撿起掉在地上的手帳,不顧大普的阻止,走近學長身邊。

很難過的是我發現學長在哭。

「學長…」我按著學長的肩膀。「對不起。」

「為什麼?為什麼?我真的很喜歡妳。」學長像個孩子般哭泣。

我也席地坐在學長對面。「謝謝學長一直以來給我的溫暖和保護,不過現在經歷過這些事情之後,我覺得自己不適合這些愛不愛的事情,也已經…沒有資格再喜歡誰了。」

「我不在乎妳喜歡誰,我真的很想要讓妳回來我身邊。」

抱著學長的手帳,再一次對學長道歉;「對不起,學長。我不值得你對我好。」

「這不是值不值得的問題,喜歡一個人哪有什麼值得呢?我只是喜歡妳的笑容…」學長伸出手,摸著我的臉頰。「但是妳卻拒絕我,一再地拒絕我…雖然妳是我的女朋友,卻沒有把我放在妳的心裡,我只是妳需要的人,不是妳愛的人,妳心裡根本沒有我。」

看著學長的苦笑,我也體認到覺得自己真的利用了他對我的喜歡:「學長,回家吧。」

試圖想要把學長從地上拉起來,但他卻一直坐著,動也不動。「書琳很討厭妳,因為她知道我是因為妳而狠下心來跟她分手的。」

沒料到學長會開始說起以前的事情,我覺得有些意外,也想起那些日子裡,我很少聽學長提起他的煩惱,通常都是我說,學長聽。

到了這時候,才發現我真的很對不起學長。

大普站在一旁看著我跟學長,臉上寫滿擔心。

「書琳跟我考上同一所大學,我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總之上了大學之後她還是在我附近,因為不常見到妳,加上她又主動找我,所以我後來跟書琳又回復以前的關係,但是我心裡還是最喜歡妳,但後來妳發生了那樣的事情,我立刻覺得很罪惡,在妳面對那些欺負、那些傷心的事情時,我竟然還沈溺在肉體關係中,所以我去找妳,看見妳面無表情躺在病床上的時候,我覺得自己很糟糕,下定決心以後要好好照顧妳,但是妳卻要跟我分手。」

我靜靜地聽著,本來以為自己聽到學長劈腿時會覺得難過,但實際上我並不這麼認為,反而覺得書琳學姐應該得到學長的愛。「書琳學姐是真的喜歡你,你要好好對她,不要
辜負人家。」

「為什麼要這樣說?難道妳都不生氣嗎?」學長盯著我看。

「你就當作我真的沒有那麼喜歡你吧。」我拿著那本手帳,邊想著那些過去,邊對學長說:「我曾經被學長感動過,在學長的懷抱裡尋找慰藉,尋找大普離開了之後的溫暖,
但這真的不是愛,我只是依賴著學長對我的好…」

講到這裡,不知不覺眼淚又掉下來。「學長,是我不好。是我不知道珍惜,你不要再把這些感情浪費在我身上,好好地對書琳學姐吧。」

學長抬起頭,還帶著淚光的眼神看起來軟化許多。「我不需要妳的建議,妳既然決定離開,以後就不要後悔,我不會再給妳機會了。」

講完之後學長搖搖晃晃地站起來,一步一步地離開公園,也離開我的世界。

希望學長以後會幸福。

看著學長離開的背影,我還是好難過,不知道自己會傷害別人到這種地步,我的確是自私地只想著自己的事情,沒有顧慮到學長,一直以來我利用他對我的好,予取予求地索取他對我的呵護,卻沒有付出。

有時連親吻著他,我都想著大普。

我知道自己的報應來到了,所以即便現在大普就在我身邊,我們也無法在一起。

我恨安路,這樣的恨,不知道會延續到何時,在這些黑暗的記憶消失前,我想自己會一直恨著她。

「蒔花?」大普出聲問我。

「我們回家好不好?」我低低地說著。

大普好似沒有聽到,他站到面前低頭看著我:「蒔花?」

「回家…好不好?」我知道自己這樣不好,但我又開始不知不覺地依賴起大普。

「嗯。」大普牽起我的手,往回家的路上走。

回程路上,大普買了鹹酥雞給我吃。

吃著熱辣辣鹹酥雞的同時,想起那時候餵大普吃鹹酥雞的畫面,心裡不禁一陣悸動。

我真的很想要回到那個時候。

回到那個心裡的煩惱只有大普為什麼不喜歡我的時候,那時候的自己,或許還可以趾高氣揚地說著自己喜歡大普。

「大普,謝謝你。」吃著鹹酥雞的同時,我對他這麼說。

「謝什麼?」

「很多事,如果不是你,我可能無法再走出家門,可能也無法再吃到喜歡的鹹酥雞。」

「就算我不在,還是可以請植木買給妳吃。」

「你對我這麼好是因為我發生過這些事情嗎?你覺得愧疚?」

大普停下腳步,轉過頭看著我:「妳這麼想嗎?」

事到如今,看著學長被我影響到現在愛也不是,不愛也不是。不能獲得幸福的自己還要再讓多少人跟著我受罪呢?

「你不需要覺得愧疚,事情跟你一點關係也沒有。你不需要因為愧疚而陪在我身邊,不需要覺得自己欠了我什麼,我不需要人家的同情,你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吧,回加拿大去好好地讀書吧。」

「我回來並不是因為覺得愧疚,而是覺得自己處理得不好,覺得自己應該跟妳把話說清楚…」

「什麼話?」

「我沒有跟安路在一起。」回到我家門口,大普從口袋中掏出鑰匙,邊開門邊這麼說。

「為什麼?」

進門之後,大普回頭對我笑:「妳問我為什麼嗎?」

我點點頭,不明白為什麼。

「因為,我心裡已經有一個女生了,她不是很漂亮,但是總是讓我覺得很可愛,她總是很努力,就算心裡覺得在公開場合練習英文很丟臉,還是會陪著我練習,她很倔強,每次被老師打的時候,雖然很痛也絕對不喊出聲…因為她沒考上北一女選擇明承高中,我也放棄了建中,選擇跟她待在同一間學校。進高中之後,她被游泳隊的學長騙走,我還是覺得有天她會看見我,但她卻沒有考慮我的心情,猛介紹自己的同學給我,我被那個自己覺得自己很漂亮的同學纏到覺得很煩,她又因為我跟那同學的事情跟我發脾氣,好久都不跟我說話,去跟游泳隊的學長一起游泳…」

傻楞楞地聽著,有些不能消化自己聽到的內容。「你是說…」

大普抱住我。「我喜歡妳。一直以來只有喜歡妳。」

摀住自己的嘴,還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話。「我…」

本來也想要對大普說我喜歡他,但想到自己那樣的過去,連我自己都不能接受的事實,別人能接受嗎?

那些畫面,清晰得像是昨天才發生。

那些痛苦,過了這麼久卻沒有消退的跡象。

我,還能夠被大普接受嗎?

會不會有天他嫌棄我有過這樣的過去呢?

儘管新聞不再繼續報導,但影片在網路上流傳,經過幾年還是能夠查到,那些人或許覺得痛快,但那幾秒的畫面,已足夠毀掉一個人的人生。

「蒔花…可不可以讓我陪著妳?」大普溫暖的嗓音在耳邊撩動心神。

想到那些過去,想到那些不堪的畫面,就算多麼期待,我都還是咬著牙說:「對不起。」

「對不起,我不喜歡你。」閉上眼睛,困難地說出這句話。

只是短短的幾個字,卻讓我心痛到無以復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玉米虫 的頭像
玉米虫

廖龘龘與玉米虫的遊戲區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