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這一切都要從那金橘色、美好的冬日陽光談起。

中午,陽光準確地照進房裡,我打了個哈欠伸了個大大的懶腰,瞄一眼鬧鐘:十二點半。不用工作的假日真是美好,空氣真是清新,風裡彷彿都傳來一聲一聲的「休假真好」、「休假真好」。

站起身來打開窗戶,外面真是風和日麗、萬里無雲,一片海闊天空啊,這樣的天氣真是太適合逛街敗家血拼亂花錢,連日曆上都寫著大大的「宜:外出」,好像不出門就會天打雷劈對不起爸爸媽媽及三代祖先。

於是我打扮打扮就出門了。

或許這就是一切不思議事件的開端。

首先,平常總是有空的死黨游小庭小姐竟然跟我說她已經跟「男人」有約了,這是第一件不思議,因為她向來都只是個桃花仙子(什麼是桃花仙子?就是只帶給別人桃花自己卻滯銷的那種仙子),而今天竟然有男人約她?!這怎麼回事!

第二,百貨公司週年慶應該出現在一樓保養品專櫃的洶湧人潮竟然出現在內衣褲部門?更詭異的現在買內衣褲竟然要競標?!這裡是菜市場嗎?我走錯地方了?

第三,大概就是我忍不住好奇心擠進圍觀人群,然後遭受人群推擠,在即將被兩隻大象包夾之際我大叫一聲殺出重圍,結果不知為何聽到一聲「成交」,最後我刷了七千五買了件可以在逢甲夜市看到標著「一件40,三件100」的粉紫色碎花裝性感小褲褲。


詭異的是當我心不甘情不願掏出信用卡交給小姐去結帳刷卡時,周圍人群全都用一種既妒又羨的眼光看著我。幹嘛?有什麼好羨慕?為什麼用這種眼光看我?喜歡的話自己買一件就是了。

刷了七千五買件再普通也不過的內褲之後,我相信任何人的逛街心情都會瞬間消失,然後莫名其妙的搭車回家,我就是這樣。

結果,現在是下午六點,我坐在租來的小套房裡,將這件價值連城的內褲四平八穩地攤開放在床上,看看這件內褲等下是不是會突然唱歌或飛起來跳舞之類的。

七千五耶!一條七千五的內褲它應該要有些特殊才藝吧?


在瞪著它半小時之後我宣告放棄,站起身來準備去洗澡,人家說洗澡可以洗去一天的霉運,嗚嗚如果洗一百次可以換回我的七千五,我願意洗到虛脫啊!

看著床上擺著的小褲褲,我心痛的拎起它,把七千五穿在別人都看不到的地方真是太可惜了啊。拿著這件小褲褲左看右看,難不成這是件魔術內褲,穿了之後會腰會變小、腿會變細、胸部會變大、人會變美之類的嗎?

走進浴室,習慣性地哼著歌,放好洗澡水,扔進高級的日本溫泉粉,看著水色轉變成乳青色,稍微沖了澡之後泡進水裡,啊~泡澡真乃人生一大樂事啊,當初租這間套房就是貪圖這全新落成的豪華衛浴設備,我舒服地躺在浴缸裡,感覺今天的鳥事都彷彿溶解在溫泉裡了。


泡到有點頭暈之後我踏出浴缸,想起了長恨歌裡面楊貴妃在華清池沐浴後有句:「侍兒扶起嬌無力」,想必我現在就應該是嬌弱無力惹人憐的樣子吧,攬鏡自照了一番之後,拿起架上的七千五小褲褲。


想不到,就在我穿上它的那一刻,突然有道光芒從小褲褲裡射出來,這!這!這!這真的是一件魔術內褲啊!我要變成玲瓏有致、前凸後翹的美女了啊!媽!我可以當明星了!

我站在原地閉上眼睛,等待張開眼睛之後鏡子裡映出來的自己是個擁有魔鬼身材天使臉孔的閃亮亮明日之星。

一會兒之後我充滿期待地張開眼睛,一看鏡子!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竟然!

竟然一點都沒有變!那粗腰、象腿、小胸部,還有臉上的大痘痘!

