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家門口,陳伯符拿下安全帽好像還有什麼話要說,但我立刻迅速地跟陳伯符道別奔跑進來,一點都不想再多跟他廢話。

剛到家還沒來得及打開電腦,手機就響起來。

胡亂從書包中翻出手機:「喂。」

「妳不是說到家要打電話?」

「啊!」手機拿開一看名字:李思源。「對不起,不過我也是現在才到家。」

「妳回家需要兩個多鐘頭喔?我都下課回到家了。」

「不是,我在路上遇到…」講到這裡我停住,講了這個,是不是就要把後續的事情也說出來?

「遇到誰?」

稍微遲疑一下子,還是說出:「陳伯符。」

「遇到他又怎麼樣,跟他說再見不就好了嗎?」

「本來是這樣想的,但是後來…」

「妳什麼時候講話變得會結巴?」
「反正他後來找我一起去吃飯。」把手機開擴音放在一旁,趕緊快手快腳地打開電腦,鍵入密碼。

等下霽永的推特會不會更新呢?

等下應該怎麼跟霽永說呢?終於出道了最近應該很辛苦吧?聽說在拍MV,不知道拍好了沒?宣傳照我在網路上看到,非常帥氣呢。現在還聽著你的音樂,可以讓我放下一整天的疲倦。

覺得自己跟霽永講話變得撒嬌,是不是太過一廂情願了呢自己。

「妳有沒有在聽啊?」李思源的聲音突然打斷我思緒。
「啊,有啊。」我心虛地回答,其實剛剛他說什麼都沒在聽。

「那我剛剛說什麼?」

「我覺得很好啊。」我胡亂掰。

「就說妳沒在聽,我還聽到鍵盤的聲音,妳不要假裝了,說,到底跟那個不良少年去哪裡?」

「去『角落』義大利餐廳吃晚飯。」

「吃這麼好,他想做什麼?」

「唉唷反正不是你想的那樣,他其實也是很需要朋友的。」

「妳又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又怎麼知道他需要朋友,就算他需要朋友,他為什麼不來找我吃義大利麵。」

「你又沒有對他表示善意。」

「那這麼說來妳有對他表示善意囉?」

「總之事情不是很複雜,不要多想,就這樣,我得先去洗澡睡覺了好累喔。」

「我還沒問完…」李思源大叫。

「晚安晚安。」我趕緊切掉電話。

霽永的推特放了張照片,照的是他的手機,而文字寫著:「電話打不通。」

發文時間:三分鐘前。

心一驚,難道說的是我的電話嗎?

顧不得國際電話費驚人的費率,我趕緊撥了霽永的號碼。

電話接通後,每聲鈴響都考驗著我的心臟,期待他接起電話,卻又怕接通之後不知道要說什麼的尷尬,是不是不應該這麼衝動?

就在我想要切掉的時候,電話通了,霽永溫柔的聲音傳進耳裡,他用韓文說著:「喂?」

「晚安,我是筱青。」

本來有點忐忑的心情在聽見霽永的聲音之後全都消失了,只剩下被平撫的情緒,像被輕輕柔柔的風吹撫著的感覺。

「剛剛看了你的推特…」有點難以啟齒,萬一他說的不是我,不就很尷尬。

「嗯,妳電話打不通。」

真的是打給我的,好感動。

於是我跟霽永說剛剛是在跟同學討論事情,然後聊到他出道的狀況,他說最近每天都在上節目,電視節目、談話節目、遊戲節目還有廣播,每天行程都滿滿滿,回來宿舍還要回覆歌迷的問題,有時候還要自己錄影錄音給粉絲。

「還好嗎?」很難忽略霽永聲音裡濃濃的疲倦。

「很好,市場反應還不錯。」

「不是,我是問你還好嗎?身體受得了嗎?」

「可以,妳不用擔心,期待這麼多年的事情變成現實,我連睡覺都在笑。」

跟霽永大概聊了十幾分鐘之後掛掉電話,還握著手機發呆,我沒問過霽永我算什麼,普通朋友也是會這樣通電話彼此鼓勵打氣的不是嗎?

我是普通朋友還是特別的人呢?

這問題我一直想從霽永口中聽見他的答案,卻又不敢鼓起勇氣真的去問答案。

只能這樣慢慢耗著,等有天答案自己浮現出來。

「我很想你。」其實我想這麼對霽永說,但最後沒有說出口,不確定自己的身份是不是可以說出這樣的話。

就算想念,但人在遙遠的海洋那端,無法見面。

霽永也沒辦法跟我視訊,能有時間講話已經是奢求了,怎麼能要求他這些呢?

