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幾天大起大落的日子。

白天在學校成為眾人茶餘飯後的話題壓力很大,晚上跟霽永談戀愛心裡甜滋滋。

自從那天霽永說了喜歡之後,幾乎每天晚上我們都會通電話,溫柔的霽永總是臉不紅氣不喘地講些肉麻的話,難怪喜歡他的歌迷數目日益壯大,我都有看推特,他們真的是越來越受歡迎了,fan club的人數也越來越多。

跟霽永講了學校的事情,他聽完之後也只是安慰我,希望我不要因為這件事情太難過,但針對李思源,他沒有給我建議,他說我自己的朋友只有我自己才瞭解,別人不清楚不可以隨便給意見,只是他希望我做什麼事情都不要後悔,一定要好好地思考。

所以這幾天我一直想,還是希望能跟李思源當好朋友。

而他在缺了三天課之後,像沒事人一樣出現在學校,跟大家,包括我的互動都跟以前差不多,只有我隱隱約約地感覺到我們已經不是以前的好朋友了。

他現在對我跟對范佳家都一樣,還是很友善,只是變客套了。

我們不會再一起去樹下聊天打屁,也不會互相比較分數嘲笑對方,我不會從我家旁邊幫他買他喜歡的山東大饅頭奶酥口味,他也不會再問我想不想去逛街吃飯聊八卦。

我們的友誼,好像就退後到剛開始進高中的那時候。

現在反倒是跟陳伯符相處的比較自然,他頂著那顆光頭,好像突然想開了一樣,上課也不睡覺,對班上同學的態度也變好了,甚至有女生寫情書給他,真是男大十八變。

有幾次我想跟李思源再好好談,但是他總是跟我說:「很好啊,沒事了,妳不要想太多。」

接著就還是一樣淡淡的,他說很好沒事,但實際上根本不是這樣的,他不說出問題在哪裡,我也無法解決我們之間的狀況,我真的不知道自己還可以做些什麼才可以找回往日大家相處的感覺。

班上的人還是有耳語在傳,現在是我因為陳伯符而拋棄李思源這樣的版本,我試著不去理會不去在意,但回家之後還是會覺得自己很難過。

今天放學後爸爸會來載我回家,說很久沒看見我了提早來接我。

算一算,也真的很久沒見面了,跟媽媽也是,不知道她現在成為別人的媽媽之後有比較開心嗎?

聽起來很酸,但是我知道媽媽心裡很愛爸爸,只是嘴硬不肯說出來,我希望她幸福,希望看見媽媽的笑容,跟爸爸分開的那幾年她假裝自己一個人很自在,但其實心裡還是惦記著他。

以前常常半夜醒來看見她自己一個人拿著相框在客廳裡沈思。

「想什麼?」眼前出現金莎巧克力。

「沒什麼。」一把抓下金莎,這是陳伯符用來道歉的貢品。

因為之前的事情他心裡覺得過意不去,一直問我要怎麼樣表達他的歉意,我才會原諒他,我說要一天一顆金莎直到學測考完為止,其實也沒剩下幾天,但陳伯符認真地履行這承諾,每天下午放學時都準時把巧克力送到我眼前。

