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放榜後的某天下午,陳伯符跟李思源約我去看打保齡球。

經歷過高三下一同奮鬥的時光後,現在陳伯符跟李思源反而變成非常好的朋友,感情之好,連我都要懷疑他們是不是在一起了。

當我問起為什麼他們會變得這麼好的時候,

「妳不知道的事情還多著呢。」陳伯符是這麼回答的

「我們都共同有一段悲慘的回憶啊。」李思源拍拍陳伯符的肩膀。「是吧老弟。」

Posted by 玉米虫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2) 人氣()


對於陳伯符突如其來的這番談話,我是一點心理準備也沒有的。

他說完之後態度一點也沒有變,繼續跟我散步回教室,放學時陪我到校門口等我爸,我們依然聊天,只是我覺得抱歉。

浪費了他的喜歡,他這番心意,應該要留給更值得的人。

回家之後又跟柳知瑩起了小衝突,我覺得自己現在也變得任性起來,我也是這個家的孩子,而且還是大姊,憑什麼我要聽她的話?最近常有這樣叛逆的想法,並且付諸實行,所以我想看什麼電視,我就搶遙控器,吃飯時我就先夾自己喜歡吃的東西。

我知道自己變了。

Posted by 玉米虫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回到學校,因為逼近考試日期,大家的神經好像都更緊繃,這樣也好,不用再過那種一舉一動都要被注意的日子。

上學那天爸爸開著車帶我到學校,下車時陳伯符已經等在學校門口,準備陪我一起進去。

我堅持要自己用柺杖走路,不想坐輪椅也不想靠人攙扶,於是陳伯符小心翼翼地跟在我旁邊慢慢走著,每走兩步就問我:「還好嗎?會痛要說。」

從校門口到教室以往只要花五分鐘的距離,這天足足走了二十五分鐘。

進到教室看見李思源,心裡才想起自己好像很久很久沒有跟他說過話,明明才是沒多久以前的事情,卻弄得好像兩個陌生人。

Posted by 玉米虫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好像在作夢。

夢裡跟霽永一起站在光鮮亮麗的舞台上,霽永跟其他團員都穿著純白色的西裝在唱歌,台下有粉絲大聲尖叫,一曲結束之後,霽永拉著我大聲地對所有人說:「這是我的女朋友。」

接著台下眾人嘩然,女性粉絲開始尖叫哭泣,把手上的加油棒都對著我的方向丟過來。

「不要!」

「不可以!」

Posted by 玉米虫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隔天起床還來不及開電腦,就接到爸爸電話通知說他已經在樓下,我趕緊整理簡單的行李衝下樓。

看見他的瞬間嚇了一跳,突然發現他白髮蒼蒼,好像老了許多。
在車上他不斷問我最近好不好,功課怎麼樣,有沒有認真讀書,他最近跟人家合夥要去大陸做生意,希望能夠拼一下讓我們將來可以接班之類的。

這才發現他為了子女,都一把年紀了還不肯享享清福,為了子女還在奔波,也真的是很辛苦。

以前我不肯體諒他,因為他外遇讓媽媽很傷心,也讓一個好好的家庭變得七零八落,也因為他經商偶有不擇手段的作法讓我覺得他唯利是圖。

Posted by 玉米虫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過了幾天大起大落的日子。

白天在學校成為眾人茶餘飯後的話題壓力很大,晚上跟霽永談戀愛心裡甜滋滋。

自從那天霽永說了喜歡之後,幾乎每天晚上我們都會通電話,溫柔的霽永總是臉不紅氣不喘地講些肉麻的話,難怪喜歡他的歌迷數目日益壯大,我都有看推特,他們真的是越來越受歡迎了,fan club的人數也越來越多。

跟霽永講了學校的事情,他聽完之後也只是安慰我,希望我不要因為這件事情太難過,但針對李思源,他沒有給我建議,他說我自己的朋友只有我自己才瞭解,別人不清楚不可以隨便給意見,只是他希望我做什麼事情都不要後悔,一定要好好地思考。

所以這幾天我一直想,還是希望能跟李思源當好朋友。

Posted by 玉米虫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隔天起床的時候眼睛都快張不開,身體超疲累,卻還是忍不住笑容滿面。

整夜興奮得睡不著,覺得自己很像花痴,半夜起來搜尋韓國的網頁看霽永的消息,出道的新聞、相片,還偷偷抓了不合法的mp3來聽,沒辦法,他們的CD只有在韓國有賣,我要怎麼買?
每看一張照片,就偷偷在心裡說這個人說他喜歡我喔。

就這麼發花痴發到天空微微亮起才讓自己倒在床上小睡了一會兒。

去學校的時候一路上笑容都沒停過,經過身邊的人應該都覺得我有問題。

Posted by 玉米虫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好不容易終於挨到放學,收好書包之後我慢慢往外走,今天已經太多人跑來關心打架的事情,每個人都問我:「他們為什麼打架?」、「是因為妳嗎?」、「妳喜歡誰?」…。

問題太多,而真心太少。
大部分的人都只是想要探聽新聞然後好去大肆宣揚,中午吃飯空檔我已經聽到幾個不同的版本,但大部分都說我劈腿被兩個男人發現了,然後打起架來,大家都認為那個劈腿的人才是該受處罰的人。

問題是我根本什麼都不清楚。

李思源要離開之前的話還在腦海裡,卻怎麼也想不出為什麼他要這麼說。

Posted by 玉米虫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 人氣()

順利地換到其他文具,帶了一大包戰利品回家,陳伯符堅持那是他要賠罪的禮品,所以把所有換到的東西通通送給我。

「是我折斷的,理當我來賠。」

「但你只有折斷一支,沒必要買這麼多。」
「不是說那支很重要?」陳伯符抬高下巴。

「的確很重要啊,但就算買一百支新的給我,舊的還是折斷了啊,這一點關連性都沒有。」那些回憶不會因為尺折斷了而消失,只是不能用來創造新的回憶,還是覺得有點可惜。

「妳很囉唆。」

Posted by 玉米虫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這幾天的生活,彷彿回應了我自己的問題一般。

霽永沒有更新推特,也沒有打電話,我打過一次電話沒有回應,當然更無從得知他有沒有收到禮物這件事,開始擔心他留給我的地址是公司地址,然後東西寄到公司之後被壞心的助理丟到儲藏室去不見天日了。

應該是韓劇看太多所以總是幻想愛情要經過很多人的刻意破壞才會顯得彌足珍貴。
心裡越來越不踏實,有點點開始恐懼,李思源那些話開始慢慢地滲進意識裡,懷疑的種子被播下之後,不需要養分也會逐漸長成。

不斷告訴自己要相信,卻無法相信自己真的會相信。

Posted by 玉米虫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