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假過後,終於要回到學校。

下學期開學的第一天,我跟大普回到學校。

站在學校正門口,突然害怕地不知道該不該踏進去。

大普跟我被安排在同個班級,我想應該是媽媽的意思。

到了新的班級,周圍除了大普之外全是新的同學,但我努力克制驚慌的情緒,加上大普在身邊安撫我,所以回到學校的第一步,算是很平穩。

班上同學因為小我一屆,好像也不太清楚當初的事情,所以氣氛還算融洽,我也在大普的鼓勵下,試著跟大家聊天,過去讀過的韓國偶像團體全攻略,好像又發揮了功能,雖然過了一年,但基本上沒有什麼太大的改變。

那天中午,我第一次在休息時間,如願地跟同學一起討論韓國偶像團體,我覺得好開心,自己終於回來學校,並且朝著當初自己的方向努力地前進。

度過了沒有什麼阻礙的第一天,放學時間,我跟大普正準備要回家時,發現了安路,她還是一樣燙著美麗的捲髮,像個芭比娃娃一樣站在我們班門口。

很多人經過,看見她都會「哇」一聲,然後稱讚她好漂亮。

只有我知道她心裡是黑色的,一點顏色也沒有的黑色。

「大普…」她見著大普之後,扭著手跟大普說話。「你回來了。」

大普則是拉著我的手:「是啊,好久不見。」

「大家都很想你。」

「大家是誰?」大普笑笑地問她。

安路臉上表情一變:「我現在是你的學姐,你一定要這麼說話嗎?」

「我尊敬每個人,但如果她是仗著自己家裡有權有勢而去欺負人的那種人,我想,也沒有打招呼的必要了。」

「你為什麼那麼相信季蒔花?」安路跺腳。

「因為我喜歡她。」

大普講完這句話之後,旁邊所有看熱鬧的人都「吼~」了一聲,我則是覺得臉越來越熱、越來越熱。

「她哪裡好?」聽到這句話,我很肯定安路一點都沒有從那次的事件中得到教訓。「為什麼大家都喜歡她?」

「可能是因為她不像妳,會算計別人吧。」大普仍然是淡淡地這麼回答著。

旁邊人群又「喔~」了一聲。

安路在現場有點難堪地,最後對大普說:「你會後悔的!有天一定會後悔的!」

大普只是微笑地回答:「沒事了嗎?我們可以回家了嗎?」

說完之後他也不管其他人,牽著我的手就往回家的路上走。

我則是覺得安路一定不會善罷干休,為什麼她一定把過錯都推到別人頭上?她自己不也交了新的男朋友嗎?不也有新的生活了嗎?

難道經歷過那些事情,她什麼都沒有感受到嗎?

「大普,你不要跟安路吵。」我們在公園停下,一如往常地坐在鞦韆上。

「我沒有要跟她吵。」

「我怕她又會…」我不敢想像那畫面。

「她不敢。」大普撇著嘴角冷笑。「她對你做出這樣的事情,我沒有教訓她就算很不錯了。她竟然還敢對我怎麼樣嗎?」

話是這麼說,但我總覺得好害怕。

總覺得不知道在哪裡有什麼不好的事情在蠢蠢欲動。

經過了那些事情,我覺得自己變得退縮。

突然想起江予信,今天沒有見到他,現在的他應該已經升上高三了吧,不知道現在的他怎麼樣了。

「想吃什麼?」大普接到了媽媽的電話說今天要加班之類的,叫我們先吃。

雖然覺得有大普陪在身邊很好,但總覺得媽媽好像變了,變得不關心我了,每天加班,我還是有點介意。

「隨便,可以吃就好。」我悶悶地回答著。

大普去買便當的同時,看著他的背影,突然好害怕他離開我,突然好害怕他受到傷害,我不知道安路會怎麼樣,但我不能忍受大普經歷跟我一樣的事情。

如果有那麼一天,我該怎麼保護大普呢?

買好便當回家,邊看電視邊吃飯的時候,手機響起。

一接,學姐的聲音。「傑若有去找妳嗎?」

「沒有。」因為學姐的聲音很急,我也跟著緊張。「學長怎麼了?」

「他人不見了,不在家裡,也不接電話,如果他有去找妳,請馬上聯絡我或是陳媽媽,他家裡電話是…」慌亂地抄下電話之後拿著包包轉身就想出門。

「要去哪裡?」大普從廚房拿著飲料走出來。

「學長不見了,我去找找看。

「我也去。」大普抓起外套就要跟我走。

「你在家等好嗎?這樣萬一學長來這裡的話,你就幫忙留住他,然後聯絡學姐跟我。」

大普低頭思索了一會兒之後說:「也好。自己小心,電話要帶好。一定要接我的電話。」

「嗯。」我對大普點了點頭,轉身就走。

自己推著輪椅的學長會去哪裡呢?

