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陳伯符突如其來的這番談話,我是一點心理準備也沒有的。

他說完之後態度一點也沒有變,繼續跟我散步回教室,放學時陪我到校門口等我爸,我們依然聊天,只是我覺得抱歉。

浪費了他的喜歡,他這番心意,應該要留給更值得的人。

回家之後又跟柳知瑩起了小衝突,我覺得自己現在也變得任性起來,我也是這個家的孩子,而且還是大姊,憑什麼我要聽她的話?最近常有這樣叛逆的想法,並且付諸實行,所以我想看什麼電視,我就搶遙控器,吃飯時我就先夾自己喜歡吃的東西。

我知道自己變了。

或許是因為之前總是忍讓,所以現在想大鬧一場,還是我想藉此發洩感情上的受挫,我自己也不清楚,在家裡,我是一天比一天更任性了。

今天洗完澡之後回到房間,正準備開始複習今天的功課時,手機在書包裡震動起來。

應該是陳伯符吧,我想。

拿出手機一看,霽永。

頓時,拿著手機的手開始顫抖起來,這是霽永,朝思暮想的霽永。

「喂?」我努力讓自己的聲音不要發抖。
「筱青,好久不見。」霽永招牌的溫柔嗓音,再一次聽見依然讓人那麼想念。

我好軟弱,聽見他的聲音之後,那些怨懟什麼的,全都消失到九霄雲外去。「好久不見。」

「身體好起來了嗎?」

「現在還不能正常走路。」本來想說要用柺杖走路,但想不起來柺杖的英文怎麼說。

「放心,只要好好照顧,會慢慢恢復的。」

「霽永…」我舔了舔發乾的嘴唇。「我出院那天有打給你,為什麼沒有回我電話?」

「什麼時候?」

「大概上星期吧。」

「我們最近因為一輯的反應不錯,公司要我們開始製作二輯,所以這陣子幾乎都睡在公司,醒來也都在錄音室,可能我太累沒注意到手機。」

「可是你推特都有更新,而且都是跟女生的合照。」我知道吃醋這件事對情侶之間的相處來說不是好事,但心裡有結打不開的感覺真的很難受。

「推特是因為公司的人現在會幫忙上傳照片,有時候不是我弄的。合照是因為那天我們在夜店裡拍MV,所以會跟當時裡面的客人,還有些是我們公司的後輩一起照相。」

「你身邊有很多漂亮女生,你為什麼會喜歡我?你真的喜歡我嗎?為什麼我受傷你都沒有關心我?」

「筱青…妳怎麼了?」霽永語氣有點擔憂。

「我們根本沒有辦法見面,你那麼忙,連電話也很少打來,我一個人在這裡,什麼也沒有,只能在這裡每天楞楞地等著你的電話,我覺得自己好悲哀。」

「筱青,對不起…」

「你不要說對不起,我只是想要你讓我有點安全感,我看著那些照片心裡好難受,你身邊都是些漂亮的人,華麗的世界,我只是在台灣一個普通的高中女生,不會化妝也沒有什麼優點,你為什麼要說你喜歡我,而且說了之後又不理我,這樣不如就讓我一直當暗戀你的人不是更好?」我
快要不知道自己要表達什麼,只是不斷地把情緒發洩出來。

「筱青,妳先不要哭,聽我說好嗎?」

「我覺得好累,沒有人要支持我跟你在一起,大家都說你是明星耶有天一定會不要我,你在韓國我在台灣,你沒有時間飛過來,我現在腳又受傷,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恢復正常,我那麼脆弱的時候,你只說了要我休息,卻連通電話也沒有打給我,我都不知道你這樣叫什麼喜歡,我不想要這樣的喜歡。」

電話那端沈默了一會兒之後,霽永說:「妳覺得我們這樣妳無法接受嗎?」

「你為什麼不來陪我?」

「妳知道我有工作,還記得我對妳說過我的夢想嗎?現在我好不容易就要進入夢想裡面,所以我不會放棄的。」

「所以你可以放棄我?」

「這不是同一件事,筱青。」

「我覺得好痛苦,我不想繼續下去,當情侶不是應該要約會要一起出去玩嗎?我卻連你的電話都打不通,連你的聲音都不能聽見,我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我是什麼?」我哭得連話也說不清楚。「我不想要你的喜歡了。」