「今天要去吃飯嗎?」現在常跟陳伯符一起去吃飯,他也喜歡上了阿婆麵攤,不會老是去同一家義大利麵。

我一直以為他去那家店是因為那家店非常好吃,後來證實只是因為他根本不知道其他的店,就只好去同一家店點同樣的東西,這樣就保證不會吃到難吃的食物。

很怪的邏輯,很怪的人,不過後來他喜歡上阿婆麵攤之後就會吵著要去吃陽春麵。

陽春麵這東西充滿哲理,越是簡單的食物就越難做得好吃,就像越是簡單的道理就越少人去實踐他,像簡單的謝謝、對不起,其實很少人會說了。

「等下我爸要來接我。」

「幹嘛?」

「回家啊,我也是要回家陪家人的。」

「我可以去嗎?」陳伯符突如其來地問。

「啊?」我驚訝地張大嘴:「你去做什麼?」

「醜媳婦總需見公婆?」陳伯符想了想之後,說出非常不恰當的回答。

「你是不是腦袋壞掉?」

「好吧,那只好明天吃飯。」

「不要。」

「為什麼又不要?!」

「明天不用上課。」

「不用上課也可以一起吃飯。」

「明天我在我家,沒有要回這邊的套房。」我把該收好的書本收好,該放進書包的放好,準備要去校門口等人來接。

「那我週末要做什麼?」

「你有情書耶,可以約情書對象一起去吃義大利麵,掰掰。」說完不等陳伯符回答就趕緊逃出教室。

總覺得在教室裡跟陳伯符說話都會有人側耳監聽的感覺。

走沒幾步,發現李思源在我前面不遠處,有點想要去跟他講話,又怕被他冷冷地回應。

想了想,還是鼓起勇氣走到他旁邊:「嘿,李思源。」

李思源先是停下腳步,接著轉頭看我,很客套地露出笑容:「什麼事?」

「你有時間嗎?我有很多事情想說…」我戰戰兢兢地開口。

「不好意思,我得去補習了。」李思源轉身想走。

情急之下我伸手拉住李思源:「那,一下下就好。」

他看著我沒有說話,我深呼吸:「為什麼我覺得我們已經不是好朋友了?以前你都會和我說很多事情,我們也會出去逛街、看展覽,做很多事情…現在的你感覺好陌生。」

「人會長大,很多事情會變。」李思源依然是那樣淡淡的表情:「我想通了很多事情,所以現在要專心準備考試。」

「可是我想要我們像以前一樣都是好朋友。」

「我們現在也還是好朋友啊。」李思源笑了笑:「不好意思時間來不及,我得先走了,再見。」

他掙脫開我手的那瞬間,我才明瞭,那些過去再也不會回來了。

有些錯誤,一旦造成了,就再也沒有彌補的餘地。

◇40


我對陳伯符說了謊話。

其實我明天中午才會回家,跟陳伯符那麼說只是因為今天我想自己一個人待在家等霽永的電話。

霽永忙完一整天的事情之後,會盡量在午夜打電話給我,有時候會用skype聊,這樣比較省錢,不過因為霽永不想讓團員們知道我跟他的事情,所以都得等到回到自己的房間才能跟我聊。

韓國現在很冷,霽永昨天說下雪了。

跟霽永的一切,就好像童話世界般不可思議,在平凡世界裡的女生,突然跑進了充滿幻想的國度裡,跟裡面最帥的王子談起了不可以讓人家知道的戀愛,偷偷摸摸地在午夜時分牽著手散步,月光將兩個人的背影拉得好長,但他們為著這一點點微小的幸福相視而笑。

所以即便是無法見面,即便是距離遙遠,儘管是比普通人辛苦許多的戀愛,我都因著和霽永每天這樣一點點的累積而覺得幸福。

回到家,順手開了信箱,沒想到裡面有張郵件通知,叫我要到管理員室領包裹。

「誰會寄包裹給我?」邊想邊往管理員室走去,跟管理員叔叔打過招呼之後,拿到了一個小小的包裹。

一看上面地址,韓國首爾。

霽永寄來的!

雀躍地拿著包裹回到房間,七手八腳地把包裝拆開之後…。

是他的CD!附上寫真書的精裝版!

