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寒假前媽媽跟大普一同去了學校,據說是跟校長還有幾個主任開會。

回來之後沒有細說當時的情況,不過我跟大普只要通過高二上學業測驗,就可以在高二下學期復學。

所以整個冷到嚇人的寒假,大普都在幫我複習功課。

高二上的學業對大普來說一點也不難,因為他在加拿大那邊學的東西比這更多更雜。

「加拿大那邊很多課是選修的,以後大學想讀什麼科系,高中時最好就要先修課,以後申請入學的時候大學那邊會看你的成績…」大普開始講述他的加拿大學校生活,聽起來
好像競爭更大。

「大普,高中畢業會回加拿大嗎?」

「嗯,那邊有我很喜歡的學校,想去試試看。」大普正在翻英語課本,隨口這樣答。

「嗯。」想到大普終究還是會走,心情突然間黯淡下來,但轉念再想,如果他可以在加拿大唸書,能夠面對的世界會更遼闊,將來也會更有前途吧。

而且大普的家人都在那裡,他不回去,真的也說不過去。

想到這裡,突然福至心靈地想起有個問題我一直都沒有親口問他:「大普,你為什麼回來?」

大普還是看著課本,很迅速地回答:「因為放假了啊。」

「你說謊我也看得出來喔!」我對大普嗆聲。「說謊鼻子會變長喔!」

大普轉過頭來衝著我笑:「變長了嗎?」

「嗯!」我不甘示弱地瞪著他。

大普也看著我,本來我想裝得有點兇,但發現越看著大普,他的眼神越流露出一種不熟悉的情緒。

大普的臉,慢慢地靠近我。

距離近得可以聽見彼此的呼吸聲,還有大普的味道。


閉上眼睛,我們接吻了。

這不是第一次跟人接吻,但卻第一次讓我覺得心跳快到幾乎忍受不住。

大普溫熱的唇,穩定的呼吸聲,都傳到我的心裡。

時間好像停住了,這種悸動,讓人渾身發軟的感覺。
希望時間就停在這裡。

我們都不要去回憶過去,也不要面對未來了。

只想時間停在這裡,停在最美好的這時刻。

大普退開之後張開眼睛看著我,那瞬間我以為這就是世界上最美好的畫面。

我們微笑著看著對方,好像事情原本就會這麼發展一般自然。

終於,找到了屬於自己的歸屬。

這也才發現,原來吻一個人是會上癮的,後來我不住又吻了大普一次,奇怪,明明用的都是同一瓶沐浴乳,為什麼大普身上的味道會完全不同呢?

大普的擁抱,讓我在台北9度的氣溫中溫暖起來。

愛情,原來不是太複雜的事情。只是要遇見正確的人,一直等待著的大普,足以撼動我整個世界。

「吃飯啦!」門外植木的聲音打破了我們小小的甜蜜。

我跟大普相視而笑。

「走吧。」大普牽著我的手。

走到客廳的時候,植木站在那裡一副受不了的樣子。「你們兩個也太過份了,竟然偷偷在一個屋簷下談戀愛,是不是早就有預謀?把我置於何地啊?!」

說著說著,植木又拿出他的皮包,抽出不知道什麼給大普。

大普笑著推辭,植木卻說:「這是要保護我妹,你給我收起來,誰知道你會不會有天獸性大發?」

講到這裡我突然懂了,也想起很久以前植木以為我跟學長有什麼的時候,給過我一個,那個保險套,現在也不知道放到哪裡去了。

「走吧,去吃飯。今天媽媽又要加班,我們去外面吃吧,聽說夜市那邊開了一家石頭火鍋很好吃,要試試看嗎?」植木邊穿鞋邊說。

「想吃石頭火鍋嗎?」大普低頭徵詢我的意見。

「你們倆不要再給我演這種鶼鰈情深的戲了!走!吃飯,今天我當家作主。」植木拉著我們往外走。

因為夜市離我家很近,所以我們一行三人打算吃飯前先散個步,這樣等下才有胃口。

經過大普的訓練,現在我已經對出門不抱持恐懼感,也可以自然地跟別人打招呼。

媽媽對我的改變覺得很欣慰,她直說有大普真是太好了,讓我開始有點吃味,為什麼有大普就很好,我也是靠自己的力量慢慢恢復的啊。

為什麼都把功勞歸到大普一個人身上呢?

