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這次霽永的經紀人沒有來,所以離開時他搭計程車去機場,本來霽永不想讓我跟著,說這樣回程我一個人他會擔心,但我信誓旦旦地保證絕對會安全回到家,他拗不過我,只好讓我跟著去。

行李依照藝人的標準來看不算多,大概三大皮箱,但光超重費就不知道要付多少。

去程的路上我們也沒什麼交談,不過他總是牽著我的手,彷彿要我安心般。

這是相處的最後幾十分鐘,分針每往前走一格,我的恐慌就開始多一些些。

雖然霽永沒有承諾過什麼,但我記得他說的每句話,那些話跟他創作的曲子,都會成為我的支柱,支撐著我在這條等待的路上繼續往前走。

或許將來我們都不知道會怎麼樣,但現在就是現在,手中的溫度是真實的,耳朵上的信物也是真實的。

或許不應該再貪求。

到達機場之後,霽永俐落地辦好登機手續,下雨的天氣,第一航廈有些滴滴答答的漏水,我拼命忍住分離的悲傷,吵著要他陪我喝最後一杯咖啡。

「以後還會見面,什麼最後一杯?」霽永露出一如往常的笑容,態度依然從容自若。

「希望你出道一切順利。」我拿高杯子。「乾杯。」

「這能乾杯的嗎?」霽永皺起眉頭看著還在冒蒸氣的咖啡。

我忍不住笑出來:「也對。」


喝完咖啡,時間也差不多,我送他往登機門前進,不能再牽著手,我拉開兩步遠的距離慢慢地走著。

分開的時候他戴上墨鏡回頭對我笑著揮手。

我努力地擠出笑容對他揮手。

接著,他轉身離開了,單薄的背影讓人不禁思索他如何承受每天訓練的行程,將來出道之後還會更忙吧。

未來有很多很多挑戰在等他,希望他能夠一一克服。

就這麼直挺挺地站在分開的地點,直到看不見他的背影,眼淚才掉下來。

但想起他說的話,又趕緊抬起手把眼淚抹掉,不可以哭。

「我們都有各自要努力的事情,請認真的把該做的事情都做好,到時再見面,才能對彼此有所交代。」霽永今天早上是這麼說的。

或許說出來沒人會相信,但我喜歡他的情緒,的確是在某一瞬間就突然發生,沒有任何預期,沒有理由,就這麼喜歡上他。

輕輕地摸著耳上的小紅寶石,微笑。

§

回程的客運時間好像過得特別漫長,去的時候感覺路程太近,沒多久就到了下車的時間,怎麼回程如此漫長?

雨還在下,雨滴打在車窗上讓眼前的景物變得模糊不清。

手機傳來訊息聲,是霽永,他寫著:「下雨的天氣要離開,眼睛也好像濕濕的。保重。」句末還加上笑臉。

看完之後我心裡暖暖的,簡單的回他:「你自己也要保重,不用擔心我,未來還很長。」

手機桌面是我跟霽永那天晚上的合照,兩個人都醜怪的扭曲著臉,每次看見都會覺得很好笑。

轉念一想,暑假沒幾天就要結束,自己也該準備迎接高中生最黑暗的高三生活,開始好好唸書才是。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有各自的目標要達成。

等我有天達成自己的目標,也可以驕傲地對霽永說自己也像他說的一樣堅持到底把事情做好了。

回到家,檢視自己今年暑假要做的事情:

一、複習高一至高二課業

二、自己旅行兩天(好吧一天也好,就是去體驗)

三、要認識新朋友

四、什麼都好,努力認真一次

在一跟三的地方打上勾,猶豫著該不該在第四個選項上打勾,認真地喜歡霽永這樣算數嗎?好吧應該算是吧,接下來就是旅行。

剩下沒幾天的暑假,應該去哪裡好呢?

打開電腦正想要查資料,手機響起。

「哈囉。」

「不要哭了。」李思源劈頭就這麼說,我反而笑出來。

「哭?怎麼會呢?」

「韓國人不是今天回去嗎?依照妳的個性,這時候妳應該很傷心的在哭才對啊。」

「我已經變得很堅強了啦!」

「是喔,這麼堅強喔。」李思源調侃地笑著。「要不要出來晃晃?」

「不了,下雨天不想出門。」

「好吧,不要假裝喔,難過要說出來,雖然我還是討厭韓國人,但朋友難過,我是不會見死不救的。」

「你成語怎麼亂用一通?」

「哈哈。」

收線之後想著李思源真是一個好朋友,無怪乎范佳這麼喜歡他,說到范佳家,也是有陣子沒有她的消息,剛剛忘記問李思源跟她發展到什麼地步。

帶著惡作劇的心情,撥了電話回去給李思源,他一接劈頭就說:「就叫妳不要逞強,不過現在打來還來得及,本人暫時沒有約其他的妹,可以陪妳去散心。」

「不是啦,我是想問你跟范佳家怎麼了?」

「我?!」李思源突然爆氣:「我還能跟她怎麼?她煩死人了啊!」

「怎麼?」

「每天打電話來問我餓不餓,無不無聊,要不要出去吃飯逛街聊天買東西。」

「這不是很符合你的個性嗎?你不是最愛吃飯逛街聊天買東西嗎?跟你的興趣完全一致啊。」

「一致是一致,但是我不喜歡她啊。」

「你又沒給她機會。」

「我為什麼要給她機會?!」

「喜歡一個人的心情是沒有錯的啊。」

「為什麼她喜歡我我就要回應她?!」聽起來李思源真的火氣上衝:「我也有不想被喜歡的自由好嗎?我有我的生活,跟她的生活完全不同,她的喜歡對我來說只是困擾。」

「但…」還想說些什麼,但李思源完全不給我機會。

「妳不要管這件事!」講完之後李思源掛我電話。

這是他第一次發脾氣到掛電話。

有點嚇到,為什麼反應這麼大,我只是因為自己最近覺得得到回應很幸福,所以想要勸李思源不要把佳家想得太壞,畢竟也只是一個高中女生,喜歡不就是喜歡,哪能有什麼樣的壞心眼呢?

對女生來說,喜歡一個人要說出口,需要很大的勇氣。

李思源為什麼要把事情想得這麼不堪?

想想沒答案,卻不知不覺又打開訊息,看著霽永傳給我的字句,楞楞地發起呆來。

怎麼他才回去幾小時,飛機都還沒降落,我卻已經這麼想念他了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玉米虫 的頭像
玉米虫

廖龘龘與玉米虫的遊戲區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