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小說]美麗的宿醉 (3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大學放榜後的某天下午,陳伯符跟李思源約我去看打保齡球。

經歷過高三下一同奮鬥的時光後,現在陳伯符跟李思源反而變成非常好的朋友,感情之好,連我都要懷疑他們是不是在一起了。

當我問起為什麼他們會變得這麼好的時候,

「妳不知道的事情還多著呢。」陳伯符是這麼回答的

「我們都共同有一段悲慘的回憶啊。」李思源拍拍陳伯符的肩膀。「是吧老弟。」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對於陳伯符突如其來的這番談話,我是一點心理準備也沒有的。

他說完之後態度一點也沒有變,繼續跟我散步回教室,放學時陪我到校門口等我爸,我們依然聊天,只是我覺得抱歉。

浪費了他的喜歡,他這番心意,應該要留給更值得的人。

回家之後又跟柳知瑩起了小衝突,我覺得自己現在也變得任性起來,我也是這個家的孩子,而且還是大姊,憑什麼我要聽她的話?最近常有這樣叛逆的想法,並且付諸實行,所以我想看什麼電視,我就搶遙控器,吃飯時我就先夾自己喜歡吃的東西。

我知道自己變了。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回到學校,因為逼近考試日期,大家的神經好像都更緊繃,這樣也好,不用再過那種一舉一動都要被注意的日子。

上學那天爸爸開著車帶我到學校,下車時陳伯符已經等在學校門口,準備陪我一起進去。

我堅持要自己用柺杖走路,不想坐輪椅也不想靠人攙扶,於是陳伯符小心翼翼地跟在我旁邊慢慢走著,每走兩步就問我:「還好嗎?會痛要說。」

從校門口到教室以往只要花五分鐘的距離,這天足足走了二十五分鐘。

進到教室看見李思源,心裡才想起自己好像很久很久沒有跟他說過話,明明才是沒多久以前的事情,卻弄得好像兩個陌生人。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好像在作夢。

夢裡跟霽永一起站在光鮮亮麗的舞台上,霽永跟其他團員都穿著純白色的西裝在唱歌,台下有粉絲大聲尖叫,一曲結束之後,霽永拉著我大聲地對所有人說:「這是我的女朋友。」

接著台下眾人嘩然,女性粉絲開始尖叫哭泣,把手上的加油棒都對著我的方向丟過來。

「不要!」

「不可以!」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隔天起床還來不及開電腦,就接到爸爸電話通知說他已經在樓下,我趕緊整理簡單的行李衝下樓。

看見他的瞬間嚇了一跳,突然發現他白髮蒼蒼,好像老了許多。
在車上他不斷問我最近好不好,功課怎麼樣,有沒有認真讀書,他最近跟人家合夥要去大陸做生意,希望能夠拼一下讓我們將來可以接班之類的。

這才發現他為了子女,都一把年紀了還不肯享享清福,為了子女還在奔波,也真的是很辛苦。

以前我不肯體諒他,因為他外遇讓媽媽很傷心,也讓一個好好的家庭變得七零八落,也因為他經商偶有不擇手段的作法讓我覺得他唯利是圖。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過了幾天大起大落的日子。

白天在學校成為眾人茶餘飯後的話題壓力很大,晚上跟霽永談戀愛心裡甜滋滋。

自從那天霽永說了喜歡之後,幾乎每天晚上我們都會通電話,溫柔的霽永總是臉不紅氣不喘地講些肉麻的話,難怪喜歡他的歌迷數目日益壯大,我都有看推特,他們真的是越來越受歡迎了,fan club的人數也越來越多。

跟霽永講了學校的事情,他聽完之後也只是安慰我,希望我不要因為這件事情太難過,但針對李思源,他沒有給我建議,他說我自己的朋友只有我自己才瞭解,別人不清楚不可以隨便給意見,只是他希望我做什麼事情都不要後悔,一定要好好地思考。

所以這幾天我一直想,還是希望能跟李思源當好朋友。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隔天起床的時候眼睛都快張不開,身體超疲累,卻還是忍不住笑容滿面。