霽永化著妝,擺出跟平常的溫柔截然不同的神情,帶點玩世不恭的味道。

封面裡的人對我來說既陌生又熟悉,雖然已經在網路上看過圖片,但真實拿到專輯的感覺完全不同。

包裹裡面還有個小盒子,一打開,是條項鍊,上面的寶石跟耳朵上的寶石是同一種,顏色鮮豔如血的寶石。

小心翼翼地拿起項鍊,深怕自己一個不小心把它碰掉了,裡面附了張卡片,寫著:

「Your gift. ^_^」

我微笑,想起霽永收到我寄去的禮物時推特上寫的話,對照起卡片裡的話,好像我跟他之間的紀念品總是成雙成對。

拍了項鍊的照片傳上推特,標題寫謝謝,希望霽永會看見。

他有時在移動途中會上網看一下推特藉以打發時間,不過有時候太累他就會補眠。

他說宣傳期再一個多月就結束了,到時候行程會比較少一些,看我要不要過去韓國玩。

一個多月後剛考完學測,不知道有沒有時間去玩,就算有,要出國對爸媽的心臟來說也是一大考驗。

把項鍊戴上,對著鏡子看項鍊掛在自己鎖骨上的樣子,還是覺得很溫馨。

我可以永遠都活在霽永的童話世界裡,享受著這些小小的幸福嗎?

貼完自己的推特,連上霽永的,突然發現不太對勁。

在上次更新底下的推文中,有人貼出了霽永跟某個女星臉貼臉的照片,還有連結。

順著連結點過去,是照片跟著一篇很像新聞報導的文章,但是我看不太懂,於是整篇copy去google翻譯,雖然翻譯的不是很精確,但大致上看得出來是緋聞,說霽永跟某當紅女子團體裡的某個團員流出親密自拍照,女方經紀公司出面澄清說兩個人只是認識,而且暗示霽永是藉由對方的名氣來製造新聞之類的。

怎麼會這樣?

照片上的霽永和那個女生的確臉貼臉,非常親密地靠在一起露出燦爛的笑容,這笑容我是認識的。

心裡有點慌張,因為那個女生超漂亮。

因為對韓國的偶像完全不熟,所以去查了一下女生所屬的團體,果然在韓國算是知名度很高的偶像,粉絲人數比起剛開始活動的霽永他們要多很多。

霽永的推特底下有很多人回文,雖然看不太懂,但隱約看得出來有幾個單字是「討厭」、「卑鄙」這之類的。

怎麼辦?

正研究著網頁上的韓文新聞時,霽永skype上線。

我們開始通話,他的聲音聽起來很疲倦。「怎麼了?」

「剛剛看見新聞…」我有點艱難地開口,因為不確定問這樣的問題會不會讓他覺得雪上加霜。

雖然他說了喜歡我,但我們過去相處的時間不足以讓我清楚他的個性倒底是如何,面對這些負面事件我應該讓他自己面對或應該陪著他一起面對,只好先問問他。

「妳收到了嗎?」霽永反而問了我問題。

或許,他不想要討論這個吧,我想。「收到了,謝謝妳。」

「收到了就好,我還有事,妳先休息。」

「加油。」

「嗯。」感覺他好像有氣無力。

切掉通話之後,突然有點失落。

剎那間意識到自己好像局外人,雖然進入了那個世界,卻無法知悉那個世界運行的規則,在那個世界發生變化的時候,我根本無從明瞭,更遑論解決問題。

看著他的推特底下越來越多的回文,回文裡有很多驚嘆號跟幾個我認識的單字,意思都是不太好的,這瞬間我好討厭自己懂得那麼少。

除了看著,我什麼也不能替他做。

握緊項鍊,希望可以把自己的力量藉由共通的信物傳達給他,如果真的像在童話世界裡一樣有魔法就好了,那我現在就可以飛到霽永的身邊給他支持跟鼓勵。

默默地替霽永祈禱,希望事情不會變得太嚴重。

念不下書,早早就睡著了,夢裡好像有許多美麗的女孩子環繞在霽永四周圍。

拜託,他身邊有這麼多條件好又美麗的女孩子,怎麼可能會喜歡我呢?

不,我不能夠懷疑他,要相信他所說過的話,項鍊不就是他給我的信物嗎?

一整夜就這麼矛盾地反覆詢問著自己,昏昏沈沈地,在夢裡慌亂掙扎著。



創作者介紹

廖龘龘與玉米虫的遊戲區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