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起床還來不及開電腦,就接到爸爸電話通知說他已經在樓下,我趕緊整理簡單的行李衝下樓。

看見他的瞬間嚇了一跳,突然發現他白髮蒼蒼,好像老了許多。
在車上他不斷問我最近好不好,功課怎麼樣,有沒有認真讀書,他最近跟人家合夥要去大陸做生意,希望能夠拼一下讓我們將來可以接班之類的。

這才發現他為了子女,都一把年紀了還不肯享享清福,為了子女還在奔波,也真的是很辛苦。

以前我不肯體諒他,因為他外遇讓媽媽很傷心,也讓一個好好的家庭變得七零八落,也因為他經商偶有不擇手段的作法讓我覺得他唯利是圖。

但今天一看見他,聽見他講話的態度與神情,我突然瞭解到為人父母不過就是希望孩子過得好而已。

是不是應該試著對他們都更寬容一些呢?

心情五味雜陳地回到爸爸家,一進門看見那個小學生妹妹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我友善地對她說:「哈囉,知瑩。」

而她只是轉過頭看了我一眼,就又繼續看電視。

爸爸看見這一幕,趕緊對她說:「怎麼不跟姊姊打招呼?沒禮貌。」

知瑩不理會爸爸的問題,反而口氣很衝地說:「她來幹嘛?」

這時候我有點怒意,怎麼會是這樣的回話,如果是以前,我會覺得爸爸自食惡果,活該,但今天看了他這樣子,我突然覺得自己偶爾也該維護一下爸爸。

正想說話教訓這個不知好歹的傢伙時,聽見爸爸說:「今天妳生日,把家人都叫回來團聚慶祝一下。」

聽到這句話我突然愣住,慶祝?生日?柳知瑩的?

有點不是滋味,我的生日從來都沒有人為我慶祝過,今天竟然要幫她慶祝?

算了,很少跟爸爸一起吃飯,就當成久違的團圓飯,大家一起好好吃頓飯,不要計較太多,讓爸媽都開心就好。

打定主意不要理會那個沒禮貌的人,好好地利用這兩天陪陪家人。

「媽。」走到廚房跟媽媽打招呼,她正在準備今天晚上的晚飯。「有什麼要幫忙?」

媽媽回頭看著我,臉上還是一樣的笑容,她就算是不開心,還是會硬撐著笑。「回來了,晚上煮了妳愛吃的紅燒獅子頭,多吃點,吃不完打包帶回去公寓那邊,自己熱一熱很方便的。」

看著鍋子上正在咕嘟咕嘟滾著的獅子頭,鼻頭突然一酸,我一直以為自己是堅強的,一直以為離開他們我會過得更快樂,但實際上有時候也好想念爸爸媽媽,我也想要自己的媽媽在身邊。

「媽,不用忙啦。」看著媽媽忙碌的身影,我上前想幫忙:「有什麼要做的嗎?」

「不會忙,很簡單的,你去客廳看電視,廚房太小了。」媽媽邊切菜邊說,眼睛還不忘盯著爐子上的獅子頭,深怕一個不小心焦了味道就全走樣。

「媽,謝謝。」不知道哪裡來的情緒,我盡力忍住自己發熱的眼眶裡想要衝出來的淚水。

「謝什麼,媽媽煮這個很容易,自己一個人住在外面,也不常常打電話,都不曉得妳好不好,好像瘦了,要多吃點,以後有空就常回來,媽媽幫妳煮點東西帶過去冰著,想吃的時候就可以自己熱來吃,很方便。」

在哭出來之前,我飛也似地從廚房逃走。

害怕自己在媽媽面前哭出來,會讓媽媽也很難過,走到客廳,電視畫面播映著海綿寶寶,我深呼吸幾次之後也去坐在沙發上,眼睛盯著電視卻想著媽媽過去幾年悶在心裡的苦。

她肯定都人後自己難過著不說,人前又是笑容滿面的樣子。

強迫自己不要再想那些過去的事情,把注意力轉移到電視上。

海綿寶寶廣告了,轉台,接著看喜洋洋與灰太郎,又廣告了,轉台,看萌學園,又廣告了,轉台…。

這樣是怎麼看劇情?不過話說回來這劇情也似乎不是很重要,但這麼無限重複之後我有點膩了,難道第四台除了卡通這三台之外沒有其他的節目可以看了嗎?

都小六了難道不能看些其他的嗎?不要求妳看Discovery,但是至少可以看一下電影台或音樂台吧?