個呸呸!原來這一切都是騙人的,我橫眉豎目地看著鏡子裡完全一模一樣的自己,氣到頭更暈。

唉,還是把衣服穿上吧,再看兩百年鏡子我應該還是一樣胖,就在轉身之後,我的臉對上一個男生的臉。

「哇哇哇!!!」我大叫著退開三步,不知道該用手遮住哪裡,還好我已經把小褲褲給穿上了。

「你…。」往後退之後才發現這個男生只有上半身沒有下半身,天啊,是鬼,他是鬼!「你…你是誰啊?」

「妳好。」他規規矩矩地向我鞠躬。「在下是您的精靈。」

精靈?我愣頭愣腦的歪著頭。「什麼精靈?像是神燈精靈之類的嗎?」

「是的。」

還真的是啊?等到驚慌過去,我邊穿衣服邊仔細看看眼前這個半身男,說真的,臉還挺帥的,真可惜沒有下半身,不然…。

「那你可以替我實現願望囉?」我想到阿拉丁裡面的神燈精靈可以為主人實現三個願望。

「不,在下的功用不是實現願望。」他搖著頭。

「那你的功用是?」不能實現願望的精靈要來幹嘛?

「在下的功用是…。」眼前這個俊俏的小男生突然羞紅了臉說不出話來。「替您記住該記住的重要事項啊。」


喔,備忘錄精靈?這還真是少見,想不到這年頭的公司產品真是越出越怪,之前聽說有家公司出了「告白精靈」這東西,想不到現在連內褲都有精靈埋伏。

「喂!為什麼你沒有下半身啊?」我看著他那張帥臉暗自嘆息。

「在下有下半身啊。」他說完這句話之後,立刻就從影像變成實體,活生生的站在我面前,高出我一個頭,約莫一百八十公分吧。

真是尤物!如果這精靈會聽我的命令,真該帶去星期五餐廳替我賺個零用錢花花。

對了,突然想到,精靈都有個召喚物,像是神燈或是笛子什麼的。「喂,你是什麼精靈啊?從哪裡來的?」

這個精靈一聽到我問的話立刻又變回一團模糊的影像,他紅著臉支支吾吾地說。「我,我是您身上那件內褲的精靈。」


什麼!!!

我低頭看著自己身上的內褲,指著他。「你是這內褲的精靈?」

「是。」

「那這內褲穿在我身上貼著我那裡,你不就…。」不就整天都…,想到這裡我的頭要不暈都難。

「是的,在下會一整天都陪伴著您。」他害羞地轉頭。「您只要穿上這件褲子,在下就會被您召喚出來。」

你害羞個屁!要害羞的是我吧,我是女生你是男生耶,你整天都貼著我那裡,要我怎麼自在的活動啊?!

「這…。」在冒著蒸汽的浴室,一個半裸的女生,和一個沒有下半身的精靈,兩個人羞紅了臉看著那件內褲,實在是一副奇怪的景象。

「那別人看得見你嗎?」開玩笑,如果我男友來找我的時後看見別的男人在我房裡,他不瘋掉才怪哩。(重要的是這個男的還比他帥多了。)

「基本上其他人是看不見在下的。」


我鬆了一口氣,但同時又覺得很可惜不能把他帶出去炫耀,這種矛盾真的很難形容啊。

我想起百貨公司裡那些女人的飢渴眼神,打了個冷顫。「所以那天擠在專櫃前的那些女人都是為了要搶你才去的囉?」

「是的。」他再度臉紅,這精靈還真害羞。「但在下比較喜歡您,所以…就動了一點小手腳。」

「那你叫什麼名字啊?」我穿戴完畢拿著毛巾開始擦頭髮。

「在下名叫安德‧威爾。」

「噗~」我忍不住笑出來。「喔,原來是underwear啊。」

「是安德‧威爾。」他大聲地辯駁。

「好啦,那我要叫你小安安。」

「……。」他轉過頭嘟著嘴不說話,想必是對這個稱號不滿意。

我走出浴室,他也跟著飄了出來。

「小安安啊,所以你剛剛說你最主要的功用是備忘錄?但是備忘錄精靈怎麼會存在內褲裡?」

「其實,在下最主要的功用是…。」

「搭哩哩當搭哩當搭哩當…」一陣門鈴聲打斷了小安安的話,我順手打開遙控螢幕看看來者何人。

映在螢幕上的臉孔正是我男友小哲久違的臉龐。

喔耶!我男人來了!


