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瞬間我心跳一頓,嚇得拔腿往樓下狂奔。

到了樓下一看,學長在泳池裡稍嫌生澀地划著水游泳,這才放下心來。

學長到了岸邊,人還在水裡,卻對我綻開了微笑。「剛剛那一跳,算是我送妳的最後禮物,就這麼說再見吧,以後要各自過自己的生活了,難過的時候不要打電話找我哭,我會忙著交女朋友沒有時間理妳。」

「學長…」我的眼淚又開始不聽話了。

扶著學長上岸、坐在輪椅上之後,我衝進泳隊休息室那邊,剛好還有一個人在整理毛巾什麼之類的還沒走,我順手抓了一條說:「明天還你。」就衝出去。

把乾的毛巾披在學長身上,推著學長回家的時候,突然想到以前學長陪著我走的心情。

很安穩,很平靜。

到學長家門口的時候,書琳學姐也焦急地從外面剛回到那裡,她的眼睛紅腫,學長的媽媽也在門口焦急地等待著。

「學長,謝謝你。」最後,我跟學長說了這麼一句。

他沒有回答我,只是抬起手對我比了「再見」的手勢。

那是他送我回家後要離去時都會比的手勢。

我站在那裡,看著學長被學姐推進他家,心裡有種既難過又溫暖的情緒,複雜地交織著。

那些過去,都會成為美好的記憶吧。

回到家之後,大普還在等待著。

知道學長已經回家了之後,大普也鬆了口氣,緊接著質問我為什麼不接電話。

這才發現手機老早就消失了,也不知道在哪裡不見的。

「叫妳手機帶好,也不會帶好。一直這樣的話,別人光顧著擔心妳,都不用過日子了嗎?」大普擁著我。

而我輕輕地推開大普,微笑著說:「我會好好成長的,放心。」

「腦袋壞了嗎?」大普戳戳我的頭。

「好累喔,晚安。」因為學長的事情,讓我覺得自己有很深的罪惡感,如果自己當初願意好好聽學長說,好好去面對自己並沒有那麼喜歡學長的事實,而不是一直逃避,假裝自己很愛他,或許不會造成學長對自己的責怪跟後續的這些事情。

轉身想往房間裡走,卻被大普一把拉住。「妳怎麼了?看起來怪怪的?」

從學長跳下泳池的時候,突然有件事一直在我腦海裡就這麼成形、縈繞不去。

我拉著大普往外走,他沒有問什麼一直跟著我。

「大普,我們可以當朋友就好嗎?」跟大普又回到了公園,坐在鞦韆上,我總以為這個地方可以讓我忘記煩惱,但這次的事情我學不會放下。

「因為學長?」

「不。」我搖頭。「因為我自己。」

「怎麼說?」

「經過這些事,我發現自己沒有獨自面對人生的勇氣。感覺自己總是依賴著某些人過日子,以前依賴你,你離開我的時候,我依賴學長,學長畢業之後,沒有人可以依賴的我,掉入了那樣的陷阱事件,或許那些事情也因為自己太軟弱,軟弱到不知道怎麼去面對,才讓人家認為可以藉由那樣的事件來更傷害我,如果我夠堅強,當時或許也能避免這樣的事情,或許也就不會造成後續這樣多的悲劇…」

不知道為什麼,現在的自己居然很平靜,面對很喜歡很喜歡的大普,覺得自己還是不夠好。

「我覺得自己還不夠好,我不能總想著要別人成為我的支柱,有天我想成為別人的支柱,像你跟學長曾經支持過我的那樣子,到了那個時候,或許我才能用一種比較完整的心態跟你談很棒的戀愛。」

「是嗎?」大普苦笑著。「我倒是覺得妳不必想這麼多,我不知道學長怎麼想,不過我們之所以想要保護妳,絕對不是因為覺得妳自己不能面對人生,而是我們發自內心地就想這麼做,這種事情沒有理由的,也不需要去覺得自己總是依賴著誰,人生能有個可以依賴的對象是件好事,妳又怎麼知道我們不是同樣地依賴著妳對我們的依賴呢?」