「可以看一下別的嗎?」在第二十八次轉台之後,我終於忍不住開口。

柳知縈轉過頭來看著我,眼裡寫滿了反抗之意:「這又不是妳家,我想看什麼就看什麼。」

我發誓,要不是因為我最近脾氣很好,肯定會學陳伯符一樣亂動手。「那就好好看不要一直跳台。」

「關妳什麼事?」她轉過頭繼續看著電視,仍然拿著遙控器不斷轉台。

聽到這句話我倏地站起來,她嚇一跳,用一種「妳很奇怪耶」的眼神看著我。

快步走進廁所,對著鏡子裡的自己說:「冷靜!冷靜!那個人的一切跟妳都沒有關係,妳不要因為這種人生氣,況且她還是個孩子,還不懂事。」

反覆對自己說了近百次,才慢慢地將想要罵她的衝動平息下來。

走出廁所時,媽媽已經把飯菜都張羅好了:「快來吃飯。」

爸爸跟我都入座後,剩下客廳那個還在看電視,媽媽叫她吃飯,她不過來,爸爸叫她吃飯,她也不過來。

我懶得理她自己先吃了,不吃飯是她家的事情。

等到大家都吃了一會兒之後,卡通演完了,她終於走過來餐桌上,對餐桌上的菜掃過一眼之後,接著說:「我不想吃這些。」

什麼?餐桌上有五菜一湯耶。

「那妳想吃什麼?」媽媽問她。

「我想吃夜市的烤肉。」
「不可以。」爸爸說。

「我想吃那個。」

「家裡有菜有飯,不可以吃那個,那個沒營養。」爸爸繼續講著:「媽媽煮得這麼豐富…。」

「她又不是我媽媽。」柳知瑩撇撇嘴。

聽到這句話我放下碗筷,站起身來。

把面前擺著的那杯水,用力地往柳知瑩的身上潑過去。

「幹嘛啦妳!」她尖叫。

我走過去,飛快地甩了她一巴掌。

「筱青!」爸爸媽媽一見到這狀況都站起來。
柳知瑩不服氣地抬頭看著我,也揚起手。

我抓住她伸出來的手,義正辭嚴地對這個不知感恩的孩子說:「請妳記住,妳現在看似美滿的家庭是犧牲我的家庭所得來的,如果妳不知道要好好珍惜,請把我的家庭還給我,然後自己出去。如果妳有意識到這是妳的家,請尊重我的媽媽,沒有她,妳自己有辦法過生活嗎?等到
有天妳可以獨當一面自己賺錢自己有房子自己養活自己的時候,才有資格跟家人耍任性,現在,妳不過就是個被寵壞的人,在那裡自以為是大小姐,清醒點!」

「我才不要妳管。」

「那妳就出去啊!」我大聲起來,把柳知瑩往外推。

「筱青不要這樣。」媽媽拉著我,但我執意要給這個死小孩一點教訓。

「筱青!」爸爸大吼。

停下動作看著爸爸,我相信自己的表情一定很憤怒。

「她只是個孩子…」爸爸面有難色地開口。

沒等他說完,我打斷他的話:「等到她長大才要教就來不及了,她平常都是這樣對我媽的嗎?」

「沒有啦沒有啦。」媽媽趕忙打圓場。

「妳也是,妳要軟弱到什麼時候?!」

講完之後很生氣,所以不理會他們的叫聲,拿著包包就衝出家門。

跑了幾分鐘之後氣喘吁吁地停下腳步,才開始覺得難過。

那是我的家,柳知瑩搶走了這一切,卻還不好好珍惜,想想覺得好不值得。

剛離開太匆忙忘記拿外套,在寒流來襲的冬夜,我蹲在路邊,腦中只想得出一個朋友的名字。

◇42

沒多久後,我身上披著陳伯符的外套,坐在他的機車後座上兀自發著抖。

「還冷嗎?」陳伯符從遠處的超商跑回來,手上拿著兩瓶熱豆漿。「這是超商裡溫得最熱的飲料,先隨便喝,越熱越好。」

另外一瓶豆漿,他叫我夾在衣服裡暖身體。

喝下溫熱的豆漿,加上衣服裡有那瓶,身體果然開始慢慢地暖和起來。

「這麼冷的天氣幹嘛跑出來?」

「心情不好。」

「那也應該穿外套出來。」

「去兜風好不好?」

「兜什麼風?!這麼冷。」

「那你載我回家好了。」

「這倒是可以。」

外套裡的手機不斷震動,拿起來發現是媽媽,無奈地接起來:「媽,什麼事?」

「妳在哪裡?」

「現在要回去公寓那邊。」略過了要讓陳伯符接送的部分。

「也好,妳的行李跟煮好的獅子頭明天我讓妳爸給妳送過去。」媽媽嘆了一口氣:「我知道妳心裡不舒服,但是…」

「媽沒關係啦…」我趕緊打斷她:「不是妳的問題,是我自己沒有調適好。」

「筱青啊,妳從小就比較沈默,媽媽知道妳可能有委屈在心裡,有的時候可以跟媽媽說,好不好?」

「媽…我知道。」有很多話想說,卻不知道從何說起,連忙推說公車來了趕緊掛掉電話。

長年的隔閡,儘管親如母女,有些話仍然無法說出口,我真的很想念以前大家快快樂樂的樣子,為什麼現在會變成連我去吃個飯都要被當成外人對待呢?

