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後迫不及待地打了電話給學姐。

「電話裡不方便說,明天出來吧?」

「嗯。」

約好了時間後,隔天來到學校附近的連鎖咖啡店。

到達的時候學姐已經坐在裡面,臉色也有點憔悴。

「學姐。」我跟學姐打招呼,學姐看見我身旁的大普之後臉色一變。

「那我到旁邊吃麵,肚子好餓。」大普也是聰明的人,他這麼對我說,然後就走到旁邊的牛肉麵店去。

「坐下吧。」學姐示意我坐下。

「我就長話短說了,因為跟傑若讀同一間大學,妳還沒出事前,我常去找他吃飯聊天,也由於我們以前關係還不錯,有些話他可以輕易對我說出口,他說覺得妳很冷淡,他知道自己喜歡妳的程度遠比妳喜歡他的程度要多出太多,所以感到有些寂寞,後來…他就在我身上尋求慰藉,妳知道我的…」書琳學姐苦笑。「我就那麼軟弱,他只要裝得可憐兮兮的我就一再心軟,這樣的關係維持到妳出事前…」

這時候我盡量不去想,那些事情在我的回憶裡都還沒有過去,現在不論誰提起,我都還是渾身發冷。「那個,就不要再說了。」

「之後妳說要分手,傑若一直很自責,他覺得當時沒有好好地保護妳到最後,他沒有預料到自己畢業之後,這些事情會變本加厲地重來…」
我緊緊地握拳,感覺到指甲陷進肉裡。

「我不知道他用什麼樣的方式自責,但他回學校之後,書也不念,課也不去上,什麼事情都不做,整天就無所事事地,喝酒抽煙,雖然他說他只是想冷靜,但在我看來,那只是逃避,逃避妳要跟他分手的事實,於是…有天他喝了酒之後沿著海邊那條路騎車說要去散心,結果撞上了路邊的花圃,左腳粉碎性骨折…」

我閉上眼睛,覺得頭很暈。

「開刀之後,腳是能復原,但卻再也不能負荷練習游泳的強度。」

想起之前學長電話裡說的事情,疑惑地問學姐:「他不是說他不練了嗎?」

書琳學姐搖搖頭。「他說自己還欠妳一個全國冠軍的獎牌。」

我一怔,學長把這些事情記在心裡嗎?

「我以前從沒想過他會有這麼認真的一天,認識妳之前,他跟我在一起的時候,有時候碰到學妹說愛慕他,他就會跟對方搞曖昧,我們是因為這樣而不斷爭吵所以才分開的…後來,他遇見了妳…」書琳學姐看著窗外車水馬龍的街道。「這就是一物剋一物的道理吧,妳那種淡淡的距離感,反而讓他覺得很難掌握,加上妳的個性真的很容易讓人卸下心防,本來我想要討厭妳到底的…最後也還是做不到。」

送來的咖啡冒著白煙,我的思緒,像緩緩上升的煙那般輕飄飄地纏繞在一起。

「他就這麼喜歡上妳,連幫妳買了泳衣都可以編出妹妹這樣的爛藉口,這在當時的我看起來簡直就是無法理解,我從沒有看見過這樣的陳傑若。後來,你們在一起了,接著的故事不用我多說了吧。」

「學姐,對不起。」我不只虧欠學長,還虧欠學姐。

「有什麼好對不起的呢,愛情本來就沒有誰對誰錯,誰喜歡上誰都不是可以被控制的事情,他人在我身邊,但心不在我身邊,我能怪妳嗎?不行,我們都有自己的愛情必須去面對,我也欺騙過妳,在妳不知道的時候偷走了傑若的懷抱…這麼說來我們到底誰才是壞人呢?」學姐的眼淚沿著臉頰滑落下來,她連哭都那麼漂亮。

「學長,要多久才能復原?」

「不一定,要看復原的程度,最快也要半年。」

「我可以去看他嗎?」

「還是先不要吧,昨天送他回家之後,伯母說他的情緒不太穩定,所以今天我也沒有過去找他了。」

心情好沈重,腦袋彷彿要炸開了。

鬆開握緊的手,細細的血絲沿著指甲的痕跡滲出來。

「傑若…他對妳是認真的,但感情這種事又不是比誰比較認真,不是嗎?妳喜歡的,應該是剛剛陪妳來的大普吧。」
無法回答。

我該怎麼回答?

