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是時間過去傷痕會淡,也或許是大普鍥而不捨的努力,大普搬來一個月後,我終於踏出家門。

大普每天下午都會固定問我要不要跟他去公園散步,或者去買鹹酥雞,接著牽起我的手往外走,本來只能走到門口,接著慢慢地走到外面穿好鞋,然後可以走到樓梯口、下到
一樓門口…慢慢地慢慢地,大普帶我走出家門口。

過程中他總是會穩穩地牽著我的手,語氣堅定地鼓勵我。

還記得那是一個豔陽高照的秋天下午,大普第一百次說著今天天氣很好,應該出去走走。

終於我鼓起勇氣,拉著大普的手,往門外移動了幾步,外面的陽光依然燦爛得驚人,走到外面才發現,世界還是一樣的。

並沒有因為我一個人的悲傷跟封閉而停止前進。

巷子口的鹹酥雞還是一樣人潮洶湧,並且乾脆地忘記我是誰。

樓下的鄰居問我是不是出國去了,怎麼這麼久都沒有看見我。

正如同大普所說,當初那些事情隨著每天新聞的更新,都已經不存在這些人的腦海裡,大家看見我,都沒有什麼異樣。

那些不堪的事情,好像只剩下我記得。

「大普,你知道那些事情嗎?」走到公園,我坐在久違的鞦韆上,這麼問著大普。

「嗯。」大普也坐在鞦韆上,和我一前一後地搖晃著。

「我曾經以為死亡就是人生最大的痛苦,但後來才知道,原來活著受這樣的折磨才是最恐怖的,我以為的痛苦,原來僅僅只是皮毛…只是讓人痛苦地想死的開端。」這陣子不斷地吃藥,精神方面有變得比較不容易激動,但缺點是很容易就會想到不好的地方去。

「蒔花…。」

「那時候我寧可自己死掉,也不願意活著受這種折磨,當他們壓著我的時候,我真的覺得…」我又開始發抖,但好像不克服這些,恐懼就永遠都不會成為過去。「覺得以後沒
有辦法再活在世界上,沒辦法跟人接觸,沒有辦法面對眾人的眼光。」

「我永遠都不會原諒安路,永遠都不會。」想到最後,仍然無法忘懷給我這一切痛苦的人。

「蒔花,我很抱歉。」大普一直認為事情都是由他開始的。「如果不是我去了加拿大,或許事情不會變成這樣。」

「我認為如果你沒離開,事情也可能變成這樣,她說我平常都在你耳邊說她的壞話,讓你對她有壞印象,說我因為喜歡你,所以不願意讓你跟她在一起!」我想到那天安路對
我說的話,還是覺得很生氣。「這根本都不是真的,我只是覺得她為了認識妳而接近我這種行為讓人很不舒服,哪裡有說什麼壞話?而且她明明都跟你接吻了…」

講到這裡想起那個畫面我突然覺得心裡很痛,那些過去的事情我都已經不想計較了,為什麼安路不能記著那些自己得到過的美好,而要把一些莫須有的罪名安到我頭上讓自己
變成悲劇女主角呢?

我不懂這樣的心態。

「安路覺得妳因為喜歡我所以不願意我跟她在一起嗎?」大普聽完之後這麼問。

喜歡?喜歡大普?我剛剛是這麼說的嗎?

「呃…我想她就是…你知道,就是有點…誤會,那個…我…」我語無倫次地解釋著,但好像沒有更好。「因為女生…比較敏感,所以…對這種喜歡的事情都會胡亂猜測,其實…」

「其實什麼?」大普停下鞦韆,很認真地看著我。

「其實我…」今天天氣怎麼那麼熱?

怎麼辦?可以告訴大普我以前喜歡他的事情嗎?可是告訴他又有什麼用?他會不會討厭這樣的我?