還是望著天空看著稀落的星星,似乎抬頭就可以不讓眼淚流下來。「請原諒我,我現在…真的想要學習讓自己更獨立更堅強。」

深呼吸,把最後的話說出口。「請給我時間,讓我學習想要學會的事情。在這之前,我們還是不要在一起吧。」

「說謊。」大普輕描淡寫地回答:「不過看在妳也算有決心的份上,這件事我就跟妳約好了,給妳三年的時間長大吧。」

大普走過來把我從鞦韆上拉起來,他把頭埋進我的頸側,給我一個非常用力的擁抱。

「這個擁抱,就當成打勾勾吧。」不知道是不是聽錯了,大普的聲音好像有點哽咽。「妳要好好地記住這個約定,記住妳今天說的話。」

「嗯…」眼淚不斷地流下來。「謝謝你曾經給過我那麼美好的戀愛。」

大普沒有回答,我感到有種溫熱的液體,慢慢地,濡濕了我的頸項。

「再等一下,再讓我抱妳一會兒。」他的聲音有點不穩定。


我們就這麼在微風吹拂的陽光下擁抱著,很久很久。




雖然很自私,但我跟大普約好了回到原本開始的地方,再重新試著開始。

我們不知道未來是不是一樣能走到同樣的地方,但至少他願意成全我的心願,我總覺得對學長有些遺憾,或許當初再考慮多一些,就不會傷害他到這種地步。

學長的傷,不知道要什麼時候才會好。

所以我現在都會抽時間陪著學長一起去復健,學長老是拒絕我,但我還是一次又一次地出現,在他還沒完全復原拿到獎牌之前,我是不能跟任何人在一起的。

植木叫我不要用這種方式懲罰自己跟大普,但我卻認為這不是懲罰,而是一種沈澱。

在避免再度傷害別人之前,先讓自己好好地成長。

沒多久之後,大普搬離我家,另外找到一個套房,離我家大概十分鐘的路程。

我們回到以前那種一起上下學的關係。

回學校之後想打聽江予信的消息,因為他曾經給我過很大的幫助,但最後問到的結果是他轉學了,原因方面學校說因為個人隱私不方便透露。

後來大普打聽到的消息是他因為身體不好的關係所以常常休學,高中念了很多年都因為身體因素而沒畢業,這次好像也是這樣。

就這麼默默地,又失去一個朋友。

但現在的我相信,如果願意努力,一定會有改變發生。

所以我開始游泳,每天早上六點半準時到游泳館,還是不太會游泳,不過想著以前學長教過我的方式,笨拙地練習著。

每次踩進水裡的時候,都會覺得學長好像陪著我。

我很珍惜那樣的時光,人,真的要到失去之後,才能有所領悟。

學長事件過後沒多久,我回學校第一件事情就是約安路出來。

於是某個放學後時間,先打發大普回家之後,我跟安路約在以前發生事情的那個地方。

我告訴自己不要害怕,如果越害怕,這些事情就越能傷害你。唯一的克服方法,就是不要害怕。

安路帶了兩個朋友,一左一右地站著,好像自己是公主般的睥睨著我。

「妳好,最近好嗎?」我笑著問候安路。

她的表情突然變得既尷尬又困惑。「哼,我跟妳很好嗎?」

「我們的確是沒有很好,但我很喜歡當時跟妳一同討論金賢重的時光,我不知道為什麼後來妳要那樣對我,但是我現在可以告訴妳,或許還不能夠原諒妳,但我會試圖去放下那些過去,希望妳也能夠多思考。妳的人生要不要因為這些事情而毀掉,是妳自己的選擇,我已經選擇了不去記恨,但不代表從此之後遇見這樣的事情我不會反擊。」我停頓了一下,看著安路有點愣住的表情。「這是一個通知,我願意放下過去,重新開始生活,如果妳還要繼續那些行為的話,我會有所行動,請妳好好地想一想之後,再做出決定吧。」


說完之後不等安路回答我就轉身走開,還忍不住心裡的激動,我暗暗告訴自己,從今天開始,要變得更堅強。

要成為對得起自己的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玉米虫 的頭像
玉米虫

廖龘龘與玉米虫的遊戲區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