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卷改完傳回來之後,我看著上面的分數嘆氣。

唉,函數真的跟我很不合。

前面同學傳過來一張考卷,一看名字,陳伯符,分數:100。
100!我忍不住瞪大眼睛,然後看著還趴在桌上睡的陳伯符,為什麼他一直睡覺只寫五分鐘竟然可以考一百!

人生真的有很多不公平的事情,唉,今天早上嘆的氣夠多了,還是別再自怨自艾。

我這次學乖了,不吵醒他,直接把考卷放在他頭上,不給他機會發脾氣,這次沒有尺可以讓他發洩,萬一他折斷我的手,我就糟糕了。
老賈檢討完考卷之後開始他一貫的早晨訓話,接著是正課,數學課還是一樣這麼不得人心,不過大致上同學們都還算認真地抄著筆記。

為什麼數學跟韓文不一樣呢?韓文我學起來就很開心很有興趣也學得還算不錯,但數學真是很難相處,不論花了多少時間去試圖瞭解它,最後都很難收到成果。

望著自己密密麻麻的數學筆記,寫是寫了,但懂得的部分真的不多。

班上很多人都去補習,但我不喜歡補習班那種氣氛,幾百個人在同間教室裡,光是空氣,聞起來都像要讓人窒息的壓迫。
所以儘管李思源遊說著說補習班那種教學法真的比老賈的教法容易懂,我仍然不願意踏進補習班。

「喂!」放在陳伯符頭上的考卷被一隻手拿起來。

他坐起來面無表情地看著我:「妳放的?」

「…是。」我有點困難地點頭。
「為什麼不叫醒我?」

『我怕手被折斷…』本來想這麼回答,但還是怕手被折斷,所以就回答:「你在睡…。」

「喔。」陳伯符拿著考卷看了一下,又瞄了我垂在桌邊的考卷上露出的分數:「68?叫妳抄妳不抄。」

趕緊把考卷抽出來塞到抽屜裡,嘴巴裡唸著:「就算抄了也不是我自己的分數。」

「也是。」陳伯符聳聳肩。「笨沒藥醫,妳繼續。」
這回話真令人為之氣結。

「柳筱青,不要跟新同學猛聊天,也專心看一下認真上課的老師我好嗎?」老賈突然拿粉筆指著我這方向:「下課再跟新同學培養感情也不晚。」

全班同學都哈哈大笑地往我這邊看,我臉開始熱起來,覺得被老賈點名很丟臉。

陳伯符翹起二郎腿滿臉無聊地看著桌子上的課本。「白癡…。」

唉,我又嘆了一口氣。

這些年來自己在班上總是安靜而沈默,下課也頂多跟李思源說說話,沒想到高三才剛開學沒多久,就獲得老師和同學的關注。
實在不是什麼好事情。

好不容易挨到了下課鐘聲響,想要找李思源抱怨一下,結果他不知道人到哪裡去了,只好走出教室外透透氣。

其實教室裡四十多個人的數量對我來說已經是太多,還是不喜歡人多的地方,還是覺得壓迫感很重,總是會想起小時候不好的回憶。

很怕被眾人注目,成為目光焦點的那種壓力。
不曉得霽永要怎麼面對這種壓力,要成為藝人的人,抗壓性要比任何人都來得更強大吧。

不知道霽永回信了沒有?

下意識地摸著耳環,希望可以給我帶來力量。

下課時間雖然只有短短的十分鐘,但好多人把握這時間,或者是到操場上丟兩球,到福利社胡亂吃個肉包,對大家來說都是放鬆的方法。

在樹蔭下緩緩地散步,樹跟青草的氣息總是可以讓我心情穩定下來。

不知道此刻霽永正在做什麼?練舞嗎?錄歌嗎?還是正在跟經紀人或團員一起討論行程呢?