§


打開門,親愛小哲的臉映入眼眶,我衝上前抱住他。「人家好想你喔。」

小哲一把抱起我。「親愛的我也很想妳啊,這幾天好忙,好不容易終於放假,我就趕緊飛來找妳。」

我像狗一樣在小哲的胸前磨蹭著,聞著他身上淡淡的菸味,幸福地嘆了一口氣。「你終於來了。」

我們緊緊地擁抱著,像是電影裡久別重逢的亡命戀人,周圍有音樂在迴盪,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浪漫到不行的氣氛。

「我好想你,我好想你。」我抱著小哲亂撒嬌。

「我也是啊。」他伸出手揉揉我的頭髮,一副寵溺的樣子。

小哲對我微笑後走進浴室,隨即傳來沖澡的聲音,果然,愛情這股熱情的火焰已經開始在小哲的胸中燃燒了。

啊,還好我剛剛洗了澡,還穿著新內褲,應該不會失禮吧,我衝進房間開始檢查身上的裝備。

床鋪,今天剛換過新床單,巧!

腋下的毛毛,刮了!

沐浴乳的味道香而不刺鼻,濃而不膩,棒!

蕾絲花邊彩繪內衣,絕對ok!

紫色碎花看起來挺性感的小褲,perfect!

哼哼,我走到門邊冷笑一聲,小哲,看來今晚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啊,哈哈哈哈。


迅速將房裡燈光調得昏黃,恰好可以既清晰又模糊地看見彼此,點起久久不用的薰香燈,滴幾滴玫瑰精油,啊~這就是情人的夜晚啊。

真想唱首歌來迎接這個激情又美麗的不眠夜啊。

幾分鐘後,小哲洗完澡之後走進房裡,看看房間的布置,用深情的眼光直盯著我,嘴唇微啟,濕漉漉的頭髮還滴著水,頗有狂野的氣息,我的心臟頓時漏跳了一拍。

「寶貝。」他走過來撫著我的頭髮,將臉埋在我的頸項。「我好愛妳。」

我把雙手圈在他的腰上。「我也是啊。」

遠距離戀愛總是令人特別珍惜相聚的時間,有時候我也會抱怨為什麼兩個人不能天天見面天天在一起,為什麼當我忙到想哭的時候他不能陪在我身邊。

「能天天在一起當然很好,但是遠距離才會讓我們更珍惜彼此能見面的時間。」這是當初小哲對我說的話,我到現在都一直記得,他總是很溫柔很平和地聽我高興、聽我抱怨、聽我亂說話。

小哲的吻,開始細細地落在我的臉上、頸上,他的手開始沿著我身體的曲線滑動。

啊,這就是戀愛,這種甜滋滋的感覺,這種令人心神蕩漾的激情,沒錯!這才是夜晚應該要有的樣子!

小哲和我輕輕地躺在我特地整理過的床上,床鋪的柔軟度正好適合情人做應該做的事情,啊看來今晚又要是一個無眠的夜晚了,怎麼辦?

怎麼辦?我好高興。

我們的衣服開始一件件地從身上消失,或許到地上或許到床鋪的一角,但這時候也顧不得衣服了,有人這時候還特地把衣服折好放整齊再繼續的嗎?

小哲的手俐落地滑過,每滑過一處,我的衣服就少一件。

終於,我身上只剩下那一小件最後的、薄如蟬翼的、輕而易舉就可除去的障礙物,就是那件七千五的小褲褲。

我們在床上翻滾著,在激情的喘息之中,小哲的手,終於伸向了那最後的禁地(羞)。


這一刻終於要來啦!


我滿心期待,期待小哲與我即將到來的甜蜜。


「bibibi!」耳邊突然出現一陣奇怪的bibi聲。

「什麼?!」我突然僵硬,正在動作的小哲也僵了一下。

「怎麼了?」小哲溫柔地問。

「沒,沒事。」怎麼會突然耳鳴呢?一定是今天逛街太過於勞累所以產生幻聽。

我們繼續著剛才未竟的大事業,小哲的手開始緩緩地拉掉我的小褲褲。

「bibibibibi!危險期!危險期!!妳今天是危險期!!!」小安安的臉此刻突然放大了出現在我面前。

「啊~~~」我大叫。


夜晚,就這麼結束了。

原來,原來這就是這個死精靈的功用!

他是用來算月經週期的精靈!



