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淡的日子意外地過得快速。

原來生活並不複雜,也不困難。只要調整自己的心態就好,國中時,總覺得上高中之後肯定會有什麼美好的事情發生,就算不是原本想讀的學校,也肯定可以有許多快樂的回憶,或許會遇見美好的愛情吧。

因為這麼期待著,所以當事情超出預期,就會有許多不應該有的情緒,喜歡大普,但認為大普喜歡安路時的掙扎跟自卑,跟大普吵架時的任性及傷痛,遇見學長之後的被包容跟寵愛,學長畢業之後被欺負、休學的慘澹記憶,大普回來陪著我從黑暗中走出來、學長的事件,和大普的約定…
許多許多事情,都已經成為遙遠的回憶。

我站在台上,對著底下的學弟妹們說:「我曾經以為自己無法從那樣的傷害中站起來,但一路上有許多人的幫助及陪伴,讓我可以站在這裡對大家說:『只要相信自己,就肯定可以做到』,以前有個學長對我說要當個對得起自己的人,今天我把這句話送給各位,希望大家在面對明天時,都能夠儲備足夠的力量跟勇氣,不論未來會有什麼傷害,都要努力去面對。三年級的同學們,畢業快樂!」

對著台下深深鞠躬,抬起頭來看見大普燦爛的笑容。

我也對他微笑。

這些日子以來,我們持續著國中未完的生活,時間一到就去買鉛筆,不過大普現在會用中性筆,我們還是一樣隨興地練習英文,還多了物理、化學、生物等各種不同的科目,他總是能隨時隨地想出各種不同的題目來整我,有時候算得出來,有時候根本理不著頭緒,我們還是會在公園散步,因為盪鞦韆已經因為損壞被拆除了,取而代之的是大型的溜滑梯,現在放學時間,孩子變得更多了,有時候我們會在那裡裝成外國人跟小孩胡鬧。

我想有時候改變也並非壞事,不是嗎?

或許有一天,我也可以變回當初的自己。

畢業典禮結束之後,我跟大普,最後一次沿著回家的路上緩緩走著,多麼希望可以永遠都這麼走下去永遠都不要到家,因為明天,大普就要飛回加拿大,一個遙遠得無法想像的土地。

「畢業快樂。」我拿出準備好的禮物送給大普。

「是什麼?」大普拆開包裝,是本日記本,他抬頭看著我。「日記本?妳老是喜歡這種古老的東西,現在這時代誰還寫日記。」

「有些時候我比較喜歡舊的東西。」我笑笑地對大普說:「更何況我們的白天跟夜晚是顛倒的,妳把日記寫滿之後帶回來台灣給我,我再幫你換一本新的不是很棒?」

「換日記本的成本太高了吧。」大普哈哈大笑。「謝謝妳。」

我們走到公園,這也是充滿回憶的地方,好的壞的,都在這裡成為過去。

「其實我也有東西要送妳。」大普拿出一個信封遞到我面前。

「是什麼?神神秘秘的?」我笑著接過,打開一看。

是機票。

我張大嘴看著大普。「這…」

「仔細看日期啊。」大普若有似無地瞄著機票。「別人送的禮物都不好好看。」

這才注意到日期,是明年的機票。

正想開口問大普時,大普搶著開口:「我說過給妳三年的。」

「大普…我們說好當朋友的。」我低著頭,有點錯愕,但又有點驚喜。

還有一點點因為學長而起的罪惡感。

大普看著我,突然猛地抱住我。「我不想等,從來都不想等,但我答應過妳!不過三年一到,不管妳想通沒有,覺得自己長大沒有,變堅強沒有,都給我乖乖地回到我身邊來!」

「大普…。」我莫名其妙地紅了眼眶。

「哪有人這麼任性的,自己說著要當朋友,都不管別人心情怎麼樣,都經過了這麼久,也不替我想想我的心情。我不知道妳還要把自己束縛在那些過去裡多久,可是我想要看見過去的妳,那個快樂、單純得有點笨的妳。」大普的擁抱,緊得讓人有點喘不過氣。「我已經不想只是當妳的朋友,我想站回以前那個位置,想用另外一種身份擁抱妳,請妳,回到我的身邊好嗎?」

捏緊了手中的機票,激動得不知道說什麼才好。「我…」


「什麼都不要說。」大普更用力地抱著我。「這就是我跟妳的約定。」

我抱著大普,眼淚慢慢地流了下來。「嗯。」

或許,時間經過,有些事情會改變,但是有些事情,不論經過多久,都會一直在那裡,等待。


我不會忘記,在黑暗得連我自己都快要忘記自己是怎麼樣的人那時,有一個人,一直選擇相信著我,並且默默地等待著。


直到最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玉米虫 的頭像
玉米虫

廖龘龘與玉米虫的遊戲區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