著。

「你好,請問李美麗小姐在嗎?」這位男子的聲音真是仿若黃鶯出谷,又如大珠小珠落玉盤,讓你聽了之後全身上下三萬六千個毛孔無一個不暢快。

「李美麗小姐???」這名字聽起來好像有點似曾相識。

「啊~是我啦是我啦!」這時候我那親愛的老媽子突然衝到門前應話,臉頰紅撲撲地。

我嚇得呆掉,從來沒看過老媽這麼含羞帶怯的樣子,即便是當年她和老爸結婚時,也沒有洋溢著如此幸福的微笑。

難不成?眼前的這位男子其實是我老媽的…?

我抱住頭不敢再往下想,老爸啊老爸,想不到你都一把年紀了卻即將要面對這樣難堪的事實,這頂北一女代表色的帽子來得真不是時候啊。

就在我暗自捶胸頓足的時候,面前的男子說話了。「李小姐,由於您日前參加本節目所舉辦的抽獎活動,本人代表本節目恭喜您獲得本節目所贈送的『年節精靈』一隻,希望您好好利用。」

「年節精靈?」我跟老媽子呆呆的重複這四個字。

「是的,年節精靈,這是本公司最近因應年節將近所推出的新產品,功能強大,除了幫您辦年貨、提重物、居家大掃除之外,最重要的是還可以替您辦桌煮年菜,相當物超所值,今年只有生產十隻而已,想不到您有福氣抽中了,希望這個精靈可以在未來的一個月幫到您。」

「為什麼只有一個月?」聽完他的介紹之後我回過神來問他,大姑他們家的精靈一次可以用一年耶。

「因為這是因應年節所生產的啊,年節一過就沒有效用了。」

我轉頭看著老媽子,她已經被這個送貨員(?)給迷得暈頭轉向不停點頭稱是了。

耶?他剛剛說這個精靈可以幫忙辦年貨啊?「只要跟過年有關的東西,這隻精靈全部都會嗎?」

那位迷人的送貨員露齒一笑。「我想你很難找到他不會的東西。」

喔?那敢情好,想必這個年我會過得很輕鬆,哈哈哈,不過為了保險,我還是要謹慎一點,免得被詐騙集團給騙了。「這個精靈真的完全免費?」

「那是當然,是李小姐參加我們節目的抽獎抽中的,自然無須負擔任何費用。」

「不會要我們簽什麼東西嗎?」

「當然不用,只需要向我證明李美麗小姐確實是她本人。」他面向老媽子微笑,老媽子又是一陣傻笑,真是讓人忍不住想叫她清醒點。

「那為了安全起見,你留下你的姓名跟公司的住址好了。」

「在下名叫安德‧威爾,住址的話,李小姐應該很清楚我們電視台在哪裡。」

原來是個外國人,難怪我覺得他講話有點不太清晰,好吧,既然他都這麼大方了我想應該是沒有什麼問題。

「好吧,那麻煩你把精靈交給我。」

「是的。」安德‧威爾轉身,掏出一個活脫脫就像是從「白雪公主」裡跳出來的小矮人,他長長的黑色頭髮綁成辮子垂在身後,戴著一頂紅色的毛帽,短手短腳,看起來真像是隔壁剛上幼稚園的王小明。

「你好,我是您的年節精靈,名叫小明。」


還真的是小明?!

我抬起頭,發現不知何時那位安德什麼鬼的已經不見了,只剩下我家老媽子還痴痴地凝望著門口。


「花痴,去煮飯啦。」

我媽被我這麼一怒吼剎時清醒過來,惡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只知道要叫我煮飯,要不是有我,你早就餓死啦!」

老媽子舉步往廚房走去,想不到小明搶先一步擋在老媽子面前。「這種事交給我就行了。」然後一把搶下老媽子手中的鍋剷走進廚房,關上廚房的門。

只剩下我跟老媽在客廳的門前面面相覷。

好個精靈啊,耶!

§


自從家裡多出這個精靈之後簡直是有如置身天堂般的美妙,回家之後小明會自動奉上熱呼呼的義大利式現煮咖啡,家裡所有的家具都泛著一層淡淡的亮光,連那張原木大桌都可以用來當成鏡子照,一天三餐,都是小明煮的,碗盤,不用說當然是小明洗,衣服,小明洗,而且還會熨好摺得整整齊齊放在床沿,地板廚房什麼的打掃的一塵不染,連我媽這個挑剔的職業主婦都忍不住眉開眼笑地稱讚撿到寶,還在料想等小明過期之後要去買個家事精靈放在家裡。