整夜興奮得睡不著,覺得自己很像花痴,半夜起來搜尋韓國的網頁看霽永的消息,出道的新聞、相片,還偷偷抓了不合法的mp3來聽,沒辦法,他們的CD只有在韓國有賣,我要怎麼買?
每看一張照片,就偷偷在心裡說這個人說他喜歡我喔。

就這麼發花痴發到天空微微亮起才讓自己倒在床上小睡了一會兒。

去學校的時候一路上笑容都沒停過,經過身邊的人應該都覺得我有問題。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好不容易終於挨到放學,收好書包之後我慢慢往外走,今天已經太多人跑來關心打架的事情,每個人都問我:「他們為什麼打架?」、「是因為妳嗎?」、「妳喜歡誰?」…。

問題太多,而真心太少。
大部分的人都只是想要探聽新聞然後好去大肆宣揚,中午吃飯空檔我已經聽到幾個不同的版本,但大部分都說我劈腿被兩個男人發現了,然後打起架來,大家都認為那個劈腿的人才是該受處罰的人。

問題是我根本什麼都不清楚。

李思源要離開之前的話還在腦海裡,卻怎麼也想不出為什麼他要這麼說。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順利地換到其他文具,帶了一大包戰利品回家,陳伯符堅持那是他要賠罪的禮品,所以把所有換到的東西通通送給我。

「是我折斷的,理當我來賠。」

「但你只有折斷一支,沒必要買這麼多。」
「不是說那支很重要?」陳伯符抬高下巴。

「的確很重要啊,但就算買一百支新的給我,舊的還是折斷了啊,這一點關連性都沒有。」那些回憶不會因為尺折斷了而消失,只是不能用來創造新的回憶,還是覺得有點可惜。

「妳很囉唆。」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幾天的生活,彷彿回應了我自己的問題一般。

霽永沒有更新推特,也沒有打電話,我打過一次電話沒有回應,當然更無從得知他有沒有收到禮物這件事,開始擔心他留給我的地址是公司地址,然後東西寄到公司之後被壞心的助理丟到儲藏室去不見天日了。

應該是韓劇看太多所以總是幻想愛情要經過很多人的刻意破壞才會顯得彌足珍貴。
心裡越來越不踏實,有點點開始恐懼,李思源那些話開始慢慢地滲進意識裡,懷疑的種子被播下之後,不需要養分也會逐漸長成。

不斷告訴自己要相信,卻無法相信自己真的會相信。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到家門口,陳伯符拿下安全帽好像還有什麼話要說,但我立刻迅速地跟陳伯符道別奔跑進來,一點都不想再多跟他廢話。

剛到家還沒來得及打開電腦,手機就響起來。

胡亂從書包中翻出手機:「喂。」

「妳不是說到家要打電話?」

「啊!」手機拿開一看名字:李思源。「對不起,不過我也是現在才到家。」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因為在餐廳坐著思考很久,等到回過神來發現下午第一堂課已經快結束了。

於是我下午翹了課,帶著一大堆打包的食物回到家裡,想著這應該可以讓我吃好幾天。

東西整理好之後,坐在窗邊看著陽光普照的庭院,想起今天陳伯符離去的身影,開始有點罪惡感。

話是不是說得太重了?雖然我跟他都是一個人,但至少我每天都有跟我爸媽講電話,假日偶爾也會到他們家去一起吃飯之類的,他是一年到頭只有自己。

想想陳伯符也是很可憐,因為性別的關係,難免會先入為主的覺得男生比較堅強,但或許男生偶爾也需要雙親的關愛跟擁抱。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天發奮讀了兩小時的韓文,結果睡眠不足,今天早上在公車上睡過頭,過了兩站之後司機大哥發現我,驚訝地叫醒我:「同學,妳的學校已經過兩站了,快點下車去對面搭。」

既丟臉又狼狽地跑下車到對面,五分鐘後搭上下一班,剛好在車上遇到李思源。

這個見色忘友的傢伙。

他看見我之後走過來:「妳怎麼會在這裡上車?」

「我偶爾也會從這裡上車,是你不瞭解我。」
「我看是睡過站了吧。」李思源忍不住笑。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考卷改完傳回來之後,我看著上面的分數嘆氣。

唉,函數真的跟我很不合。

前面同學傳過來一張考卷,一看名字,陳伯符,分數:100。
100!我忍不住瞪大眼睛,然後看著還趴在桌上睡的陳伯符,為什麼他一直睡覺只寫五分鐘竟然可以考一百!

