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謊。」大普輕輕地說著,雖然只是淡淡地,卻讓我感覺到有種溫暖的情緒,慢慢地傳到心口。「妳說謊的時候總是會閉上眼睛深呼吸,這習慣太明顯了。」

真的嗎?回想剛剛自己說出這句話的樣子,不記得我有深呼吸啊。

「要是讓妳一句話就騙過去,我也不夠資格喜歡妳了。」大普拉著我在沙發上坐下。「很多事情,在妳都還不知道的時候,就已經悄悄開始了…我也沒有發現這樣的情緒是喜
歡,一直到妳被學長告白,後來就跟著學長到游泳館,一待就是好幾小時,我縱使再怎麼忍耐,也還是會覺得煩悶,妳又介紹女生給我,當下我真的很火大,安路又超級黏,
每天放學就自動來教室,還講得好像我已經跟她在一起的樣子…」

聽著大普說話,不知不覺出了神。


從來沒想過我和大普會處在這樣的狀況下,沒想過大普會喜歡我。
人生不能預料的事情真的太多了。

該怎麼辦才好呢?

「…所以,妳覺得呢?」大普突然把臉貼近我。

「什麼?」我嚇一跳,開始覺得臉頰發熱。

「妳沒有在聽我說話?」

「我…我有聽。」

「那我剛剛說什麼?」大普佯裝發怒地把雙手抱在胸前。

「說安路很討人厭。」其實剛剛真的都沒在聽。

「說謊。」大普笑了。

大普拉著我的手,我們就這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我靠在大普的肩膀上,大普靠在我的頭上。

窗外天色漸漸暗去。

大普看出我的謊話,雖然能被大普喜歡是非常幸福的事,但這些過去會不會成為我跟大普之間的絆腳石?

「大普,你真的喜歡我?」我小心翼翼地問。

「妳知道我不說謊的,更何況這種事說謊有什麼好處嗎?」

「可是我曾經被…」不知道該怎麼樣形容自己所遇到的事情。

「那些都過去了,我不會再讓這些事情發生。」大普的手緊緊握住我的。「別想太多,餓了嗎?」

我搖搖頭。

這時,媽媽回來了。

她打開門看見我跟大普手牽手,先是一愣隨即恢復冷靜,進門後就找我跟大普一起談話。

媽媽正色地問大普:「大普,你喜歡蒔花嗎?」

哪有人這樣問的?我正要開口,卻聽見大普用他一貫沈穩的聲音說:「是。」

「你高中畢業不是也還要回加拿大嗎?」

我驚慌地看著大普,他沒說他要回去啊,不是就要在這裡一直生活嗎?為什麼還要回去呢?

「嗯,高中畢業後要去加拿大讀書。」

「那你之後有什麼樣的打算?」媽媽非常嚴肅地問。

「老實說目前真的沒有其他想法,我只想好好陪著蒔花把高中讀完。」

聽到這裡,我默默地起身,想走回房間。

大普拉住我的手,但我輕輕地掙脫了,現在心情很混亂,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樣才好,好不容易因為大普而踏出去的那一步,是不是又要縮回來了呢?

媽媽繼續跟大普談話,我走回房間之後,瞥見學長還給我的手帳,忍不住翻開來看。

這本手帳送給學長還不到半年,就被他還回來了,本來以為裡面會是空白的,想不到裡面密密麻麻地寫了學長的行程,還有他想對我說的話。

學長很用心地在寫這本手帳。

一頁又一頁翻過,看見學長認真地說著:「蒔花,希望過兩年妳也可以考上這裡,繼續當我的學妹。」

「對不起,蒔花。」

「有時候覺得蒔花喜歡我只是一種假象。」

「很煩悶,跟書琳出去吃飯,吃完之後在學校散步的時候,她勾著我手臂,我沒有甩開,後來…唉。」

「她今天晚上來住的地方找我,哭著說她很喜歡我。」

「男人是軟弱的生物嗎?」

「蒔花好像出事了,這時候不在她身邊好像不太好。」

看到我說要分手那天,他寫著自己回去之後哭了,因為無法給心愛的人支持。

越看越難過,學長給我的一切遠遠勝過我所給予的。

「請保佑蒔花健康、平安。」

看到這句時,我忍不住開始啜泣。

對不起,學長。

除了對不起之外,我不知道自己能說什麼,翻著學長的手帳,感受到學長的痛苦,但我卻從來沒有給過學長支持。

拿出我自己的手帳,跟學長的一對比,就覺得自己偷懶多了,最近寫的也幾乎都是大普。

日記反映了一個人的內心,無法欺騙誰。

該拿這本手帳怎麼好呢?

對著學長的手帳開始發愁,每一個人的16歲,都只有一次,消失了就不會再回來。我浪費了學長的時間,他的確有理由怨我。

對於學長,我所擁有的除了感謝還是感謝。

只能希望學長能遇到真正可以讓他幸福的那個女生。


把學長的手帳放在書桌前,這樣每天都可以提醒自己不可以因為自私而去傷害別人。

沒多久,有人敲門。「蒔花。」

這是媽媽的聲音,我打開門;「怎麼了嗎?」

媽媽推開門進來,坐在床上。「蒔花,之前妳對我說過的話,是真的嗎?」

「什麼?」

「妳喜歡大普的事情。」媽媽單刀直入地問。

「是。」

「我覺得大普是好孩子,但是妳還有很多東西要克服。如果妳願意相信媽媽,相信大普,那麼,妳要不要嘗試一下?」

「嘗試什麼?」

「回學校去。」

回學校?「為什麼?」

「我覺得妳應該回去,妳現在不願意面對的事實,將來還是必須要面對的,所以,不如拿出勇氣來好好地去處理,去面對必然要到來的未來。」

我沒有回答,沈默蔓延在空氣中。

「妳相信大普嗎?」媽媽這麼問。

「嗯。」

「那就跟大普一起回去吧。」媽媽握著我的手。

「媽,我真的回得去嗎?」

「如果可以,我也希望可以永遠保護妳,但是人生的事情有時候說不清楚,孩子,我希望妳能夠忘記那些烏煙瘴氣的事情,雖然這件事不論對妳或對我來說都很難,但我希望妳可以回復到那樣的生活,希望妳可以繼續當一個單純的孩子,大普說他會保護妳。」

「他這麼說嗎?」

「嗯。他說他希望可以保護妳。」

「媽媽,我可以相信他嗎?」

「孩子,相信或者不相信,不是別人可以給妳的答案。妳要自己去感受。」

媽媽離開房間之後,我坐在書桌前看著那整排寫著我名字的高中課本,看著過去的作業本、週記、筆記本…。

真的可以回去嗎?

拿出那本被膠帶貼著X的課本,顫抖著撫摸著上面的痕跡。

有些傷害,造成之後雖然可以修補,但卻再也回不到當初的樣子了。

或許我也回不去原本的自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玉米虫 的頭像
玉米虫

廖龘龘與玉米虫的遊戲區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