不知道他會不會也想念我呢?想念在台灣的這個鄰居不知道有沒有認真的讀韓文,回想起來我們相處的一切都是他在給予,給我他的音樂,給我他的韓文,給我他的和煦跟溫暖,而我無法想起來自己給了他什麼。

閉上眼睛,回想著跟霽永相處的點點滴滴,哼起他寫的旋律,希望能感覺到他就在身邊的假象。

為了霽永,我得更努力才可以。

看了霽永的推特,他簡單地道了晚安,我也在心裡跟他說晚安。

希望這聲晚安,可以跨越過距離,去到他身邊。

拿出韓文課本攤開來,上面標註著的字句,有我的字跡,也有霽永的字跡。

現在擁有的這些,永遠都不會消失。

而將來會擁有些什麼,就得靠自己努力去創造。

這是霽永說的,我把它寫在自己的課本裡,每次翻閱,都是對自己的激勵。

把這樣無盡的想念,化成動力。

有天,希望可以光明正大地在霽永身邊陪著他。

霽永說過喜歡看滿天的星星,約定好了以後要一起去看最美麗的星星…。

啊!

腦中突然閃過一個念頭,我拿起皮包,頭也不回地往外衝。

如果可以,為他編織小小的、可愛的夢或許是我現在能做的事情吧。


◇30


忙了好幾個晚上,上課的時候猛打瞌睡,眼圈也變得跟貓熊一樣黑漆漆,終於完成要送給霽永的禮物。

放學後趁郵局還沒關門前去把包裹掛號寄出,單據上寄達地寫著韓國首爾。

拿著這張單據,突然覺得好有成就感,回家路上的步伐也變得輕快起來,生平初次覺得只是付出也很幸福,原來真正喜歡一個人的時候可以不求回報地去付出。

不知道幾天後可以到霽永的手上呢?他拿到後又會是什麼樣的表情呢?

好希望東西快點飛到韓國送到他的手上。
走去公車站牌的路上,我自己一個人看著收據傻笑著。


「自己一個人在這裡花痴笑什麼?」

聽到聲音猛一回頭,看見了語不驚人死不休的李思源,他正掛著招牌的挑眉表情看著我。

「我做了禮物寄給霽永喔。」把手上的單子拿到李思源面前。

「那~麼厲害,做了什麼?」李思源學電視上某廣告的奇怪語氣說著。

「秘~密。」

「我才不想知道。」

「不想知道還問!」我看了一下四周。「今天怎麼沒跟你的神秘愛人:范佳家一起出現呢?」

印象中他們兩個人這陣子都黏在一起,感情如膠似漆突飛猛進。

「我們現在在冷靜期。」

「冷靜期?已經過了熱戀期了喔?」

「哪裡有熱戀過?」

「不是天天都膩在一起嗎?」

「這就是所謂的距離營造美感,沒有距離,自然就毫無美感了。」李思源說得好像自己對戀愛很老成的樣子。

「我還以為你們會在一起說。」

「根本沒有在一起的意思啊,我想要的愛情不是這樣的。」

「那你想要的愛情是怎麼樣的?」

「就…」李思源難得語塞:「大概就是更自然些的相處吧。」

「搞不懂,范佳家那麼喜歡你,你們明明也相處的很愉快,為什麼不在一起呢?」

「妳不要想得太簡單,愛情不是只有喜歡而已,還有更多其他的問題。」

「還有什麼問題?」如果喜歡不夠,那還要什麼?

「比如說妳跟那個韓國人,就絕對不可能的。」李思源看著我,小心翼翼地說出口。

我心裡震了一下,儘管知道這句話實話成分居多,卻還是難過地想問:「為什麼?」

「雖然妳很喜歡他,他或許也有可能喜歡妳,我說的只是或許,更慘的是對方根本沒有喜歡妳,只是把妳當成來台灣交的朋友,好吧,就算他真的喜歡妳,妳們一個台灣一個韓國,他又是出道的明星,這看過偶像劇的都知道妳們一定會被拆散的嘛,而且他接觸的世界那麼大,女
明星多如牛毛,少女時代每個都那麼正,他怎麼可能會選擇跟一個距離又遙遠、環境差異又那麼大的人在一起呢?」李思源講話的口氣很溫柔,可能是刻意不想讓我太難過。

