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過去說再見,不一定要遺忘,只是要打包。」晴子坐在田埂邊撐著陽傘。

「為什麼要打包?」光灝揮汗如雨,在田裡努力的拔野草。

「為了留點位置給別人啊。」晴子笑了。

「早就沒位置了。」光灝搖搖頭。「米子很胖,滿了。」


§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晴子,當初替她取名的時候想到希望這個孩子擁有晴天一般的開朗性格,所以希望她的人生天天都是晴天。」淺野太太跟大塚太太午後偷閒,坐在前院喝下午茶聊天。「誰知道…,唉。」

「晴子,還好嗎?」大塚太太端起杯子。

「醫生說這孩子活不過30歲啊,美香我該怎麼辦。」淺野太太突然哭了出來,大塚太太的杯子往下掉。

匡啷,就這麼破了。

每個孩子,都是母親的太陽。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們就這麼約定好囉。」米子開心的指著電腦上的北海道。「以後我們要在那裡養松阪牛,你要學會作最棒的cheese!有天要被料理東西軍選成特選素材!」

「松阪牛可以擠出牛奶嗎?」光灝問。

「啊?」米子一臉迷糊。「那不是乳牛嗎?」

她的夢想亂七八糟,卻很真實。

如果可以,他會替她把松阪牛養成乳牛。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如果我先死,千萬不要守身如玉從此不戀愛。我一定會拼死拼活滾回人間讓你繼續照顧我,不一定到時候我根本沒有從前的記憶,但你一定會認出我。」米子睜著不算大的眼睛認真地說著。

「說什麼傻話。」他總是微笑回應她所有胡言亂語。

「我說真的。」她固執的拉著他手。「來打勾勾!」

右手小指溫熱的感覺,彷彿他們仍然勾著手。約定。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夏天很短,能彼此相依的時間更短。

「妳什麼時候回來找我?」看著自己的右手小指,光灝開口問沈默的米子。

薰衣草謝了會再開,而人一旦長眠就再也不會醒來。

「富良野年度的薰衣草祭典,妳還喜歡嗎?」

沒有人回應,只聽見風吹著薰衣草飄動的沙沙聲。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兩年,距離機場的告別已有兩年。

光灝握著一把薰衣草,緩緩向森林步道走去。

森林深處,有著深愛的米子的墓碑。

也是這樣的夏,他親手把米子葬在這裡。



§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光灝送給米子一個牛鈴,因為她喜歡乳牛。

她拿到這個禮物很莫名其妙,但還是把牛鈴綁在自己的窗前,風吹來會像風鈴一樣叮叮叮。

「牛鈴是個開始,我們慢慢來實現妳的夢,要不要打勾勾?」

「要!」米子最喜歡打勾勾。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要去日本。」米子有天吃晚飯的時候突然看著電視這樣講,眼神跟表情一樣堅定。
「為什麼要去?」光灝心不在焉的聽著,肚子餓得猛叫。
「喜歡,哪有什麼理由啊。」米子咬著湯匙。
「喔,好。喜歡就好。」光灝在想自己的雞腿飯怎麼還不送來。
「你為什麼喜歡我?」米子突然轉過頭問光灝。
「啊?」
這個回答,讓米子氣了一整個晚上。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等妳回國我們就結婚。」光灝在機場握著女孩的手說。

女孩眼中滿是淚水,微笑著向他告別,上機前她調皮的大喊才不要嫁給你。

她叫米子,是他的最愛。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那天之後,子侑會打電話找我吃早飯、午飯、晚飯、宵夜,再這麼吃下去,過兩個月我應該會不認識鏡子裡的那個自己。

除了吃飯的事情之外,子侑還有很多奇怪的堅持。

例如不管怎麼拒絕但子侑還是堅持不讓我騎車,自己開車載我上下班。

「那麼晚了,女孩子一個人騎車從嘉義市回來很危險。」每次我抗議的時候,子侑就會這麼說。

「這條路我都走三年了,要出事早就出事了。」

玉米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