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小說]一天一天 (3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平淡的日子意外地過得快速。

原來生活並不複雜,也不困難。只要調整自己的心態就好,國中時,總覺得上高中之後肯定會有什麼美好的事情發生,就算不是原本想讀的學校,也肯定可以有許多快樂的回憶,或許會遇見美好的愛情吧。

因為這麼期待著,所以當事情超出預期,就會有許多不應該有的情緒,喜歡大普,但認為大普喜歡安路時的掙扎跟自卑,跟大普吵架時的任性及傷痛,遇見學長之後的被包容跟寵愛,學長畢業之後被欺負、休學的慘澹記憶,大普回來陪著我從黑暗中走出來、學長的事件,和大普的約定…
許多許多事情,都已經成為遙遠的回憶。

我站在台上,對著底下的學弟妹們說:「我曾經以為自己無法從那樣的傷害中站起來,但一路上有許多人的幫助及陪伴,讓我可以站在這裡對大家說:『只要相信自己,就肯定可以做到』,以前有個學長對我說要當個對得起自己的人,今天我把這句話送給各位,希望大家在面對明天時,都能夠儲備足夠的力量跟勇氣,不論未來會有什麼傷害,都要努力去面對。三年級的同學們,畢業快樂!」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瞬間我心跳一頓,嚇得拔腿往樓下狂奔。

到了樓下一看,學長在泳池裡稍嫌生澀地划著水游泳,這才放下心來。

學長到了岸邊,人還在水裡,卻對我綻開了微笑。「剛剛那一跳,算是我送妳的最後禮物,就這麼說再見吧,以後要各自過自己的生活了,難過的時候不要打電話找我哭,我會忙著交女朋友沒有時間理妳。」

「學長…」我的眼淚又開始不聽話了。

扶著學長上岸、坐在輪椅上之後,我衝進泳隊休息室那邊,剛好還有一個人在整理毛巾什麼之類的還沒走,我順手抓了一條說:「明天還你。」就衝出去。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寒假過後,終於要回到學校。

下學期開學的第一天,我跟大普回到學校。

站在學校正門口,突然害怕地不知道該不該踏進去。

大普跟我被安排在同個班級,我想應該是媽媽的意思。

到了新的班級,周圍除了大普之外全是新的同學,但我努力克制驚慌的情緒,加上大普在身邊安撫我,所以回到學校的第一步,算是很平穩。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回家後迫不及待地打了電話給學姐。

「電話裡不方便說,明天出來吧?」

「嗯。」

約好了時間後,隔天來到學校附近的連鎖咖啡店。

到達的時候學姐已經坐在裡面,臉色也有點憔悴。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放寒假前媽媽跟大普一同去了學校,據說是跟校長還有幾個主任開會。

回來之後沒有細說當時的情況,不過我跟大普只要通過高二上學業測驗,就可以在高二下學期復學。

所以整個冷到嚇人的寒假,大普都在幫我複習功課。

高二上的學業對大普來說一點也不難,因為他在加拿大那邊學的東西比這更多更雜。

「加拿大那邊很多課是選修的,以後大學想讀什麼科系,高中時最好就要先修課,以後申請入學的時候大學那邊會看你的成績…」大普開始講述他的加拿大學校生活,聽起來
好像競爭更大。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說謊。」大普輕輕地說著,雖然只是淡淡地,卻讓我感覺到有種溫暖的情緒,慢慢地傳到心口。「妳說謊的時候總是會閉上眼睛深呼吸,這習慣太明顯了。」

真的嗎?回想剛剛自己說出這句話的樣子,不記得我有深呼吸啊。

「要是讓妳一句話就騙過去,我也不夠資格喜歡妳了。」大普拉著我在沙發上坐下。「很多事情,在妳都還不知道的時候,就已經悄悄開始了…我也沒有發現這樣的情緒是喜
歡,一直到妳被學長告白,後來就跟著學長到游泳館,一待就是好幾小時,我縱使再怎麼忍耐,也還是會覺得煩悶,妳又介紹女生給我,當下我真的很火大,安路又超級黏,
每天放學就自動來教室,還講得好像我已經跟她在一起的樣子…」

聽著大普說話,不知不覺出了神。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撿起掉在地上的手帳,不顧大普的阻止,走近學長身邊。