正在思考,卻看見眼熟的身影出現在前方,正往垃圾場移動。

陳伯符去垃圾場做什麼?不可能會是倒垃圾吧。

出於該死的好奇心,我跟著他後面走過去,走到垃圾場,我掩住鼻子,剛好看見陳伯符踩著超大垃圾桶往圍牆上跳。

「你幹嘛?」我心直口快地問出口,一說就後悔了。

只見陳伯符帶點驚訝的眼神一閃即逝,接著又是那副無所謂的臉:「肚子餓,去吃點東西再回來。」

「學校裡也有東西吃。」

「難吃。」陳伯符講完後,身手俐落地翻牆出去。

「喂…」來不及叫住他,捏著鼻子往回走,走沒幾步上課鐘響起來,只好認命地奔跑回教室。

到教室的時候剛好歷史老師走進去,我趁著起立敬禮的時間差趕緊溜進教室裡。

歷史老師看著陳伯符空盪盪的座位也沒有說什麼。

這些老師對於他的行為好像都有點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寬容,他上課公然睡覺老師也都不太會叫他。

難道是有特權嗎?

算了不管他,還是認真上課比較實際。

結果這天一直到放學,陳伯符都沒有再回來,他的書包還掛在桌邊孤單地等待著。

整理好我自己的書包,轉頭搜尋一同回家的伙伴李思源,他又消失了,怎麼回事?

走到校門口終於看見李思源跟范佳家正並肩走著。

感覺有點失落。

幾年的朋友,昨天還在關心自己的人,結果今天就從生活裡消失。

結果今天跟陳伯符說的話還比跟李思源說的多,真是世事難料。

回到家之後,隨手打開電腦,期待已久霽永的回信,終於來到了。

◇24

信件一打開,霽永笑開懷的照片映入眼簾,頓時讓有點陰雨的心情突然放晴。

信裡先問我最近好不好,接著交代他現在開始會很忙,可能沒有很多時間回信,不過只要是我寄的信他一定都會看,也說我可以隨時上推特看,他會盡量抽空更新,不過前提是我要好好地把韓文學好,因為很多時候他都會使用韓文來書寫。
字句不是非常多,但卻讓人覺得安慰跟溫暖。

跟霽永間的關係既讓人期待卻又不應該期待,但每次摸著耳環就會想起他說的話。

「不能說喜歡,也不能說不喜歡。」這是霽永說的,我永遠會記住,不論是真是假,對我來說都意義非凡。

傻也好,單純也好,只要相信他,或許夢想有天會變成真實也說不定。

反覆看著霽永的信,突然覺得自己好像可以就這麼一個人支撐著。

思索了一會兒,回信給霽永,習慣性地開始近況報導,雖然不知道霽永有沒有興趣,不過寫出來我自己也比較輕鬆。

「霽永,

收到你的信很開心,謝謝你記得和我之間的約定。

本來以為那些事情都會隨著你回國而漸漸地被淡忘,不過你回的信給了我勇氣跟力量。

不論將來如何,我都一定會支持你。

談談我最近的生活吧,開學沒多久,班上轉來個奇怪的同學,座位被安排在我隔壁,但第一天相處就折斷那把我用來畫重點的小熊尺。

接著,第二天他翻牆出去就沒回來上課。

第二件事是很好的朋友竟然跟他口口聲聲說討厭的女生有說有笑的走進教室,放學後還忘記我們總是一起走路到車站,跟那女生並肩離開。

世界變化得好快啊,霽永。

原本以為永遠會存在的東西可以一瞬間就消失無蹤。

有點失落,不過接到你的信讓我恢復了好心情。

謝謝你。希望你出道大發!大發!
筱青」



因為最後一句想寫韓文以表示誠意,在網路上尋找好用的韓文輸入法,研究了好一會兒才寫出這句,看來我還是要多學習才行。

按下傳送把信件寄出,連上霽永的推特。
看來也得申請推特帳號,研究一下怎麼用才行,平常打開電腦大概都看看網頁,偶爾跟朋友用MSN聊天也就是全部。

推特雖然是英文介面,但稍微瞭解之後也很容易上手,於是我也加入推特一族,開始關心霽永的推特更新。

最近他更新得蠻勤的,不過每天的場景都是錄音室或舞蹈室,有時候放的是一身汗水的樣子,有時候則是在錄音室睡著的臉龐,但不論是哪種相片,只要是有拍到耳朵的,我都可以看見那枚和我相同的寶石掛在霽永的耳骨上。