多輕鬆啊,你看家裡的氣氛對一個男人來說有多麼重要,以前我跟我爸都找盡藉口只為了晚點回家不必面對老媽那張臭臉跟難吃到爆的伙食,現在只要時間一到五點半,我就忍不住想飛奔回家,沿路都期待著不知道小明今天又煮了什麼樣的山珍海味,我想現在家裡唯一的缺點就是少了個貌美如花身材魔鬼的小澤圓在口笑盈盈地迎接我跟老爸,乾脆跟老爸合資來買個什麼人形娃娃擺在門口好了,不過我想依照老媽子見不得別人好的爛個性一定會嫉妒到把我們的錢丟進大型垃圾回收箱。


距離年節越來越近,我提醒老媽子該去迪化街補那些香菇、干貝、糖果餅乾啊,老媽子倒是一派輕鬆,臉上敷著萬年冰河泥,左手浸泡在溫水裡,右手正放在小明的膝上,小明非常專注的拿著一堆美容用具替我媽修指甲。

「那些年貨,交給小明去辦不就好了嗎?」老媽子用異常溫柔的聲音說著,因為她怕太用力說話會使正在敷臉的她產生皺紋。

「妳當初不是說那些年貨要自己去挑選才安心嗎?怎麼現在又不想自己去了。」

「唉唷,小明辦事我放心嘛,更何況你也說那邊人山人海,一不小心碰傷了我,那該怎麼辦唷。」

我真是受不了女人的前後不一,這就是我一直都不想交女朋友的原因,老媽子結婚前一副溫順可人的模樣,誰知道結了婚之後露出本來面目,變成現在這種母夜叉的樣子,真是令人對婚姻失望。

「對了,媽,過年快要到了,以往我們都請樓下張伯伯幫我們寫春聯,可是前兩天張伯伯中了兩張機票,跟他老婆到國外去找他兒子過年,那我們今年的春聯怎辦?這二十年來我可是看著張伯伯的春聯長大的,突然沒有了真有點失落。」


張伯伯是我們家樓下一個大陸人,平日沒事做就愛練練大字、做做大饅頭大包子讓我們這些小毛頭吃個高興,過年時更是熱鬧,他還會露一手好手藝做好大好大一鍋酸菜白肉鍋來宴請賓客,不是我說,吃過張伯伯煮的白肉鍋之後,外面餐廳的都不算什麼屁。

可是今年張伯伯去美國了,真是落寞。

唉,想起吃不到的酸菜白肉鍋,我只能就著回憶流口水了,好餓啊。

「張先生也算好命啦,還可以抽中兩張美西來回機票,讓他家兩老悠哉悠哉地提著行李去美國看兒子,不像你,一點出息都沒有,不要說讓我去美國享清福了,連個女朋友都交不到,我想抱孫子都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哩。」

我瞪了老媽子一眼。「要不是妳,我怎麼會交不到!」

「這可關我什麼事啊,自己沒本事。」

老媽子最近越來越不可理喻了,不知道怎麼回事,不用做家事之後自以為像個女王,不但對小明呼來喝去,現在對我跟老爸也呼來喝去。

就在我跟老媽子兩個人劍拔弩張,氣氛相當緊張的時候。

我彷彿看見小明的嘴角抽動了一下。

那是一種了然於心的笑容,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打了個寒顫。


§


晚餐時刻,當我踏出房門的那一剎那。

我確定自己的知覺感官一定出了問題,不然我怎麼會感受到張伯伯就在身邊呢?熟悉的饅頭味、熟悉的肉包味,更重要的是,那想念到不能更想念的酸菜白肉鍋的味道!

我揉揉眼睛,這不是夢,這真的不是夢,我真的在飯廳桌上看見一爐熱騰騰的、冒著裊裊白煙的酸菜白肉鍋,那燒紅的炭,那晶瑩剔透的大白菜,那薄如蟬翼的白肉,那白嫩嫩的小餃子…。

我說不出話來,真的說不出話來,這感覺好像你回到家打開門發現頂尖的AV女優穿著女高中生制服迎接你那種感覺。

廚房的門喀拉一聲打開了,當我看見小明捧著顯然是剛剛炸好熱呼呼的雞肉丸子時,我簡直要崩潰了,我衝上前一把搶過雞肉丸子放到桌上,然後轉身抱住小明,熱淚盈眶。

「小明,這個家有你真好!嗚嗚嗚。」是的,我流下了我珍貴的男兒淚。「我好感謝上天把你賜給我們。」

小明不好意思地抓抓頭傻笑。「你說想吃啊,小明就試著煮煮看。」

真是太令人感動了,好一個貼心的精靈,比起我家那不可愛不漂亮不體貼又不會煮飯的老媽子來說真是有用了上千上萬倍啊。

當晚我跟爸爸在餐桌上宛如兩匹惡狼,狠狠地搜刮著桌上的食物,那鍋酸菜白肉鍋更是吸引了無數的鄰居在門口張望,沒錯,我為了要讓大家感受到我的興奮,特地把我家的木門打開,讓大家隔著第一道鐵門享受我家傳出去的香味。

啊~這真是令人渾身起雞皮疙瘩的好吃啊!