很難過的是我發現學長在哭。

「學長…」我按著學長的肩膀。「對不起。」

「為什麼?為什麼?我真的很喜歡妳。」學長像個孩子般哭泣。

我也席地坐在學長對面。「謝謝學長一直以來給我的溫暖和保護,不過現在經歷過這些事情之後,我覺得自己不適合這些愛不愛的事情,也已經…沒有資格再喜歡誰了。」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或許是時間過去傷痕會淡,也或許是大普鍥而不捨的努力,大普搬來一個月後,我終於踏出家門。

大普每天下午都會固定問我要不要跟他去公園散步,或者去買鹹酥雞,接著牽起我的手往外走,本來只能走到門口,接著慢慢地走到外面穿好鞋,然後可以走到樓梯口、下到
一樓門口…慢慢地慢慢地,大普帶我走出家門口。

過程中他總是會穩穩地牽著我的手,語氣堅定地鼓勵我。

還記得那是一個豔陽高照的秋天下午,大普第一百次說著今天天氣很好,應該出去走走。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那天之後發生了令人不敢置信的事情,就是:大普現在暫時住在我家。

「為什麼?」那天媽媽跟植木討論完之後,把我找到房間單獨問我可不可以暫時讓大普住在這裡時,我驚嚇地反問為什麼。

「這次只有他回來,他家裡的房子已經賣掉了,而且他們父母其實都不打算再回來台灣,本來大普想先租套房,但我想現在植木常不在,房間空著也是空著,在大普找到適合
的住處前,就讓大普先在這裡住下好嗎?有他幫忙照顧妳,白天妳一個人在家的時候我也比較不會那麼擔心。」

讓女兒跟男生單獨相處妳會比較放心?這是什麼樣的理論?

「這樣好嗎?」我楞楞地問。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想了很久,最後還是不敢回去上課。

試過幾次至少想踏進學校裡,但最後我連自己家都踏不出去,我害怕,無法克制地顫抖著。

下了這個決定告訴媽媽的時候,看見她臉上閃過了一些失望,不過她還是對我說:「沒關係,那妳就在家裡先複習這一年學過的課業好嗎?」

「嗯。」

接著植木跟媽媽都恢復了他們正常的生活。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七天之後,我出院回到家裡。

媽媽幫我辦好休學,暫時先讓我在家裡休養。

後續的幾件事情媽媽有讓我參與,因為她覺得我不能一直活在那些回憶裡,要知道那些人在對我做了這些事情之後得到什麼樣的後果。

「我不是鼓勵人要存有報復的心態,而是當一個人做了不應該的事情,他就會有相應的後果,我希望妳知道,今天妳遇到這樣的事情,不代表未來永遠不會再有,我也希望妳學習該怎麼去處理、去面對,短時間不能釋懷,沒關係。但不能永遠都記著這些,人的記憶也有一定的容量,如果老是把那些壞的回憶裝在腦袋裡,就沒有空間裝美好的事情了。」回家的那天下午,媽媽坐在我的床邊,用溫暖卻嚴肅的態度,跟我一起面對那些傷害。「沒有一個媽媽看見孩子發生這種事情會不難過,但我也不能只是難過,因為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就是要幫助妳從那些事情中跳出來,讓妳知道我跟哥哥處理這件事的後續,是希望妳能坦然面對,並學會勇敢。可以嗎?蒔花?」

從進門開始,媽媽就一直握著我的手。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醫院待了幾天,警局安排了心理醫生為我做心理輔導。

不願意想起那天的事情,所以總是對醫生說忘記了,儘管那些畫面每天每夜在我腦海裡播放,我卻無法對醫生說出那天發生的事情。

根據警察的說法,那天的四個男生根本不是我們學校的學生,但是卻穿了我們學校的制服,所以警察還要去追制服的來源,我心裡想說這不用追查,肯定是安路做的,但是這些話終究沒有說出口,一來是因為沒證據,二來是因為我害怕。

我害怕自己說了之後如果再回到學校,不知道還要受到怎樣的待遇,安路成功了,她終於讓我不想去上學。

躺在醫院的病床上,那些恐怖的記憶卻一再出現。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因為想這些有的沒的事情,一整晚沒睡好,本來想說到學校又得處理我桌上那些奇怪的垃圾,想不到一踏進教室,桌上竟然很乾淨。

低頭一望抽屜,也很乾淨,椅子上、桌子下,所有其他可以察看的地方我都看過,非常乾淨。

安路想通了嗎?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之後我還是有點不敢置信地這裡看看那裡看看,確定身邊沒有任何奇怪的物品。

那瞬間,我突然感動得想要哭。

肩膀上的重擔終於放下,我有一種終於掙脫的痛快,本以為這樣的遭遇沒有盡頭,還有無止盡的幾百個晝夜都得這麼過下去,但現在…望著四周,突然覺得生命再度有意義,接下來就算同學都不理會我也沒有關係,只要不要再過著每天提心吊膽的生活,不要每天壓抑著自己的情緒裝作面無表情,都好。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從醫院回來之後,媽媽幫我請了兩天假,接著週末可以在家休息四天,這幾天她下班就會回家煮飯給我吃,可是我只注意到她臉上的妝很濃。

為什麼只是去上班要化那麼濃的妝呢?