「筱青…其實今天打來是看見妳的推特,想要來跟妳解釋一下,但我也不太需要解釋什麼,我的生活目前就只有工作,我以為妳瞭解我的,我曾經那麼樣地對妳說過我的堅持是為了什麼。」我聽見那頭傳來霽永深呼吸的聲音。「不過,如果這樣讓妳覺得痛苦,覺得不能接受,我會尊重妳的決定。」

「霽永…」我有點後悔自己說出那樣的話:「不然你以後天天打電話給我,有空就來台灣好嗎?」

「筱青,如果我現在勉強答應妳,以後又做不到,不是更傷害妳嗎?我不能保證我做不到的事情,我目前的生活會以工作為重心,這點不會改變的。」

「我只是需要你關心我,我需要知道你真的喜歡我,不是像書裡寫得一樣只是為了尋找創作的靈感而喜歡一個人。」眼淚好像壞掉的水龍頭一樣,不斷地流出來。

「就算我沒有打電話,我依然是關心的,妳為什麼不相信我呢?」霽永的聲音依然不慍不火,只是多了點無奈。

「只是相信,真的就能夠讓愛情持續到永遠嗎?」

「筱青,妳現在不夠冷靜,等妳平靜下來,我們再談這件事情好嗎?」
我堅決地搖頭:「不要,我不要。你告訴我,我算什麼?如果我們要見面很難,要講電話又要等你有空,我一直在無止境的等待,這讓我覺得很不值得,我不想要被這樣對待,你不可以這樣對待我。」

「筱青…」霽永最後說:「我只能說,我會尊重妳的決定。」

為什麼還是這樣?為什麼連哄我的話都懶得說呢?

就算是謊言,就算你做不到也沒有關係,只要說你會每天想到我就打電話給我,會找出空檔時間來台灣,就算要等待很久,我也可以支撐下去,為什麼要這麼冷靜地說你會尊重我的決定?!我這麼難過,難道你一點都不能感同身受嗎?

「那我不想要喜歡你了。」我賭氣地說出這句話。

「我知道了。」這是霽永說的最後一句話,還是一如往常的溫柔語氣:「晚安,要照顧自己的身體好嗎?」

「你不是真的關心吧。」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講出這樣的話,但話說出口也收不回來。

掛掉電話之後,我靠在枕頭上不斷地大哭。

知道最後終究要走到這一步。

不論彼此多喜歡,我跟霽永終究是兩個世界的人,就像進到奇幻世界的愛麗絲,終究還是要回到原本生活的世界,不能永遠待在那裡的。

他在光鮮亮麗的舞台上,擁有許許多多人的愛,無法屬於我一個人。

我自私的想法限制了他,也讓他覺得痛苦。

更痛苦的,當然還有我自己。

所以,或許就痛這麼一次,痛完之後,就可以離開童話世界回到現實裡了。


◇48

哭了一整夜,隔天早上起床媽媽嚇一大跳,質問我昨晚都在做什麼,我沒敢回答她,怕一說眼淚又要潰堤。

去到學校的時候,陳伯符看著我,只是搖搖頭:「王子的事?」

「我已經離開童話故事,現在不是書裡的人了。」我淡淡地說:「如果曾經有過那一點點夢想,可能也是因為覺得愛情偉大到足以凌駕一切,但其實現實才是最重要的,愛情之於生活不過是一種可有可無的調味料吧。」

「變得悲觀了?」陳伯符陪著我進行早晨的散步。

「不知道,或許吧。」

進到教室之後看見李思源,心裡還是覺得有疙瘩。

我走到他面前,突然用力拍他的桌子:「你這脾氣要發到什麼時候?」

陳伯符站在旁邊也被我的動作嚇到。

李思源抬起頭,有點生氣地問我:「妳做什麼?」

「是男人就不要生這種小家子氣的氣,不過是一場音樂會忘記去,你這輩子又不會只有一場音樂會,人的夢想那麼大,難道你不能把眼光放遠一點嗎?」

「妳…」李思源想說什麼,又看見大家的目光全往我們這裡集中起來,就有點語塞。「都過那麼久了我早就忘記這件事了。」

「那你是在氣什麼?!為什麼不肯跟我說話,我變成這樣你也不關心我,你以前是我最好的朋友,是我高中時期第一個好朋友…」自己最近淚腺好發達。「你可不可以繼續當我的好朋友,你不要生氣了好不好?我真的很不喜歡每天看見你,你都假裝不認識我的眼神…」