三個人一路上有說有笑地走到夜市,尋找著植木說的很好吃的石頭火鍋,夜市裡人潮洶湧,真不知道大家怎麼這麼愛來這裡人擠人。

對人多的空間,還是有點恐懼感,所以抓緊了大普,他也知道我的狀況,所以摟住了我的肩膀在人群中閃躲。

因為人太多,一個閃神,植木已經消失在視線中,不知道跑到哪裡去。

我跟大普在人群中轉啊轉,卻發現有個熟悉的身影突然出現在眼前。

是書琳學姐,她看起來也很驚訝,但好像又有點不知所措。

「學姐。」我對學姐點頭。「怎麼會在這裡?」

書琳學姐臉上的情緒很複雜:「傑若…說他想來這裡看看。」

「學長來了?在哪裡?」我四下張望,沒有發現學長的身影。

「他…」學姐支吾著,我順著她眼光飄過去的方向一看,有個坐輪椅的身影。

那該不會是…。

慢慢地從人群中穿過,一步一步靠近…。

那是學長,卻又不像學長。

瘦削的臉頰,左腳打著石膏,坐在輪椅上的身影,曾經那麼熟悉的人,現在卻變得那麼陌生。

「學…長?」我叫出聲,心裡非常不希望眼前這個人回應我。

輪椅上的人抬起頭,看見是我之後,先是轉過頭,手抓著輪椅想要推動,我擋在輪椅前蹲下。「學長?怎麼了?學長…。」

學長倔強地扭過頭不願意看我,也不願意說話。

大普靜靜地站在我身後。

書琳學姐也跟著走過來,站在學長身邊。

「發生什麼事?」我看著學長,眼淚都要掉下來,曾經這麼意氣風發的一個人,現在怎麼會弄得又狼狽又憔悴呢?

「他…」書琳學姐想說,卻被學長一把拉住。

「學長…你到底怎麼了?」我著急地拉著學長的手,卻被他用力甩開。

「妳不要管我,書琳,我們走。」

書琳學姐無奈地看著我,作勢要走。

我卻死拉住學長的輪椅,心裡覺得不太對,怎麼都覺得學長會變成這樣一定跟我有關係。「學長,你跟我說話,跟我說話好不好?」

學長用空洞的眼神盯著我:「說什麼呢?妳要我說什麼呢?我覺得事情或許沒有那麼嚴重啊,我希望還能夠回到以前,希望依然能夠當妳依靠的肩膀…現在再說這些有用
嗎?」

人群中傳來植木呼喊我名字的聲音,大普聽見之後就去找植木。

我蹲在學長面前,眼淚不斷地掉下來。「學長對不起…」

「我不要聽對不起!」學長突然爆發了。「我不想聽對不起,對不起有什麼用?對不起能換得回什麼?妳不要跟我說對不起,就這麼走吧!當作今天沒看見我,就這麼離開吧!」

看見學長轉過頭,偷偷地擦去眼淚。

「學長…」我覺得好難過,為什麼好好的一個人會變成這樣,為什麼突然之間兩個人變得那麼陌生,就算不能當情人,我也還希望可以當學長的朋友。

「蒔花,妳讓他靜一靜吧。」書琳學姐扶著我站起來,捏著張紙條塞到我手裡,悄悄地在我耳邊說:「打電話給我。」

接著,她推著學長離開了。

我目送著學長離開的身影,心裡真的覺得很難過。

原來我所帶給學長的傷害,遠比自己知道的還要更深刻更巨大。

這樣的我,竟然還沈溺在大普的溫柔裡,無視於他的痛苦。

大普跟植木走到我身邊的時候,我哭得不知道該怎麼停下來。

「別哭,乖。」大普輕撫著我的背。

植木則是緩慢地說:「我去買便當回家吃好了。」

在回家的路上,腦海裡還留著學長的模樣跟聲音。

這份感情,我該拿什麼來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玉米虫 的頭像
玉米虫

廖龘龘與玉米虫的遊戲區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姵姵
  • 甚麼時候還會更新??
  • 等下更新等下更新,哈哈。

    玉米虫 於 2014/09/14 13:0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