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小說]就這麼約定 (2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自己很喜歡這個故事喔。

如果想看青春洋溢又充滿汗水的勵志故事,請從本篇故事入手啊~

高中同學曾經說過本故事為了跟心愛的木村沾上關係,應該改名為「農場悍將」。XD

總之,這是一篇我自己怎麼看怎麼哭的小說,我都不知道為什麼。

希望大家會喜歡囉。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你一定會認出我。」米子的聲音信誓旦旦。「不論多難,我絕對會回來你身邊。」

「就算我沒有從前的記憶,也請你一定要追到我,因為我只有在你身邊,才會幸福。」


§

我往前走,很慢很慢的舉步往前走,有種心臟被揪緊的感覺,快要不能呼吸。

眼前的女生散發出一種孤寂的感覺,當初在天橋上看見米子的時候,米子也是這麼靠著欄杆,看著天橋底下的車陣,那感覺一模一樣。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在台北作不出北海道的cheese,所以光灝重回朝九晚也九的科技業,以前米子總說那很賺錢。

放假的時候,光灝總是跟以前樣背個包包到處旅行。

非假日的清境農場有種單純的美,沒有車潮,沒有人群的喧囂,連小販看起來都一派悠閒。

光灝走在青青草原的木造步道上,試著感受與北海道相似的氣息。

§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台灣景物已變,最不習慣的是空氣,跟富良野相差太多。

和米子初遇的站前天橋也拆除了。

回憶好像只剩下自己記憶裡的過去。

身體裡空空蕩蕩的,沒有心。


§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光灝來到米子面前,為她放下最後一把薰衣草。

「我得回台灣了。」他愛憐地摸著死去戀人的名字。「該做的事情我都做好了。」

輕輕把牛鈴放下,叮叮。


§

宜展又在這裡享受了兩天,才哭鬧著依依不捨的上飛機回台灣去。離開前還直抱著大塚太太用破爛的日文說我很喜歡妳,結果被大塚先生巴了一下頭。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等待漫長且沒有盡頭,春夏秋冬四季掠過,夢想都已成形。

光灝和米子的約定,只剩下米子還沒兌現自己說過的承諾。

而停不住的眼淚,是一種告別。

§


一個星期之後,宜展加入了我跟老頭,變成了牧草三人組。牛小姐們現在也很喜歡宜展,因為宜展比我會說話,兩天就把牛小姐們哄的服服貼貼。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什麼時候回去?」宜展咬著根牧草。

「差不多了吧。」光灝呈現大字型。

「還在等什麼?」

「等一個Ending。」

宜展跟光灝,筋疲力盡的躺在堆好的牧草上看著天空。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薰衣草謝了又開,開了又謝。

一年後,光灝被料理東西軍製作單位找上,稱他為「Mozzarella達人」。

但成品根本不能給對方,因為他不小心把很多眼淚滴進牛奶裡。


§

把時間花在哪裡,就一定會看到你的努力所給予的回報。我很專心的學習,不論是種植、畜牧、食品,都花很多時間努力去學習。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自己一個人的生活充滿寂寞跟辛苦,光灝守著在旁人眼裡看起來很不值得的約定,默默的等待著。

因為,右手小指上始終有她的溫暖,緊緊的繞成一圈。


§

「對不起。」過了幾天,晴子在米子旁邊找到我。

「何必要道歉?」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晴子最近心情很好?」大塚先生察覺到每天送牛奶時,晴子等在門口的笑容日復一日益發燦爛。

「嗯,因為小光為晴子帶來了陽光。」大塚太太拿著針線縫補先生的衣服,喃喃的說著。「你怎麼老是弄破衣服。」

「我工作認真。」大塚先生閉上眼睛。「可是…小光終究會回去台灣。」

「總是要痛過,才能不怕痛。」

大塚太太一個疏忽,針刺到手指,微小的血珠從皮膚底下冒出來。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妳們什麼時候才會心情好?」光灝坐在乳牛的面前,拿根牧草晃啊晃。

「哞~」

「還有什麼地方需要改善的?儘管說,能做的我一定做到,只要妳開心就好。」

「哞~」

「啊~不夠涼爽是嗎?」光灝拿起旁邊的紙板開始替乳牛們搧風。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跟過去說再見,不一定要遺忘,只是要打包。」晴子坐在田埂邊撐著陽傘。

「為什麼要打包?」光灝揮汗如雨,在田裡努力的拔野草。

「為了留點位置給別人啊。」晴子笑了。

「早就沒位置了。」光灝搖搖頭。「米子很胖,滿了。」


§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晴子,當初替她取名的時候想到希望這個孩子擁有晴天一般的開朗性格,所以希望她的人生天天都是晴天。」淺野太太跟大塚太太午後偷閒,坐在前院喝下午茶聊天。「誰知道…,唉。」

「晴子,還好嗎?」大塚太太端起杯子。

「醫生說這孩子活不過30歲啊,美香我該怎麼辦。」淺野太太突然哭了出來,大塚太太的杯子往下掉。

匡啷,就這麼破了。

每個孩子,都是母親的太陽。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們就這麼約定好囉。」米子開心的指著電腦上的北海道。「以後我們要在那裡養松阪牛,你要學會作最棒的cheese!有天要被料理東西軍選成特選素材!」

「松阪牛可以擠出牛奶嗎?」光灝問。

「啊?」米子一臉迷糊。「那不是乳牛嗎?」

她的夢想亂七八糟,卻很真實。

如果可以,他會替她把松阪牛養成乳牛。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如果我先死,千萬不要守身如玉從此不戀愛。我一定會拼死拼活滾回人間讓你繼續照顧我,不一定到時候我根本沒有從前的記憶,但你一定會認出我。」米子睜著不算大的眼睛認真地說著。

「說什麼傻話。」他總是微笑回應她所有胡言亂語。

「我說真的。」她固執的拉著他手。「來打勾勾!」

右手小指溫熱的感覺,彷彿他們仍然勾著手。約定。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夏天很短,能彼此相依的時間更短。

「妳什麼時候回來找我?」看著自己的右手小指,光灝開口問沈默的米子。

薰衣草謝了會再開,而人一旦長眠就再也不會醒來。

「富良野年度的薰衣草祭典,妳還喜歡嗎?」

沒有人回應,只聽見風吹著薰衣草飄動的沙沙聲。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兩年,距離機場的告別已有兩年。

光灝握著一把薰衣草,緩緩向森林步道走去。

森林深處,有著深愛的米子的墓碑。

也是這樣的夏,他親手把米子葬在這裡。



§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光灝送給米子一個牛鈴,因為她喜歡乳牛。

她拿到這個禮物很莫名其妙,但還是把牛鈴綁在自己的窗前,風吹來會像風鈴一樣叮叮叮。

「牛鈴是個開始,我們慢慢來實現妳的夢,要不要打勾勾?」

「要!」米子最喜歡打勾勾。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要去日本。」米子有天吃晚飯的時候突然看著電視這樣講,眼神跟表情一樣堅定。
「為什麼要去?」光灝心不在焉的聽著,肚子餓得猛叫。
「喜歡,哪有什麼理由啊。」米子咬著湯匙。
「喔,好。喜歡就好。」光灝在想自己的雞腿飯怎麼還不送來。
「你為什麼喜歡我?」米子突然轉過頭問光灝。
「啊?」
這個回答,讓米子氣了一整個晚上。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等妳回國我們就結婚。」光灝在機場握著女孩的手說。

女孩眼中滿是淚水,微笑著向他告別,上機前她調皮的大喊才不要嫁給你。

她叫米子,是他的最愛。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