這種感動,我真的無法形容,每次看見都想要落淚。
照片裡除了霽永,其他團員們也常常是一副累慘的模樣,但儘管身體疲憊,臉上的笑容呈現出來的卻都是滿足,可能是夢想隨著發片而一步步接近,那種起雞皮疙瘩的興奮感肯定可以讓他們忘卻滿身的疲憊。

每一篇心得都有好多人回文,但因為大部分都是韓文我還看不太懂,真的得好好加強自己的韓文才是。

遇到霽永之後,好像人生目標也慢慢浮現出來。

喜歡一個人的心情,原來可以成為自己生活的原動力。

有好多好多話想對霽永說,但又怕說出來之後會成為霽永的負擔,現階段他最重要的事情不是愛情,而是他最重要的音樂。

在相處的短暫時光中,我清楚地瞭解到音樂在他心中的重要性,他曾經說過沒有音樂的自己就像沒有靈魂,「像是死掉的自己…」那時候他這麼說。
所以能夠得到這枚耳環,對他來說,已經是極限的表達了吧。

我會好好珍惜這一切。

看著看著,霽永又更新了自己的推特。

他這麼寫著:「有時候壓力很大,心裡會突然湧現放棄的念頭,雖然只是一瞬間,也讓人覺得自責。因為一放棄,就什麼也沒有,那些努力全都會消失不見,沒有人看見你過往的努力,只會看見你決定放棄,所以我死也不會倒下。」

這幾句簡單的文字,讓我紅了眼眶。

霽永到底是怎麼樣在過生活的呢?好想知道,好想現在就飛到韓國去,跟隨著霽永度過這些疲憊的日子。

於是默默地回了文章:「只有堅持,才能讓你的光芒變得燦爛耀眼。」

幾分鐘後他沒有回,我就關掉電腦開始複習今天預定要讀的進度。

人生要做的事情非常多,我不能只是在原地等待,我要追趕上去,無法在音樂上給他任何幫助的我,只能默默地做好自己該做的事情。

這種遙遠的想念,雖然是煎熬,但在煎熬之外,還是要具體地去做些什麼來彌補這種痛,與其浪費時間不斷地難過,不如就打起精神來把霽永交代給我的功課做好。
前面雖然有許多不可預知的事情,但霽永告訴我不必去擔心什麼,只需要把現在該做的事情做好,沒有現在,就沒有將來。

手機響起,顯示來電是詭異的一大串號碼,狐疑地接起來之後,聽見霽永的聲音:「睡了嗎?」

一瞬間我的眼淚不受控制地流下,刻意地壓住自己激動的情緒說:「還沒,怎麼會打電話來?」

「謝謝妳給我的鼓勵,我看見了。」

我能想像電話那端霽永依然溫暖的微笑:「不客氣,我剛好要複習韓文…」

握著手機的手顫抖著,聽著霽永的聲音,心情慢慢地穩定下來,大概聊了三五分鐘後霽永說要回宿舍先這樣,下次再聊。

收線之後我仍然盯著自己的手機,不敢相信霽永竟然從遙遠的那端打電話來給我。

這應該代表我在他心裡還有點位置吧,應該可以這麼期待著吧?

把頭抵在手機上,剛剛應該錄音的,這樣就可以反覆播放,反覆聽著霽永溫柔的聲音對我說謝謝,說他最近的生活…。
按下播放鍵,霽永的音樂開始在小房間裡流洩著,還沒配上完整歌詞,有時候霽永會哼個幾句,有時候只是用反覆的一句英文不停地哼唱著。


這是霽永臨走前交給我的CD,他說等配上詞之後會更棒。

我好矛盾,既希望大家都欣賞他的音樂,讓他獲得肯定,又怕他真的受喜愛之後會有更多粉絲,會接觸到非常多優秀的女生,會有更多更多的人愛他…光想都覺得恐慌。

霽永的推特又更新了,這次只有一張照片,是他耳骨上寶石的特寫。

看著這張照片,我又哭了起來。

不需要說任何話,不需要做任何事情,只是一張照片,就輕易地平撫我的恐慌,讓人平靜下來。

他讓我知道,要全心去相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玉米虫 的頭像
玉米虫

廖龘龘與玉米虫的遊戲區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