想到學長自己一個人孤孤單單地不知道在哪裡想些什麼事情,就覺得自己好像做了什麼壞事那樣地惶恐。

對於去哪裡找學長這件事,其實心裡一點頭緒都沒有,但我想他一定走不遠,肯定在家裡附近或是熟悉的地方…。

想到這裡,腦中有個念頭突然一閃而過。

沿著平常他送我回家的路線,倒回去開始尋找,從我家開始,到鹹酥雞攤位、公園鞦韆、常去的小書局…但這些地方都沒有他的身影。

最後來到了學校門口。

已經放學許久,但晚上可能還有晚自習的學長姐們,所以大門還沒關。

「伯伯,請問剛剛有看見一個坐在輪椅上的學生進去嗎?」

「沒有唷。」門口的警衛伯伯這麼回答我。

真的沒有嗎?不知道怎麼地心裡就是覺得不對勁,所以還是走進學校,沿著以前跟學長走過的小徑,仔細地尋找學長的蹤影。

走著走著,有好多回憶都湧上心頭。

在這裡散步,聽學長說著他的夢想。

被許多人圍住的時候,他為我挺身而出。

游泳的時候,他溫柔地放任我的不認真學習。

學長,曾經這麼溫柔的包容著我的任性。我對大普的放不下他後來也感受到了,卻一直沒有點破,而是努力地想要做得更好。

對不起,學長。

到了現在,我也只能說對不起。

現在的我,不能跟學長在一起,如果跟學長一起,會對他更不公平,從頭到尾錯的人都是我,我不應該屈服在自己的孤單裡,然後尋求保護而去找一個可以為我擋風遮雨的對象。

都是我不好,學長。

想著想著,眼淚又開始蠢蠢欲動。

此時正好走到游泳館門口,開放時間快要結束了,游泳館裡面只剩下一盞水銀燈還開著,方便換好衣服的人出入。

站在門口張望,好像沒有學長的身影,正要回頭離開,卻發現在某個角落有金屬光澤閃了一下。

定睛一看,輪椅在通往跳台的樓梯下!

學長呢?

趕緊往裡面跑,順著梯子往上跑,在十公尺跳台的地方發現了學長,他就坐在跳台邊看著底下的水池沈思。

看著他的背影,突然覺得學長變了,以前總是帶著威風凜凜的神氣,現在坐在跳台上的身影那麼孤獨,帶一些蕭瑟。


「學長…。」我怯怯地開口。

「我看見妳走進來了。」學長沒有回頭,幽幽地說著。

我默默地,坐在學長後面的地上。

因為從跳台上往下看有點驚人,我的心臟好像不太有力,不適合直接坐在跳台邊。

「這,曾經是我的夢想。」學長看著遠方,語氣不疾不徐地說著。「在遇見你之前,我覺得游泳對我來說是種表現,追求掌聲跟歡呼的方式,我喜歡游泳,但更喜歡的是站在頒獎台上的感覺,一直以來都是這樣…」

「然後呢?」

「然後我遇見妳,本來真的只是想要大普進來練習,幫助泳隊,可是妳那種想拒絕又不好意思拒絕,答應了又很苦惱的眼神真的太有趣,所以我反而更常想到妳,不知不覺就想一直逗妳,看妳那種苦惱的表情。」

「有嗎?」我想著當初自己的樣子,但好像有點模糊了。

「後來我很開心自己有力量能夠保護妳,妳答應成為我女朋友的時候,我開心得那晚沒睡覺,隔天差點在池裡變成浮屍…」學長自嘲地笑。「不過我還是感受到妳心裡的距離,那也是我試圖想要縮短的距離,我曾經一度以為好像可以成功,但後來自己卻畢業了…而妳發生了那樣的事情。」

學長低下頭。

我也想起那些不堪的回憶。

「蒔花,對不起…」學長的聲音越來越低,低到讓人以為他在啜泣。「我真的很後悔當時沒能保護妳…」

「學長,那不是你的錯,跟你一點關係也沒有。」我冷靜地回答,那些事情不是因為學長引起的,可能是因為我沒有反抗,沒有告訴別人,所以事情才會不斷地發生吧。

其實事後再去回想,反而可以稍微冷靜一點看待,當時的自己,如果能怎麼做,會不會更好呢?我曾經這麼想過,不過事情都發生了也過去了,還好沒有受到更可怕的對待,現在自己也希望自己可以克服那些過去,面對未來。

大概是這樣的想法,只是還無法做到。

「小手…蒔花。」學長回過頭看著我,眼角亮亮的像有水。「我真的很喜歡妳,可是我做了很多傷害妳的事…答應妳的事情,也還沒做到…」

「學長你不要這樣說,不要這樣說…我真的很感謝你給過我的一切。」

「我本來以為自己還可以陪著妳,支持妳,但是妳最痛苦的時候我卻還在…」學長的眼淚掉下來。「對不起,我真的不夠堅定,我應該一直一直喜歡妳才對。」

「學長,那些都沒關係,我真的不介意。我自己也對你做了許多不好的事情,要謝謝你沒有怪我,這些時間以來,因為有學長的陪伴,我才能夠那麼恣意地享受被人喜歡的美好…」講到這裡,我自己也忍不住掉下眼淚。「我也很希望自己可以專心喜歡學長,但是我沒有把事情做好,一直不夠專心。我才是那個該說對不起的人,學長,對不起。」

「如果沒有大普,妳會喜歡我嗎?」學長非常認真地問我。

「我一直都很喜歡學長,不論有沒有大普。」我也很認真地回答。

「只是?」學長苦笑。

我們都知道這個只是的後文,只是大家都沒有再繼續往下說。

學長撐著站起來,然後縱身一跳,跳進了泳池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玉米虫 的頭像
玉米虫

廖龘龘與玉米虫的遊戲區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您的暱稱 ...
  • 怎麼都不出書了呢?????!!!!
  • QQ感動,竟然有人還記得我。

    玉米虫 於 2015/05/20 15:3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