我也是女兒,憑什麼那是她的家不是我的家呢?

「還好嗎?」陳伯符今天異常地人很好,一句討人厭的話也沒有說。

「嗯還好,走吧。」

陳伯符把自己的外套給我穿,自己拿出雨衣穿上,說這樣可以擋風。

沒有下雨的天氣,穿著鮮黃色雨衣的陳伯符非常顯眼,經過的路人都忍不住看著他。
「喂!」陳伯符停紅燈時突然回頭跟我說話:「問妳一個問題。」

「問啊。」

「妳有喜歡的人嗎?」

「有啊。」

「是誰?」

「是童話故事裡的王子喔。」想起霽永微笑的樣子,忍不住也跟著微笑起來。

真的很喜歡霽永,現在說這話已經不會害羞了,我就是王子會喜歡的灰姑娘喔。

「幼稚。」陳伯符撇撇嘴。「說真的啦!」

「這就是真的啊。」
「切。」

台中的夜晚,充滿許多令人懷念的回憶,和霽永一起走過的道路,一起看過的夜景,一起去過的夜市…每一個小細節都清晰得像是昨天才發生。

「要不要去逛夜市?」又是紅燈的空檔,我問陳伯符。

「妳不是很冷想回家?」

「我現在不冷了。」

「好。」

陳伯符講完之後把機車掉頭,往河南路方向前進。

這條路,我之前跟霽永也曾經來過。

沒多久之後到達逢甲,因為寒流的關係逛街的人比平常少一點,陳伯符還是一樣穿著雨衣逛街。

「你為什麼不脫掉雨衣?」停好機車要去逛之前我這麼問他。

「幹,要我冷死嗎?妳很沒良心。」陳伯符外套裡只穿了件薄長袖,外套給我之後只剩下薄長袖。

「不然還給你。」

「妳要讓我被天下人唾棄嗎?自己穿外套,旁邊的女孩子冷得發抖?」
「你好難伺候。」我故意這麼說。

「妳…!」陳伯符眼看著又要怒起來,後來還是忍住:「我不罵髒話我不罵髒話…」

「好啦等下我去買件外套把你的還給你。」

「不用我穿雨衣很好看。」

既然他這麼堅持,也只好隨便他。

逢甲夜市真的很好逛,我把上次跟霽永一起逛的時候吃過的所有東西都再吃了一輪,感覺很滿足。

「妳真的很能吃。」陳伯符陪著我不斷吃東西之後的感想。

「能吃才是福。」我開心地繼續剝茶葉蛋。
心情不好的時候,吃點好吃的食物真的可以讓心情變好,這麼走著吃著閒聊著,剛剛的壞心情開始一點一滴地從心裡消失。

逛完之後我買了件外套,陳伯符終於可以脫掉雨衣,我則是繼續說著要去看夜景。

踏著曾經和霽永一起去過的土地,重溫那些記憶。

不過因為我記路的功力不太高明,最後到了一個很奇怪的路邊,跟霽永帶我去的地方完全不同,但一樣有夜景,只好將就一下。

看著不太好看的夜景,陳伯符突然問我:「妳跟李思源是什麼關係?」

「以前是朋友,現在的話…我已經不太清楚了。」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妳喜歡的人是他嗎?」

「我就說我喜歡的是王子了啊,他哪裡像?」

「那你到底喜歡誰?」

「那個王子,住在很遙遠的國度,跟我的世界有很巨大的不同,但是我就是喜歡他,我喜歡他的才華,喜歡他總是很溫柔地講話,會給我突如其來的驚喜…」

「喔。」陳伯符低下頭。「媽的,女人好麻煩。」

「等你真的喜歡上一個女生,搞不好也會變成溫柔又體貼的人喔,人為了喜歡的人都會改變的。」

「是嗎?」陳伯符好像不以為然:「要回去了嗎?」

「好啊。」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回程時陳伯符的車速好像稍微快了一些,我更用力地抓住車後面的把手。

「陳伯符!!」因為風很大,我只好大叫。

「什麼?!」陳伯符稍微轉頭,前方是綠燈只剩下五秒,他加速要衝過去。

「會不會太快?」

就在我問這句話的同時,突然從側面出現一台汽車狠狠地對著我們撞過來!

「碰」地一聲巨響之後,感覺到自己飛出去,在地上翻滾了好幾圈。
還沒有感受到劇烈的疼痛,但身體卻動彈不得,眼睛也張不開。

耳邊嗡嗡聲、人聲不斷地響起,卻什麼也聽不清楚。

好像有人在呼喚我的名字,但我連睜開眼的力氣都沒有。

接著,就是無盡的黑暗。



創作者介紹

廖龘龘與玉米虫的遊戲區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