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繩遊記
okinawa
⊙行前準備

這次去沖繩之前在網路上查詢,有非常多資料,不過自己寫總是好像特別不一樣,當然要來記錄一下我們的十天。
很多人都說十天會不會太久,我想告訴大家,真的不夠啊,如果可以我想排20天。

接下來聊聊行前準備。

1.租車(必備:台灣駕照及駕照日文翻譯本,缺一不可,日文譯本請至監理所申請,一份100。在日本租車可以兩人換手駕駛,但兩個人都要有台灣駕照跟日文譯本)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放寒假前媽媽跟大普一同去了學校,據說是跟校長還有幾個主任開會。

回來之後沒有細說當時的情況,不過我跟大普只要通過高二上學業測驗,就可以在高二下學期復學。

所以整個冷到嚇人的寒假,大普都在幫我複習功課。

高二上的學業對大普來說一點也不難,因為他在加拿大那邊學的東西比這更多更雜。

「加拿大那邊很多課是選修的,以後大學想讀什麼科系,高中時最好就要先修課,以後申請入學的時候大學那邊會看你的成績…」大普開始講述他的加拿大學校生活,聽起來
好像競爭更大。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說謊。」大普輕輕地說著,雖然只是淡淡地,卻讓我感覺到有種溫暖的情緒,慢慢地傳到心口。「妳說謊的時候總是會閉上眼睛深呼吸,這習慣太明顯了。」

真的嗎?回想剛剛自己說出這句話的樣子,不記得我有深呼吸啊。

「要是讓妳一句話就騙過去,我也不夠資格喜歡妳了。」大普拉著我在沙發上坐下。「很多事情,在妳都還不知道的時候,就已經悄悄開始了…我也沒有發現這樣的情緒是喜
歡,一直到妳被學長告白,後來就跟著學長到游泳館,一待就是好幾小時,我縱使再怎麼忍耐,也還是會覺得煩悶,妳又介紹女生給我,當下我真的很火大,安路又超級黏,
每天放學就自動來教室,還講得好像我已經跟她在一起的樣子…」

聽著大普說話,不知不覺出了神。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撿起掉在地上的手帳,不顧大普的阻止,走近學長身邊。

很難過的是我發現學長在哭。

「學長…」我按著學長的肩膀。「對不起。」

「為什麼?為什麼?我真的很喜歡妳。」學長像個孩子般哭泣。

我也席地坐在學長對面。「謝謝學長一直以來給我的溫暖和保護,不過現在經歷過這些事情之後,我覺得自己不適合這些愛不愛的事情,也已經…沒有資格再喜歡誰了。」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或許是時間過去傷痕會淡,也或許是大普鍥而不捨的努力,大普搬來一個月後,我終於踏出家門。

大普每天下午都會固定問我要不要跟他去公園散步,或者去買鹹酥雞,接著牽起我的手往外走,本來只能走到門口,接著慢慢地走到外面穿好鞋,然後可以走到樓梯口、下到
一樓門口…慢慢地慢慢地,大普帶我走出家門口。

過程中他總是會穩穩地牽著我的手,語氣堅定地鼓勵我。

還記得那是一個豔陽高照的秋天下午,大普第一百次說著今天天氣很好,應該出去走走。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那天之後發生了令人不敢置信的事情,就是:大普現在暫時住在我家。

「為什麼?」那天媽媽跟植木討論完之後,把我找到房間單獨問我可不可以暫時讓大普住在這裡時,我驚嚇地反問為什麼。

「這次只有他回來,他家裡的房子已經賣掉了,而且他們父母其實都不打算再回來台灣,本來大普想先租套房,但我想現在植木常不在,房間空著也是空著,在大普找到適合
的住處前,就讓大普先在這裡住下好嗎?有他幫忙照顧妳,白天妳一個人在家的時候我也比較不會那麼擔心。」

讓女兒跟男生單獨相處妳會比較放心?這是什麼樣的理論?

「這樣好嗎?」我楞楞地問。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想了很久,最後還是不敢回去上課。

試過幾次至少想踏進學校裡,但最後我連自己家都踏不出去,我害怕,無法克制地顫抖著。

下了這個決定告訴媽媽的時候,看見她臉上閃過了一些失望,不過她還是對我說:「沒關係,那妳就在家裡先複習這一年學過的課業好嗎?」

「嗯。」

接著植木跟媽媽都恢復了他們正常的生活。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七天之後,我出院回到家裡。

媽媽幫我辦好休學,暫時先讓我在家裡休養。

後續的幾件事情媽媽有讓我參與,因為她覺得我不能一直活在那些回憶裡,要知道那些人在對我做了這些事情之後得到什麼樣的後果。

「我不是鼓勵人要存有報復的心態,而是當一個人做了不應該的事情,他就會有相應的後果,我希望妳知道,今天妳遇到這樣的事情,不代表未來永遠不會再有,我也希望妳學習該怎麼去處理、去面對,短時間不能釋懷,沒關係。但不能永遠都記著這些,人的記憶也有一定的容量,如果老是把那些壞的回憶裝在腦袋裡,就沒有空間裝美好的事情了。」回家的那天下午,媽媽坐在我的床邊,用溫暖卻嚴肅的態度,跟我一起面對那些傷害。「沒有一個媽媽看見孩子發生這種事情會不難過,但我也不能只是難過,因為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就是要幫助妳從那些事情中跳出來,讓妳知道我跟哥哥處理這件事的後續,是希望妳能坦然面對,並學會勇敢。可以嗎?蒔花?」

從進門開始,媽媽就一直握著我的手。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醫院待了幾天,警局安排了心理醫生為我做心理輔導。

不願意想起那天的事情,所以總是對醫生說忘記了,儘管那些畫面每天每夜在我腦海裡播放,我卻無法對醫生說出那天發生的事情。

根據警察的說法,那天的四個男生根本不是我們學校的學生,但是卻穿了我們學校的制服,所以警察還要去追制服的來源,我心裡想說這不用追查,肯定是安路做的,但是這些話終究沒有說出口,一來是因為沒證據,二來是因為我害怕。

我害怕自己說了之後如果再回到學校,不知道還要受到怎樣的待遇,安路成功了,她終於讓我不想去上學。

躺在醫院的病床上,那些恐怖的記憶卻一再出現。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早晨的一場夢境,讓我記憶難以抹滅。

夢境中,父親坐在一片綠油油的草地上,用他的左手環著龘弟的肩膀。

一歲半的龘弟靠著外公的身體,我站在他們背後。

接著,他們回頭,對我莞爾一笑。

那瞬間,我的淚傾洩而下。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