§


隔天早上,一夜無眠的我送走了臉色鐵青的小哲之後,憤恨無比地脫掉那件要死的小褲丟到洗衣機裡。

「要用手洗,手洗。」小安安又出現在我面前,口氣很著急,好像我要謀殺他一樣。

我斜斜睨了他一眼,按下了洗衣機的按鍵,然後看著小安安的臉在我眼前旋轉尖叫,看過孟克那幅名叫「吶喊」的名畫嗎?小安安現在的臉跟那張臉就有點像,哼哼,當初開發這種精靈的人一定是個男人,不瞭解得罪女人之後要付出什麼代價。

打斷我的激情夜晚?!

阻擾我的性福?!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能原諒啊!即便是一件七千五的內褲也不能夠倖免於難!

小安安旋轉了一陣之後又出現在我面前。「妳,妳好殘忍。」

「哼哼,這句話應該是我要對你說的吧,昨天晚上你打斷我跟我男友的甜蜜時光,這才叫殘忍吧,難道你不知道我跟我男友一個月才能見一次面嗎?難道你不知道我積壓了多久嗎?這百年難得的好機會就這樣被你給毀掉了,我真後悔那天走進百貨公司,然後被你這個死精靈給看上還花錢買了你!你當初怎麼不去找那些如狼似虎的女人啊!她們不是都很想要買你嗎?」

小安安的臉色一下子黯淡了下來。「那是我的工作啊,我只是做好自己的本分而已,為什麼妳要這麼生氣?」

「我…。」看他這麼難過,我突然也氣不起來了。

對啊,他本來就是被設計出來算週期的嘛。「小安安,那你還有些什麼其他的功能?」

小安安抬起頭,眼神落寞。「我想,那些對妳來說已經都不重要了吧。」

然後他就消失在我眼前了。

「喂!小安安!」

「什麼嘛,這樣就跑掉了,一點職業道德都沒有,我可是你的主人耶。」我一邊喃喃自語一邊撈起洗衣機裡面的小褲褲晾在陽台邊的曬衣繩上。


想想的確也不該對小安安亂發脾氣。

「小安安,或許你不懂得人類的愛情,所以會覺得我對你發脾氣太沒有道理,但是你要知道,愛情這東西是上天送給人類很特別很特別的禮物,如果沒有遇見小哲,我不知道我的人生會不會這麼精彩,我很愛他,所以昨晚發生這種事才會生氣,我跟他那麼久才見一次面,這麼難得的見面機會卻這樣子毀掉了…。」講著講著就覺得好難過,小哲昨天晚上雖然一直抱著我說他不介意,但我知道他一定很不舒服,嗚嗚跟心愛的女友做到一半她突然尖叫著跳下床一定不是個好經驗。

「小安安,我知道你有你的工作要兼顧,但是你也要考慮一下我的感覺嘛。我們可以想個辦法讓你兼顧到你的工作又不會影響到我的日常生活。」

如果這時候有人站在我家對面的陽台看,一定會覺得很奇怪,有個女孩子竟然對著自己的內褲說話。

「小安安,你出來嘛。」

「小安安,你不要難過了啊。」

「小安安,我不是故意要罵你的。」

我好聲好氣的跟這件內褲溝通,想不到這件內褲竟然不為所動,硬是不肯理我。(是否要一件內褲理我也很難?)

靠!這件內褲脾氣還真拗!

「我不理你了!氣死算了你。」我火大了,丟下一句話之後轉頭就走。

「主人。」身後傳來一個細細的嗓音,轉頭一看,小安安的臉龐看起來頗惹人憐。「妳不要走啦。」

哼,終於肯理我了啊!「幹嘛?你不是不肯理我嗎?」

「妳晚上睡覺前把褲褲穿上,就會知道我其他的功用了。」

「什麼啊?」我疑惑的看著小安安。

「晚上妳就知道。」小安安說完這句話又消失了。

搞什麼啊!連一件內褲都跟我耍神秘!


§

晚上下班回來,走進自己親手布置的小套房,其實還真覺得有些寂寞,一個人的晚餐、一個人的電視、一個人的溫度,都那麼冷冷的。

丟下公事包,打開電視,電視裡演員喧鬧的聲音會讓自己覺得熱鬧些,走進廚房拿出冰箱裡的調理包丟進微波爐,總是這麼日復一日的生活著,人其實是一種很孤單的動物不是嗎?