我沒有回答,無法用任何字眼來辯駁。

因為心裡清楚他說的每個字都是事實,只是我不想承認。
每個人的心裡都可以有個夢想,也編造浪漫美麗的愛情。

懷抱著這種美麗的夢繼續活下去也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或許有天我會看開,或許有天我們真的會在一起,或許世界末日來臨我們都要死,有太多的可能會發生,與其想著痛苦的事情,不如想著快樂的事情吧。

「我也知道距離遙遠,我也知道我們差異太大,但是我真的很喜歡他。」總覺得如果連我自己也不相信自己的話,跟霽永就真的不會有希望。「謝謝你的關心,但我相信不管最後如何,我一定會很開心自己曾經這麼喜歡過一個人。」

「大家朋友一場,我也不願意看見妳受傷,我總覺得韓國人不能相信啊。」李思源搖搖頭。

「沒關係啦,就算受傷了,你再幫我擦藥好了。」雖然嘴巴上這麼說,但心裡有點不開心,韓國人又如何?台灣人也有壞得要命的,亂歧視別人好嗎?
「我哪裡有那種空閒時間幫妳療傷,我很忙的,一堆妹巴在我大腿上,甩都甩不開呢,下次妳看見的話,幫我踢開幾個。」


「妳跟范佳家真的沒有了喔?」我趕緊轉移話題:「她不是真的很喜歡你嗎?」

「再喜歡又怎麼樣,當對方擺明了喜歡別人的時候,還不是只能放棄。」

這句話意思是…?

我瞪大眼睛看著李思源:「哇!所以你有喜歡的人喔?怎麼都不說?」

「說出來也沒有用,妳也不能幫忙。」

「不一定啊,快告訴我。」

「才不要。」李思源突然轉頭看著馬路:「啊,妳要搭的公車跑掉了。」

我跟著轉頭,果然看見自己要搭的公車從眼前絕塵而去。「啊!你怎麼不說,這班公車很難等。」

「我只比妳早一秒看見,妳自己要等公車的人不好好注意。」李思源拍著肚皮:「既然都跑掉了,不如去吃飯吧,肚子有點餓。」

說到這個,的確是有點餓沒錯。「好吧。」

前往覓食的路上,李思源倒是把范佳家的事情簡略交代了一下,他其實曾經有被范佳家感動過,也想過是不是應該回應女生這份感情。

「但是感動歸感動,雖然心裡很感謝對方這麼喜歡我,但我就是沒辦法和她在一起,不論她為我做什麼對我多好,終歸都只能說謝謝,無法再給予什麼,長久下來,對方肯定會覺得為什麼我都不回應她。」李思源邊啃著大熱狗邊說:「一直給予的人很辛苦,但接受的人也不見得心裡輕鬆。因為我知道佳家期待著我對她說些承諾,希望我真的能說出喜歡她,請她當我女朋友這樣的話,但我說不出口,我能做的就是維持目前的友好關係,但這樣又顯得我很自私,只想享受對方對我的好,卻不想回報。但感情的事情,怎麼能用回報的,應該要發自內心喜歡她吧,
佳家有天發脾氣問我她算什麼,我回答朋友,所以她生氣了,覺得我在利用她,但事實上我所能給予的,就只是朋友之間的喜歡,再多我也沒辦法。」

「這樣…真的很無奈。」聽著聽著我自己都覺得難過起來。


是啊,單純的喜歡一個人是很難的事情,很難不去期待對方對自己有所回應的畫面,很難只是保持朋友之間的友好關係,很難不希望對方也一樣喜歡自己…。

談戀愛,有好多太難的事情。

連只是高中同學的范佳家跟李思源,都不能夠單純的談戀愛,那身為偶像的霽永跟我之間呢?怕只是一場更不可能實現的夢吧。
我總覺得自己好矛盾,我想要相信自己,卻又隱隱覺得不可能。

如果能有一個承諾就好,如果能有霽永的承諾,或許我就能夠支持下去,就能夠繼續懷抱著這樣美麗的夢想,在海洋的這端繼續喜歡他。

突然明白了范佳家的心情。

那是我們對於愛情的期待跟夢想,只要幾個字就可以讓我們安心下來的魔法。

「我喜歡妳」。

什麼時候,可以等到呢?

跟李思源吃完飯回家的途中,坐在公車上翻出收據反覆看著,不斷地思索著這個問題,我可以一直付出而不去期待回應嗎?

在毫無承諾的狀況下,能喜歡霽永多久呢?
創作者介紹

廖龘龘與玉米虫的遊戲區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