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終於挨到放學,收好書包之後我慢慢往外走,今天已經太多人跑來關心打架的事情,每個人都問我:「他們為什麼打架?」、「是因為妳嗎?」、「妳喜歡誰?」…。

問題太多,而真心太少。
大部分的人都只是想要探聽新聞然後好去大肆宣揚,中午吃飯空檔我已經聽到幾個不同的版本,但大部分都說我劈腿被兩個男人發現了,然後打起架來,大家都認為那個劈腿的人才是該受處罰的人。

問題是我根本什麼都不清楚。

李思源要離開之前的話還在腦海裡,卻怎麼也想不出為什麼他要這麼說。

中午休息時間除了應付潮水般的問題之外,還被叫去訓導處喝茶聊天,主任不是很嚴厲,雖然口氣溫和,但也是訓誡了一番,整天這樣疲勞轟炸下來,放學時我腦裡轟隆隆地響,身邊的聲音聽起來都好嘈雜。

快步地走去公車站,生平第一次公車如我願地很快就出現在眼前。

好不容易回到家,把自己扔在床上,這才閉上眼睛,讓思緒暫時空白。
今天發生的事情好像不太真實的記憶,連我自己到現在都還理不出頭緒,不知道為什麼李思源要先動手,如果他真要動手,也應該是衝著我來,爽約的人是我不是陳伯符啊,為什麼要打他。

這兩個人打完架屁股拍拍就走了,留下我一個人在學校面對那些也真的是很不負責任。

躺在床上,拿遙控器打開音響電源,沒多久,霽永的音樂在小小的房間裡輕快地流瀉,跳動的音符跟旋律開始慢慢驅逐掉我腦海裡那些無用的聲音。

好累啊今天。

聽著音樂,不知不覺中竟然昏睡過去。

再醒來,是因為鈴聲大作的手機。

掙扎著拿起手機:「喂…」

「在睡覺?」

「對啊。」這聲音是誰?「你是…?」

「陳伯符,妳…」他講完「妳」之後就停住了。

「我…什麼?」

「昨天我不是問過妳…?」

「昨天你問過我什麼?」

「妳真的假的?!記憶力很差,難怪考試都記不住。」

雖然知道陳伯符講話就是這樣,但在經過這整天的事情之後,聽到這句話我實在無法一笑置之:「我就是記憶力很差,所以才會整天被同學跟教官抓去問早上事情的經過卻什麼也沒有說,我記不起來你們為什麼打架,我記不起來誰先動手,我因為什麼也記不起來所以教官最後讓
我先回教室,同學們也懶得再問我…你們倒好了,打完架兩個人都跑掉,沒想過留下來的人會被怎麼對待嗎?」

講到後來我哭了,一整天累得要命都是誰害的?

陳伯符沈默了很久,手機裡只傳來他的呼吸聲,很久之後他才說:「為什麼生氣…。」

為什麼生氣?我也不清楚,難道不應該生氣嗎?雖說一切事情的源頭是因為我對李思源爽約,但演變到打架是我的錯嗎?需要由我來承擔嗎?

「我不想說了,晚安。」講完這句後我掛掉電話。

後來儘管手機不斷響起,我卻放任它獨自震動。

今天的事情,我是再也不想提起了。

打開電腦的時候,不知怎地突然想起昨天陳伯符說今天是他生日,原來他剛剛想說的是這個。

就算生日,自己在學校被記過了,還會有心情慶祝嗎?
開始壞心地想說反正他都一個人那麼久了,應該也習慣自己過生日,就像我,沒人幫我過生日還不是好好地活到現在,以前還有男朋友的時候過生日也不過就多張卡片。

看看時鐘,快八點,還是唸書吧,反正都醒了。

書架上放滿整排參考書,從高一到高三,還有各式各樣的考前總複習,看了就更疲倦,最後我選了韓文課本,語文這種東西,沒有人可以互相練習的話,好像真的會比較意興闌珊。

當初每天試著用簡單的字句跟霽永對話,感覺自己好像進步得很快,他一離開,我悶著頭自己一直念效果好像也沒有很好。

因為心煩意亂,乾脆在網路上亂買東西發洩一下好了,有時候心情不好,買點可愛的衣服、飾品或文具,心情就會比較好。

但連上網路還是忍不住看了霽永的推特,最近我也會更新自己的推特,但因為我怕霽永身份特殊,所以沒對他的禮物那篇有所回應,也不敢提到自己認識他的事情,總覺得這會造成他的困擾。