此時,大普走進店裡來到我身旁,可能是發現我的臉色不太對,他緊張地問:「蒔花?怎麼了?」

我搖頭,一直搖頭,眼淚卻不斷地掉下來。

學長為了欠我一個獎牌這樣努力著。而我呢?

欠人家的,我要怎麼還?

我能把健康的身體還給學長嗎?

我能把學姐喜歡的人還給學姐嗎?

我能把原本的自己還給自己嗎?

我什麼也做不到,什麼也做不到啊!

我站在那裡渾身發抖,雙手緊握,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學姐,我先帶她回去。」大普牽著我往回家的路上腳步飛快地走。

到家之後,大普把我帶進自己的房間裡,拍打著我的臉頰,對我說:「沒事了!蒔花,沒事了,哭出來,快點哭出來!」

聽見這些話,發現回到自己的房裡,我這才放聲大哭。

「哭完之後,可以告訴我怎麼了嗎?」

「我…」我哭得有點上氣不接下氣。「我,對不起學長跟學姐。」

「為什麼?」

我儘量簡單地把剛剛聽到的,還有過去的事情一起講出來給大普聽,不知道大普怎麼想?我該怎麼辦?

「我覺得對不起學長,對不起學姐,學長將來要怎麼辦呢?我不能回報他的情感就算了,還把他害成這個樣子,他現在連游泳這個夢想都無法實現,我該怎麼辦?我什麼也沒辦法為他做,還開開心心地跟你談戀愛,想著回學校之後的事情,卻沒有想到我傷害了他,我覺得自己好糟糕。」

「這跟妳有什麼關係?」

「難道沒有嗎?如果不是因為我,學長哪有可能會喝酒、荒廢學業,然後出車禍呢?」我開始對大普大聲了起來。

「妳覺得這是妳的錯嗎?」

「不是我嗎?如果不是因為我,他會生活得快快樂樂,」

「妳這麼想嗎?」

「還能怎麼想?」

「所以妳認為我也應該回應安路的感情嗎?」

我呆了一下。「這不是一樣的事情吧。」

「為什麼不一樣?」大普有點生氣:「妳覺得被人家喜歡就要有所回報,這才稱之為對等,才不會對不起人家,但是如果這樣的話不是要天下大亂了嗎?為什麼非得回應喜歡自己的人不可?我不是不同情學長現在的狀況,但這樣的狀況是他自己選擇的,不是妳逼他去飆車,不是妳逼他要對你好,人都有自己的選擇,既然做了選擇就要對自己的選擇負責不是嗎?為什麼到最後出了事,才好像一切都是對方的錯?」

我看著大普,想著他剛剛說的話,好像有幾分道理,但還是很過意不去。「學長是因為我…所以才…」

「所以妳要為了他而犧牲我們之間有的一切嗎?」

本來想乾脆地回答「是」,但又覺得有點可惜。「我欠了他…」

「欠了什麼?他如果都不想開,難道妳要因為他而難過一輩子嗎?」

「或許。」我低下頭,就是無法將學長那天的模樣逐出腦海,我真的心疼那天自己看見的他,那麼憔悴而無神的雙眼。「大普,你不懂我的心情。」

「不是每一個喜歡的心情,都能得到回應。得不到回應是正常的,不應該拿自己去開玩笑,我很不喜歡拿自己的未來或自己的生命去當賭注的人。」大普抓著我的肩膀。「妳真正可以做的,是讓他認清事實之後重新出發,知道自己不能為了別人而活著。」

人不能為了別人活著嗎?

人不能因為別人覺得快樂而自己快樂嗎?

「妳,還是有天得做出抉擇的。」大普最後這麼說。

他走出去之後,我自己一個人看著桌上學長的那本手帳,心裡難過得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學長說得對,我真的沒有很喜歡他。

但我很感激他,這樣的感激,能夠幫助學長度過那些難過的時刻嗎?

大普的怒氣,學長的狀況,讓我開始左右為難起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玉米虫 的頭像
玉米虫

廖龘龘與玉米虫的遊戲區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