李思源看我這樣哭,好像也有點動搖:「幹嘛這樣哭啦,我就說我們還是朋友,我沒有不理你,是妳都不跟我說話,我才沒有跟妳說話,妳不要想太多啦。」

「你都不理我,是你先不理我的!」我覺得任性是種一旦啟用了就關不掉的功能。

「好啦對不起。」李思源從抽屜抽出衛生紙要幫我擦眼淚。「不要哭了很丟人,妳這樣大家會以為我對妳做了什麼始亂終棄的事情。」

「喂,那是我的工作,輪不到你來做。」陳伯符一把搶過李思源手裡的衛生紙塞到我臉上來。

「又不關你的事。」李思源繼續抽衛生紙遞給我。

「這段時間裡,你不知道的事情可多了。」陳伯符沒變,他對李思源講話還是一樣那麼機車。

眼看他們之間的氣氛一觸即發,老賈又非常識相地走進教室解圍。

淚眼汪汪地回到座位上,想起昨晚的事情還是好難過,我是不是也應該對霽永說對不起,他沒有錯,只是我要的已經遠遠超過他所能給予的了。

因為無心上課,所以趴在桌上,老賈過來關心我是不是身體不舒服,我便假藉著身體不舒服的名義請假回家。
陳伯符送我出到校門口坐計程車回家的時候,還對我說:「隔壁村的男生對我說他還是覺得那個女生很好,想繼續喜歡她,如果她從書裡走出來,她也會陪著她走出來一起到現實裡生活。」

「不要。」我回答。

「好啦!」陳伯符扮了個鬼臉,關上車門:「回家吧妳。」

隔著玻璃窗,我無聲地對陳伯符說:「謝謝你。」

他則是微笑以對。

回程的路上我還是一直哭,身為高中生的最後一年,短短的幾個月內,經歷了好多好多事情。

或許日後想起來會覺得雲淡風清,但我現在只想哭,想放肆地大哭一場,然後真的要認真讀書了。

回到家,家裡沒有人,我沒有通知媽媽我要回家,怕她擔心,更怕她會問我怎麼了,我現在沒有辦法回答這樣的問題。
走進房間關上門,還是習慣性地打開電腦。

幾番掙扎之後,還是看了霽永的推特。

沒有更新。

他是怎麼想的呢?難道沒有一點點後悔嗎?

我打開抽屜,翻出霽永給我的禮物跟卡片,又拿出韓文課本,看著上面霽永寫的註解,耳骨上霽永替我買的寶石,全部的東西都還這麼真實地存在著,但我跟霽永之間那份很真誠的感情,卻已經變得七零八落。

很喜歡霽永,正因為太喜歡,所以想要得到更多。

我很想現在就打電話告訴他說昨天我說的事情都不算數,可不可以重新來一次?但我知道霽永的夢想很大很遠,我如果會成為他夢想裡的阻礙,那麼就不配喜歡他。

所以不論多難過,都不能夠再繼續下去。

因為我知道自己有多想要獨佔他的時間,我想要像普通人一樣談戀愛,但霽永做不到。

這不是他的錯,他老早就提醒過我了,是我自己還天真地以為只要憑藉著這樣的信念就足以維持我們的感情。

我看著這些紀念品看了一下午,直到媽媽回家發現我在家來敲房門。

「筱青,妳回家了?」

「嗯。」

「怎麼了?」

「為了紀念自己做了一個偉大的決定。」我微笑。

「是嗎?」媽媽過來坐在我的身邊,我把頭靠在媽媽的肩膀上,有多久沒有這樣跟媽媽聊天了呢?

「嗯,我為了他的夢想,放開手讓他飛走了喔。」這樣對他最好。

儘管說得多麼冠冕堂皇,我還是痛,內心還是想要能跟霽永在一起,像普通情侶一樣牽手吃飯聊天逛街。
但我知道現階段的我只能退回朋友的位置,默默地當他的粉絲,支持他的音樂。
過多的感情,對他來說是負擔,而對我來說,這已經是一場很美麗的相遇。

「媽媽,我長大了嗎?」

「嗯。」媽媽撫著我的頭髮。「長大了。」

我要努力不再哭,好好的過自己的生活,不遠處的將來我一定可以再見到霽永,那時候我要祝福他朝著夢想前進,我也要找到自己的夢想,努力實現。

幾天後,霽永更新了他的照片。

他的耳骨上,已經看不到那個紅色的寶石。
我們之間的連結,也正式宣告消失。
再見了,霽永。
我真的非常認真地喜歡過你。




創作者介紹

廖龘龘與玉米虫的遊戲區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