霽永最新的更新是昨天晚上,不,正確地說應該是今天凌晨三點左右,那時間他竟然還沒睡覺。

照片是張樂譜,但上面寫的不是音符,而是一大堆的母音、子音和簡單的單字,一個一個在紙上飛舞著。

文字這麼寫:「I miss the days with those words.」

我笑了,當初他教我韓文時也會在樂譜紙上示範正確的寫法來拯救我鬼畫符般的韓文,當時我還抱怨說韓文老是圈圈、正方形、還有東撇西撇,沒有畫圖天分的人不就注定都寫不好?

他當時還說哪有多難,隨手就在紙上寫給我看,真的可以寫得很可愛,不過我覺得那是因為他是韓國人的關係,但他寫漢字也是很整齊。
那時候我就說自己應該要練習畫畫,而不是寫字。

想起這些過去,雖然才是不久之前的事情卻覺得已經距離很遙遠。

邊覺得心頭暖暖的邊往下看回應,回應第一篇也是他自己回的,裡面寫:「and you.」

看見這句,我手停在滑鼠上突然動不了。

回頭看相片,再看句子,跟回應連起來,是暗示他在…想我嗎?

是這樣的嗎?我可以這麼認為嗎?

顫抖著手拿起手機,按下通往霽永的每一個號碼,這些號碼每一個都牢牢被記在我的腦海裡,即便常常轉頭就忘記事情,卻還是無意識地記下了這串號碼。

接通之後,突然驚覺到自己不知道該怎麼問,難道要問他:「你想我嗎?」

有種想掛掉電話的衝動,卻還是緊握著手機。

電話響了很久沒有回應,最後轉進語音信箱。

放下手機,有種失落又放鬆的感覺。

看著螢幕,在自己的推特上寫著:「就讓我把這句話當成你寫給我的,暗自開心一下吧。」

關掉電腦螢幕,好像又有了唸書的動力,現在不想管李思源跟陳伯符的事情,就讓自己暫時活在只有霽永的世界裡,聽著他的音樂,看著他的照片,想著他給我的微笑跟那些美好的記憶。

而烏煙瘴氣的校園生活,明天再去面對吧。

◇36

因為心情煩悶,讀韓文毫無進度,所以隨手拿了自己最喜歡的英文來複習,或許英文可以幫我找回一些想唸書的感覺。

晚上電話響個不停,十通有九通是陳伯符鍥而不捨地每隔幾分鐘或十幾分鐘打一次,後來發現有通未接來電是爸爸,我回撥,他先是問我近況,後來說他最近發現可以賺大錢的生意,所以他要去巴西或阿根廷先看看投資環境如何,如果可以的話,就要過去大規模設廠,到時候大家都要一起搬過去。

聽到的時候本來想跟他講我不要去,但後來一想,爸爸最近幾年的賺錢計畫常常都是雷聲大雨點小,剛開始做得很認真,但最後總是無聲無息,這次或許也會是這樣,於是我含糊地敷衍他,說我會幫忙查一下資料。

接著說起這星期回家吃飯的事情,他說已經訂好餐廳,下午會過來台中接我回去。

「餐廳?」爸爸不是一向最節儉,每餐都要在家裡吃的嗎?
「對啊,在中港路那邊,反正我會去接妳,妳不要忘記。」

講完之後我還挺疑惑的,是什麼大事?還是爸爸突然轉性變得喜歡在外面吃飯了?

不太專心地複習完功課,晚上十一點熄燈爬上床,因為很累的關係立刻就昏睡過去。

睡到正熟電話再度響起,又被吵醒的我這時候真的生氣了,陳伯符到底在做什麼?為什麼還不肯放過我?!

電話一接起來我就說:「你到底知不知道現在幾點了?!」

「筱青?」這嗓音?