悠揚的音樂和弦聲響起,唉,你聽,連音樂聲音聽起來都這麼寂寞,我嘆了口氣繼續在廚房裡洗小白菜。

等一下!這音樂!這音樂不是我剛換的手機的音樂嗎?!我衝出廚房手忙腳亂地翻出這隻號稱有幾千和弦的T1001手機,按下通話鍵,急急忙忙的說。「喂喂~」

「在忙嗎?」小哲帶著笑意的聲音從電話那端傳來。「這麼久才接電話。」

「不太習慣新手機的聲音,每次電話響起來就好像自己身在國家音樂廳聽交響樂的感覺。」

「這麼厲害?」

「沒啦。」我囁囁嚅嚅地說著,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情。

「在想什麼?怎麼不說話?」小哲永遠都是那麼溫柔。「在想那天晚上的事情?」

我心一驚。「你…你你…怎麼會知道?」

「妳喔,什麼情緒都寫得明明白白,那能不清楚?」

「是喔。」我暗自檢討著,原來我是這麼容易讀透的人嗎?「那天晚上真是抱歉。」

「說到那天,」小哲清了一下喉嚨,這證明了他也有些緊張。「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我表現的不夠好?」

還好小哲現在人不在我旁邊,不然聽到這個問題我可能羞愧到很想挖個洞跳下去躲起來。

「也…也不是啦。其實,其實那是因為…。」我困難地說著。「因為我有個週期精靈。」

「週期精靈?」

「對啊,現在不是有很多什麼打掃精靈、作業精靈、戀愛精靈之類的嗎?我那隻叫週期精靈。」

「那他是?」小哲的智商果然是不容小覷的低。

「就是他提醒我那天晚上是危險期。」我低低的說著,果然跟自己的男友討論這件事我還是覺得好彆扭。

「那…那以後我們怎麼辦?」

「我會再跟他商量啦,我們不要聊這個好不好?」再聊下去我的臉溫度應該高得可以煎蛋。


聊了一下之後我掛掉電話,拿出微波爐裡面的調理包倒進飯裡,一邊看著電視新聞一邊吃飯,電視上還是繼續在說著誰殺了誰、誰又搞上了誰的老婆還有誰因為沒錢所以自殺這類無聊的肥皂劇。

人生不應該只有這樣吧?

迅速地解決完晚飯之後我決定要泡個澡消除疲勞順便消除腦子裡紛紛亂亂的思想,沖好澡之後我將自己浸進粉橘色的水裡,希望明天起工作順利、感情完美,小安安不要在關鍵時刻打擾我跟小哲,我的人生只有這麼微小的願望而已啊,為什麼還不能夠實現?

泡完澡之後穿上浴袍,走進房間躺在床上,想起今早小安安交代我晚上要穿那件小褲褲,連忙走到陽台去收,走到陽台一看。

咦?顏色變了?

從原本的淺紫色變成淡淡的粉紅色?這是怎麼回事?

啊!我想起來了,小安安說他還有其他功能原來就是這個啊,變色功能,那改變就在一瞬間,不管是紅橙黃綠藍靛紫,都可以隨心所欲、變化無窮,(對不起,我職業病發作了),原來這件內褲可以一件當十件穿,是這樣嗎?


小安安真是貼心。

由於最近天氣濕冷,所以小褲褲還有些微的濕氣,於是我拿吹風機幫他烘乾了一下,還問小安安會不會太燙,看他滿足的笑容不禁讓我覺得自己真是個貼心的好主人,忍不住得意起來。


套上小褲褲之後覺得真是溫暖,於是就這麼迷迷糊糊地倒在床上睡著了。

§


這,這是什麼感覺?


我睜開眼睛,發現小哲就在眼前,他的微笑那麼熟悉,那麼溫暖,他的手指輕撫過我的身體,每一吋移動,都讓我一陣戰慄。

這是怎麼回事?你怎麼會在這裡?

他不說話,輕輕地吻住了我。


(以下消音)


我累癱在床上,腦子裡仍然轟然作響,果然是一個激情又美麗的夜晚。


隔天早上我醒來,衣著仍然完整的我看著小安安靦腆的笑容終於明瞭了昨晚是怎麼回事。

難怪這麼多女生搶著要買這件小褲褲。


褲褲精靈,讓妳享受快樂與bibi,絕無後顧之憂。(眨眼)


小哲?這時候他好像已經不太重要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玉米虫 的頭像
玉米虫

廖龘龘與玉米虫的遊戲區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