「小明!謝謝你!」這是我今天不知道第幾百次向小明道謝了。

要知道「要抓住一個男人的心,得先抓住他的胃」,小明就是這樣緊緊地抓住了我啊(雙手環抱胸前閉上眼睛陶醉狀)。

小明只是傻傻的笑,然後不好意思地猛抓頭。

真是個優秀的精靈!

我跟老爸呼嚕呼嚕地把那鍋白肉鍋吃到鍋底朝天之後,兩個人拍拍肚子滿足地走到客廳看電視。

這時候在我家門口張望的人潮仍然沒有散去,依然在左顧右盼,我走向前打開門,這些人卻紛紛後退,好像見到鬼一樣。

「喂,劉阿姨,好久不見,怎麼不進來坐坐?」我熱切地和每個亟欲走避的人們打招呼。

「小華,唉啊你好久沒來我家玩了,最近哥哥買了新的遊戲唷。」

在我的熱情招呼之下,大家反而走的更快。

「小華,走走走,以後不准來這個哥哥家!」

「唉唷,這家人怎麼這樣,真是噁心。」

我看著遠去的人潮,怎麼了?我們鄰居多少年了,不要因為沒有把白肉鍋分給你們吃,你們就這樣現實吧。

「真過份,這些人怎麼這樣?」我碰地一聲甩上大門,走回客廳。

「怎麼啦?」

「鄰居們也真小氣,居然因為我們吃好的沒有分他們,他們就不理我。」

「唉啊,人是這樣的,總是見不得別人好。」

「對,一定是因為我們有小明這個萬能的精靈,所以他們嫉妒。」電視上正在如火如荼遞廣告著便利年菜,只要在便利商店預定就可以享受大飯店的口味。

真好,我們有小明,就像擁有五星級店大廚一樣。

「對了,小明呢?」老爸突然像是想到什麼一樣。

「好像在洗碗吧。」

「真是辛苦啊,聽他說他明天早上要一個人去迪化街去辦年貨,那麼小小個兒,不知道會不會被撞倒?」

「叫老媽子陪他去啊,也好多個人幫小明提重物。」

「說得也對喔。」爸爸不住地點頭。

「對啊,她現在有了小明什麼都不用做,去幫忙提提東西運動一下也好。」

「對了,你媽呢?」

§


今夜就是除夕了呢。

我買了一大堆沖天炮準備晚點跟小明一起上頂樓放鞭炮,雖然台北市明令不准放炮,可是我們這裡是台北縣,哇哈哈。

雖然老媽已經失蹤一天一夜了,不過我們不擔心,想必她脾氣一來又跑回外婆家去哭訴了,等她氣消了自己就會回來,反正這個家裡有她跟沒有她都一樣,小明依然勤快地整理家務,一點點都不敢懈怠,不過令人傷感的是,過了今夜小明就要走了,走去哪裡呢?我也不知道,只是他那天說他的保存日期只到今晚十二點,更讓我們格外珍惜。

當然,也更格外期待今晚的年夜飯。

那天小明從迪化街回來之後帶著滿滿的高級年貨,總之所有的香菇啊干貝啊糖果餅乾啊都跟中華小廚師卡通裡的食物一樣發出閃亮亮的光芒,刺得我張不開眼睛,巴掌大的干貝,日本的高級香菇,還有雖然是乾貨但卻香味四溢的巨大鮑魚,一整排的排翅,珍貴的燕窩…看得是目不暇給眼花撩亂。

更可怕的是全部總共才花了一千元不到?!這怎麼可能呢?小明說老闆對他很熱情很多東西都直接送給他,一毛錢都不用花。

我家門前也貼出了新的春聯:「天增歲月人增壽,春滿乾坤福滿門」,想不到小明也寫得一手好字,雖然句子是老了點,不過倒是寫得挺美的,下筆的勁道也夠。

這下子真是完美極了。


六點一到,門鈴準時響起,打開門一看果然是那批貪吃的三姑六婆們:大姑、二姑,大伯、二叔、三叔、小嬸,加上一大票嘰嘰喳喳的小朋友,總共來了十多個,頓時把我家塞了個滿滿滿。

大家一進門就看見放置在客廳裡的「頂級」水果與日本製「高級」糖果,眼睛都跟鑽石一樣發亮,小朋友門更是直接衝上前開始狼吞虎嚥了起來。

「唷,中樂透啦,捨得買這麼好的東西給咱們吃呢。」首先嘴巴總是不饒人的大姑開砲了。

「就是知道妳加比較不輕鬆,可能沒有辦法常常買這樣的好東西給孩子吃,」老媽子不知道從哪個角落冒出來,一身的光鮮亮麗,白晰的皮膚,捲曲的大波浪長髮,還穿了件豔紅色的旗袍,真是一日不見就刮目相看。

好可怕啊身材差真多,她去美登峰亂花錢?