人生真的有很多不公平的事情,唉,今天早上嘆的氣夠多了,還是別再自怨自艾。

我這次學乖了,不吵醒他,直接把考卷放在他頭上,不給他機會發脾氣,這次沒有尺可以讓他發洩,萬一他折斷我的手,我就糟糕了。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計畫中一個人的旅行,最終還是沒能成行,真正想去的地方,在遙遠海的另一端,但現在去也無濟於事。

於是開學的日子靜悄悄地來到,穿上多加一槓的制服回到學校,校園裡秋天的氣息瀰漫開來,落葉滿地,襯托著校園裡學生因為開學而倦怠低迷的氣氛,倒也挺合適。

教室裡同學們三三兩兩地聊著暑假的各種經歷,出國遊玩的人講話好像總是特別大聲,有的人會帶很多禮物回來分送給其他人,而朋友間沒拿到禮物的總是一臉惋惜。

以往聽著聽著會覺得自卑,覺得寒暑假有爸媽陪著出國去散心的人真的很幸福,羨慕過也嫉妒過…。

但今年,那些殘缺的遺憾因為霽永的出現而獲得補償,我不會再羨慕別人的任何經歷,也不再因為家庭因素而覺得難過。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因為這次霽永的經紀人沒有來,所以離開時他搭計程車去機場,本來霽永不想讓我跟著,說這樣回程我一個人他會擔心,但我信誓旦旦地保證絕對會安全回到家,他拗不過我,只好讓我跟著去。

行李依照藝人的標準來看不算多,大概三大皮箱,但光超重費就不知道要付多少。

去程的路上我們也沒什麼交談,不過他總是牽著我的手,彷彿要我安心般。

這是相處的最後幾十分鐘,分針每往前走一格,我的恐慌就開始多一些些。

雖然霽永沒有承諾過什麼,但我記得他說的每句話,那些話跟他創作的曲子,都會成為我的支柱,支撐著我在這條等待的路上繼續往前走。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新書要出版啦!

經過一年的休息,終於有新書要跟大家見面了。

還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以下為商周連結
商周連結看這裡

封面大圖在這裡。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整理好之後我呆坐在原地,一動也不動地看著地板發楞。

「怎麼?」霽永看我不說話,轉過頭來。「為什麼哭?」

抬起手抹抹臉,才發現眼淚爬滿臉,狼狽得很。「想到你要離開了…」

不解釋還好,一解釋突然間悲從中來,眼淚又更加洶湧地冒出來。「對不起,我有點難過…不對,我很難過…」

霽永沒有回答,空氣裡飄散著尷尬的靜默,只有吸著鼻涕的聲音,因為他的沈默讓我心裡又更加酸楚。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跟李思源講到差點失態之後,就藉口說父親大人等下要來,把他給打發回家。

他回去之後,我一直在想自己跟范佳家的不同之處,如果單就行為來說,范佳家的確是很可惡,但就心態來說,我跟她喜歡一個人的態度不是相同的嗎?

我們同樣在意對方對自己的印象,同樣在意對方對自己的回應跟態度。

聽著霽永的音樂,最近他給我過去的曲子,裡面的音樂是比較偏向抒情系列的,不知道為什麼我特別喜歡這幾首,每天聽也不覺得膩,心煩意亂的時候聽著聽著就會平靜下來。

霽永真的是我情緒上的特效藥。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隔天清醒之後突然有點後悔自己魯莽的告白,不知道這樣會不會給霽永帶來困擾,雖然他昨天晚上一如往常地跟我道晚安,但今天怎麼辦?

上課跟他單獨相處的時候怎麼辦?我該看哪裡才好?

萬一他經過一晚上的冷靜之後拒絕我怎麼辦?

如果大家見面會變得尷尬的話,是不是應該不要告白比較好?

拿著筆又開始在紙上模擬今天可能有的對話: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