「蒔花?」突然一個聲音打斷了我的思緒。

我跟大普往聲音的來源一看,竟然是學長。

「學長?」我疑惑地看著眼前的人影,那是學長,但是怎麼會變得這麼憔悴?「傑若學長?」

學長只是看著我跟大普,然後用一種陌生又沙啞的聲音說:「妳跟我分手是因為他嗎?」

「我…」我從鞦韆上站起身來,往學長的方向走了兩步,又停住。「學長,不是這樣的。」

學長很冷地看著我,拿出手機,我認得那是我寄還給他的那支。「妳記得這個嗎?」

「記得。」

「妳知道我為了妳改變多少嗎?」學長低著頭,我看不見他的表情。「我,因為妳的單純,所以想要讓自己變得更好,但是妳…」

「學長?」我走向前。

學長突然抬起頭來,眼神惡狠狠地:「為什麼在我為妳做了這麼多之後要跟我分手?」

「因為…」今天的學長有點不太對勁,讓人有些害怕。

「學長!」大普站起來。「請你不要為難蒔花,她…」

「你閉嘴!」學長指著大普。「我跟蒔花說話。」

「學長…」話還沒說完,學長突然打了我一巴掌,我頓時摔倒在地上,大普衝過來站在我身前。「學長!」

「還妳!」學長拿出不知道什麼,碰地一聲甩到我面前,仔細看,才發現那是我送給他的那本手帳。

我楞楞地看著那本手帳,說不出話。

學長好像喝了點酒,這時候才覺得他有些恍惚。「這是妳給我的!現在我把它還給妳,把這一切虛情假意都還給妳!」

顫抖地拿起那本手帳:「學長…我真的…」

「妳不要說!不要說!我不想聽!」學長今天的表現有點嚇人,他指著我說:「妳果然像人家說的一樣渾身都是謊言,我不要相信妳,永遠都不要再相信妳。」

「我沒有…」死命地搖頭,我不想要讓學長以為我是這樣的人。「真的不是…」

「是你吧?」學長看著大普。「蒔花喜歡的人是你吧?」

學長的眼睛充滿紅色血絲,腳步不穩地往前走,我趕緊上前幾步拉住學長的手。「學長你不要這樣!」

學長用力甩開我的手,反身又甩了我一耳光:「啪!」一聲後,我整個人暈頭轉向。

「你做什麼?!」大普大吼,衝上前拉住學長。「太過份了吧你!」

「媽的,關你什麼事?!跟我對她付出的一切比起來,打她幾巴掌算是便宜她了!」

「說什麼屁話啊你!」大普很生氣地看著學長。「你自己要對人家好的,還可以這樣拿出來當成什麼偉大的舉動嗎?」

「怎麼樣?我是她男朋友!」學長指著我,然後一個箭步衝過來抓住我的頭,就把嘴巴湊過來印在我的唇上狠狠地親吻著。

我嚇得呆了,大普則是衝過來狠狠地給了學長一拳。

接著他們倆扭打在一起,我則是無力地坐在地上,連勸架的力氣都沒有。

這時間公園裡行人很少,所以沒有人可以幫忙拉開他們,我慢慢地撐著自己站起來,對著他們喊:「不要打了!」但效果不彰。

沒多久,他們兩個的嘴角都見血,臉上青一塊紫一塊地停手了,互相惡狠狠地瞪著對方喘氣。

「蒔花,我們回家!」大普拉著我的手往回家的路上走。

「怎麼不再來打?怕了嗎?」學長在後頭嗆聲。

而大普只是笑笑地回頭:「我怕,怕你傷害我最重要的人。我現在有想要保護的對象,只有蒔花,才是我需要去費心的對象。至於你,對我來說根本就是垃圾。」

聽見大普說這些話的同時,心裡雖然震驚,但同時眼淚也慢慢地流下。

學長頹然地坐在地上,表情木然。

雖然是這樣的自己,但聽見大普心裡的話,還是讓我覺得很難過,為什麼這些事情不能來得早一些?為什麼我不能用當初的自己去迎接大普的話呢?

大普的話來得太晚,經過那些可怕事情的我,已經不值得被這樣對待。

現在的我,已經沒有愛人跟被愛的資格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玉米虫 的頭像
玉米虫

廖龘龘與玉米虫的遊戲區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