「唷,可別打腫臉衝胖子,等到我們都回去了之後一家人吃一個月剩菜剩飯啊。」大姑斜睨老媽一眼。

「快別這麼說,我看妳家倒比較需要剩飯,我會叫我家這不成材的兒子把我們每天的剩菜給您送去的,不過我們吃得比較不好,都是一些鮑魚啊、燕窩啊之類的,還希望您不要嫌棄啊。」

兩個女人就在我家客廳對峙,像兩頭隨時都會噴火的惡龍彼此瞪著對方。

「好啦好啦吃飯吧,上桌了。」我爸跟大姑丈各自拉開自己的老婆,不過我爸心情明顯好很多,因為我媽突然變成了個身材姣好的美女。

走進飯廳一看,果然所有的菜都閃閃發亮透出七彩的光芒!不愧是小明,你看:紅燒元鮑、白灼魚翅、高麗人蔘燉烏骨雞、京都荷葉排骨、日式蒸蛋、百果海蔘,中間是熱騰騰的用高級干貝熬湯的火鍋,旁邊擺著高級的霜降神戶牛肉片…,真是一桌光看就令人眼花撩亂的年菜。


所有人入座之後簡直都忍不住要舉起大拇指稱讚小明,只見小明跟往常一樣邊傻笑邊抓頭感謝大家對他的支持。


一桌年菜就在賓主盡歡的情況下吃得精光,時間也邁近午夜,想不到大家一頓年夜飯吃吃喝喝竟然也弄到快十二點,酒酣耳熱之際,大家抓起小明來一陣歡呼。


突然,門鈴響了。

「誰啊?」看了看鐘,差三分鐘就十二點。「大概是來拜年的鄰居吧。」


我走到門前,緩緩地把門打開。


§


唉唷,不就是日前那個抽獎節目的帥哥嗎?

我開心地把他迎進門。「謝謝你讓我們過了這麼一個完美的新年,謝謝你。」

他依然是那樣完美的微笑著,看著我家牆上的掛鐘。「灰姑娘的魔法,只能持續到午夜十二點呢。」

「呃?」所有人因為這句話都呆住了。

小明緩緩地走向這位安德什麼鬼先生,心滿意足地微笑著。「這次大家都稱讚小明,小明不再是個劣等精靈了。」

「劣等精靈?」

「魔法要解除了,祝您新年快樂。」這位安什麼先生帶著小明緩緩步出我家大門,回音卻仍然蕩漾著。「如果要問為什麼,就問問您的母親大人吧,飯可以亂吃,話不可以隨便亂說,我們精靈的名譽可不容毀壞。」

就在我們仍然一頭霧水的時候,鐘聲緩緩響起。


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

就在這十二聲鐘聲完畢之後,我們全部的人都化成了石像,因為眼前的景況實在是慘不忍賭。

桌上的高級水果,變成爛糊糊、有果蠅在爬還辨別不出來是什麼種類的水果的一團東西。

高級的年貨這下子全都變成了爛東西,發霉的香菇、長虫的魚翅、黑嘛嘛的干貝、臭掉的蝦米,回頭一看,桌上的那些山珍海味一個個都跟樓下餿水桶裡的東西沒有兩樣。

我的天啊!

所有人在見到這幕景象之後驚嚇得都吐了。

我衝出大門外,對著空蕩蕩的樓梯大吼。「為什麼?!!!!」

「念在你曾大力為精靈請命請您母親買個精靈還替我們精靈說好話的份上,你所吃下去的東西都跟你看見的一模一樣,其他人的東西,我不保證。」我耳邊傳來一陣低沈的男聲。


「你到底是誰啊?」

「我說過了,我是安德‧威爾啊。」

「那小明是誰?」

「他是一個很勤奮但是總會出槌的精靈,所以總是得不到關愛,這次來你家之後他受到肯定,現在已經送回原廠重新改裝了,這都要感謝你們不停地稱讚他而不像以前的主人一樣責罵他啊。」

「所以根本沒有年節精靈囉?」

「我說過,這都要怪您的母親侮辱我們精靈,希望她以後好自為之啊。」

然後,他就消失了。

我哭笑不得地回頭,看見門前的春聯上仿若小學生般的字跡歪歪斜斜地寫著:「天增歲月人增bi,春滿乾坤bi滿門」。

橫批:「bi年快樂」



可真是夠了,這個年,我看夠我們全家回味五十年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玉米虫 的頭像
玉米虫

廖龘龘與玉米虫的遊戲區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