「媽媽,妳為什麼不像以前一樣天天回家?」看著滿桌子曾經喜歡吃的菜,卻沒有胃口。

「媽媽最近工作很忙…」媽媽邊說,眼神有點飄,這是她心虛的表現。「常常要加班,有時候東西做不完,還要留在公司弄好,白天又要跑業務…」

我是個不喜歡追根究底的人,既然她這麼說,就當成這樣吧,只是覺得連媽媽也不能相信的話,這世界上還有什麼人可以相信?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過了幾天,情況沒有變好。

安路因為背後有強大的勢力,加上之前她就已經成功地讓大家認為我故意在暗中阻礙她跟大普,營造了楚楚可憐的形象。

因此班上大部分人跟我不互相往來,少部分跟會跟著安路一起對我冷言冷語,只有江予信會跟我說說話,但我害怕因為自己的事情而去連累到他,所以漸漸地也對他不太搭理。

這種辛苦的事情,一個人辛苦就已經太多了,何必讓人家陪著我掉進這樣的泥淖呢?

所以越來越不喜歡上學,想到要去學校心裡就不由自主地抗拒。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新的學期開始了,抽完座位後,我跟江予信坐在隔壁。

知道那當下很開心,至少旁邊不是對我抱有敵意的人。

現在班上的人常把我當成空氣,學長畢業之後,那些人的流言流語又開始氾濫,大概是因為看準了已經沒人會突然出現來打他們,所以話語跟動作都變得誇張起來。

今天到學校的時候,發現桌子上又被用粉筆寫了大大的「滾出去」幾個字,我站在那裡對著自己的書桌,突然發起抖來。

我真的沒有做錯什麼,為什麼就是不肯放過我?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植木今天要搬去新竹。

望著門口前堆放的幾個紙箱,不敢相信他離家上大學的時間已經來到。

媽媽的男性朋友,今天特地開車過來幫忙,開的車好像也不錯,不過我真的很難去接受這個人,所以我從頭到尾都沒有跟他交談,甚至迫不得已眼神交會的時候,我會轉過頭假裝沒看見。

說任性也好,固執也好,討人厭也好,反正我就是無法接受。

植木問我要不要一起去新竹看看,本來想去,但想想要跟那個人同車,就覺得心裡不舒服,所以跟植木說改天放假會去新竹找他,搭區間車去得時間還可以背背單字。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接下來的日子,我改變了許多。

其實人類是很容易改變的,只要踏出第一步,之後就會順著自己的腳步慢慢地往前走,改變也是一樣,只要有天試著這麼做做看,之後就不覺得這些事情不可能。

現在,除了在家人面前,我可以跟學長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接吻、擁抱,其實不是不在意別人的眼光,而是他們怎麼看我,對我來說並沒有意義。

這個學校給我的一切都跟當初背道而馳,我以前羨慕他們的快樂,現在我厭惡他們的快樂,希望那些每天有空嚼舌根的人舌頭都爛掉。

畢業典禮那天,我準備了一本手帳要送給學長,這是前幾天在網路上看見的,剛好正在買一送一,我買了兩本,一本水藍色,一本湖水綠,都是水的顏色。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不知不覺,高一已經快要結束。

日子就算不開心,還是一樣可以過得飛快。

植木申請到交通大學資訊工程學系,大概八月就要搬去新竹,而學長跟植木很有緣份地去了相鄰的清華大學生醫工程與環境科學系,是個讓我光聽到名字就一頭霧水的科系。

「學長,恭喜你。」知道學長錄取之後我這麼對他說。

而學長只是面無表情,一句話也沒有回。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學長在學測放榜之後心情大好,考得好加上優異的社團成績,申請學校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困難。

不過最近我發現學長開始抽煙。

一起走路回家的時候,他會在公園停留,然後點起一根煙靠在我坐著的鞦韆上。

我不是很喜歡他抽煙,不過好像男生都是這樣,會說「沒辦法啊,男人以後都要學會抽煙」,說得好像抽煙是一種文化。

「運動員抽煙好嗎?」我小心翼翼地問學長。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