「霽永?」我從床上彈起來,抓起眼鏡戴上,時間顯示著半夜三點。
「對不起,妳在睡覺還吵妳。」

「沒關係,怎麼了?」

「妳今天有打電話給我,雖然知道妳一定睡了,但是我忍不住想回給妳,聽聽妳的聲音。」

就算他沒有真的喜歡我,聽見這句話也足以讓我對他死心塌地。

「你怎麼還不休息?」

「剛回到宿舍。」霽永打了個哈欠:「對了,還要謝謝妳的禮物。」

「喜歡嗎?」

「很喜歡。」

「呃…」突然想起今天那句話,要不要問清楚呢?「那個…」

「什麼?」

想著想著我臉開始發熱:「我今天看見你的推特…」
「喔~」霽永這聲喔,喔得很俏皮:「所以你有話想問我嗎?」

我能想像他拿著手機微笑的樣子,很想問他,但話到嘴邊又開始覺得不好意思:「那個…我是想說…」

「想問我說想念的人是不是妳嗎?」霽永的聲音真的具有安撫人的力量,他應該去生命線那種地方,每個打電話進來的人聽完他的聲音之後都會覺得心情好平靜,生命很美好。

「嗯。」雖然只是簡單的一個字,我卻熱到連耳根都開始發燙。

「記得我第一次給妳音樂CD的時候嗎?」
「記得。」

「那其實不是我第一次見到妳…」霽永開始緩緩地說著,他連講話聲音都那麼像唱詩歌。「可能因為住的地方夜裡很安靜,所以我常聽見妳開著窗戶自言自語,有時候我彈鋼琴妳聽到也會跟鋼琴聲對話,有時候我會從陽台上看見妳坐在陽台望著星星,有時候妳會大聲念英文和一些句子…」

啊好丟臉,原來那些無聊的事情都被霽永看見了。

「我聽不太懂妳在說什麼,但可以感受到妳的喜怒哀樂,還有妳很喜歡我彈琴給妳聽。後來遇見妳拿著少女時代的CD,覺得你喜歡K-POP ,所以就把自己的音樂拿給妳聽,接下來的事情妳是清楚的。」
「所以…?」講這麼一大串,但是還沒有回答最重要的問題啊。

「回國之後,常常想起妳…如果妳問文章裡的人是誰,那我的確是在想妳。」

聽見這句話我腦袋突然間空白。「你這樣講,我很難不胡思亂想。」

「你就胡思亂想吧,那都是真的。」

「什麼是真的?」
「你耳朵上的東西是真的,我也是真的。」

哇,我開始懷疑這是夢境,醒來之後就會發現我正在睡覺而且流著口水。「我是在作夢吧。你是在說你…你…喜…」

「當時不說是因為怕妳負擔,現在不說總覺得哪裡不對。」

「說…什麼?」天啊我覺得心臟要爆炸了。

「喜歡妳。」霽永為什麼可以用這種氣定神閒的態度講出讓人臉紅心跳的話?

「真的嗎?」慌亂之中竟然問了這種笨問題。「該不是愚人節吧今天。」

「不是啊。不好意思這麼晚打給妳,我只是覺得好像也該跟妳說,我自己也才能好好地工作。」

「喔。」我整個人都傻住了。

「睡吧,我得繼續工作。」

「你不睡嗎?」我急急地問,這種時間他竟然還要工作,應該要告公司。

「工作完會休息一下。」

「嗯,妳要好好照顧身體。」

「會的,晚安。」

「晚安。」

放下手機之後我又看時鐘:三點半,這通電話不知道要花霽永多少錢?
不過重點不是這個,重點是剛剛霽永說了什麼?


是「喜歡」嗎?韓文的喜歡應該是那樣說的沒錯吧。

用指甲抓抓自己的手臂,有感覺。

站起身拿美工刀輕輕刺自己,有點痛。
用馬克杯裝溫開水,有溫度。

這不是作夢吧?

他真的說喜歡我嗎?

好可怕的感覺,為什麼我覺得這麼難以置信的開心?

試圖想要再度睡著,卻發現自己的情緒處於爆炸的狀態,無法冷靜下來繼續睡覺,霽永剛剛說的話一直在耳邊不斷私語。

喜歡妳,喜歡妳…。

於是我在大半夜裡,得了一種不微笑就會很難過的病。
創作者介紹

廖龘龘與玉米虫的遊戲區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紋
  • 看了這段我好像也得了一樣的病 大愛這篇 gd的告白我心動不已阿!!!(這位太太請冷靜) 玉米虫老師寫的每本小說都touch到心了啊 以後會繼續支持老師的!!!
  • 是不是有種發抖的感覺?XDD

    玉米虫 於 2015/07/31 09:2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